CDT编者按:本文公众号原文已被删除

作者:方可成

 

2月4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和新冠肺炎有关的评论文章,标题是《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https://www.wsj.com/articles/china-is-the-real-sick-man-of-asia-11580773677)。

虽然内文并未出现“sick man of Asia”这个词组,但是这四个单词在大标题中显得分外扎眼——它就是在中国人人都听说过的“”。

使用这样的标题,显然非常不恰当。“东亚病夫”是中国近现代史当中带有污名化的词汇,被认为和落后挨打的屈辱历史有关。

更重要的是,这个词带有种族歧视的意味,曾经被用来描绘中国人不洁、带病的刻板印象。在新型冠状病毒肆虐的当下,这样的词更容易在国际社会引发对中国人的歧视和排斥。

这样的词出现在了《华尔街日报》这样一份有世界影响力的报纸上,作为中国人,如果你觉得不舒服,应该怎么办?

如果你是搞自媒体、做流量生意的,那么很简单:你只需要高呼《华尔街日报》、美帝亡我之心不死,就可以轻松收获10万+了。

但如果你真的想知道《华尔街日报》为什么会出这样的标题,想纠正这样的用词,想反对针对中国人的种族歧视——总之,如果你想真的做点事儿,而不光是收割流量,那么你需要另一种策略。

首先,我们需要了解这篇文章的性质:它是新闻报道还是评论文章?在正规的媒体里面,这两种内容是严格分开的,写新闻报道的记者完全无法干涉写评论的人,反之亦然。针对新闻报道中出现的问题和针对评论文章中出现的问题,也有不一样的应对策略。

从网页上我们可以看到:标题上面写了“OPINION”这个单词,也就是说,这是一篇评论文章。

但是媒体的评论文章也有不同的类型,对应着不同的意义。第一类是“社论(editorial)”,它代表着报社的意见。如果是在社论中出现了“东亚病夫”这样的称呼,那便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因为社论背后是整个报社的信誉和名声。第二类是“来论(op-ed)”,它不是由报社员工撰写的,而是由外部的专栏作者或者投稿者撰写的,不代表报社的观点,但是会经过版面编辑之手。

这篇评论文章,作者是一位学者(巴德学院的国际关系学者Walter Russell Mead),属于“来论(op-ed)”。这就让事情好办多了——它不牵涉到整个编辑部的立场,我们只需要联系作者和该文的责任编辑,即可发出询问和质疑。

从这几天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一些消息来看,已经有人这样做了。作者的回复是:这个标题是编辑加的,和他无关。那么,编辑怎么说呢?

根据一张聊天截图里的内容,有人花了5分钟给编辑发信,编辑看到之后回电话做了解释。

原来,编辑想套用的是“sick man”的说法。在欧洲,这种说法曾用来形容奥斯曼帝国。在英文媒体中搜索,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词曾经被用来形容美国、英国、、俄罗斯等等国家,主要指的是这些国家的经济问题。

当然,这并不代表“亚洲病夫”、“东亚病夫”这样的说法就是没问题的。因为牵涉到中国特殊的历史以及在美国发生的排华史,这样的套用是不恰当的。

在收到反馈之后,《华尔街日报》刊发了两篇短的读者回应,解释了这个词的不当之处。

其实,严肃的机构媒体都会遵循的一个原则是:愿意接受沟通和质疑,有空间容纳异议。所以,如果你对这些媒体的哪些内容不满,首先可以做的就是和这些媒体去沟通。有少数媒体还专门设有和读者沟通、代表读者向编辑部提出疑问的职位,称为“公共编辑(public editor)”。

当然,有的朋友可能会想:刊发这两则短的回应是不够的,我们还希望《华尔街日报》正式道歉。

如果有这种诉求,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大致有两种策略。第一,在社交媒体上发起抗议活动,可以起一个hashtag方便组织相关内容。当这样的抗议到达一定的声量之后,可能会有其他媒体跟进,形成进一步的推力。目前,就至少已经有《华盛顿邮报》和NBC新闻两家媒体跟进报道了此事,对《华尔街日报》形成了一定的舆论压力。

NBC新闻对此事件的报道

第二,以个人的身份向编辑部表达立场,提出诉求。如果你是《华尔街日报》的订户,还可以选择退订,并呼吁身边的人退订,这就是所谓的“消费者行动主义”(consumer activism)。

以上是两种可能有用的做法。最后还想提及一种肯定没用的做法,那就是:向白宫请愿。

这几天,有一些人在社交媒体上呼吁大家去白宫请愿网站签署一个请愿书,要求《华尔街日报》道歉。其实,做出这样的事情,是对美国的媒体与政治之间的关系有着极大的误解。就算你收集到了70亿个签名,白宫也不会有任何动作,因为白宫代表的是政治权力,而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保证了:媒体的独立性是不容政治权力侵犯的。

你甚至可以尝试去法院告《华尔街日报》,更可以发起游行抗议,可以发起退订抵制,但是让白宫来制裁这份报纸绝对是白费功夫——川普对美国多少媒体恨得牙痒痒,他要能制裁的话早就动手了,不用等我们去请愿。

所以,如果我们觉得被美国媒体冒犯了,想要维护自身的权益,那么我们需要的不是打鸡血、吼两声,更不是找一个青天大老爷来告状,而是要在了解美国媒体和政治生态的基础之上,选择最合适的策略。

 

CDS档案 | 辱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