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给这2369人的疑问—— 武汉、湖北“”复盘

新冠肺炎的祸闯大了。抢夺生命的同时,追问声起。两件事同等紧要。亡羊而不及时补牢,将付更惨重代价。

网上流传一副对联:“若有惟民不惟上,绝无封口致封城”。“惟民”,即尊重民意。可民意在哪里?谁来表达?

许多人注意到,病毒肆虐时,武汉市、湖北省先后召开了“两会”。而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正是民意表达者。总结教训,这么大的事不能当它没发生。

检索媒体报道,武汉市和湖北省“两会”的基本情况如下:

时间:武汉市政协13届4次会议,1月6日上午召开,1月10日上午闭幕,历时4天。武汉市人大14届5次会议,1月7日上午召开,1月10日下午闭幕。历时3天。湖北省政协12届3次会议,1月11日上午召开,1月15日下午闭幕,历时4天半。湖北省人大13届3次会议,1月12日上午召开,1月17日上午闭幕,历时5天。

地点:武汉市“两会”,在武汉剧院举行。该地点位于汉口,距华南海鲜城车程5.8公里。湖北省“两会”,在洪山礼堂举行,该地点位于武昌,距华南海鲜城车程17.3公里。读者可能记得,抗疫已经开始的1月21日晚,这里举行了春节团拜晚会,省委书记和省长出席,有小演员带病演出。

与会者:武汉政协会议,实到代表512人,武汉人大会议,实到代表511人。湖北政协会议,实到代表657人,湖北人大会议,实到代表689人。市、省的“两会”,总共实到代表2369人。

宣传:湖北省委机关报湖北日报、湖北日报报业集团的楚天都市报、武汉市委机关报长江日报、长江日报报业集团的武汉晚报,除了在头版报道“两会”开幕闭幕、政府工作报告等外,4家报纸编发了148个专版,大量报道2019年的成就和对2020年的展望。这是湖北日报刊登的“两会”影像专版:

综上所述,可以拼接出这样一副图景:从1月6日到1月17日的12天里,武汉进入党媒所说的“两会时间”。因为政协委员全部列席人大会议,所以,先有1013位代表齐聚武汉剧院,后有1346位代表齐聚洪山礼堂。列席者还有美国、法国、英国领事馆的总领事、市民代表和大批记者。媒体展示给读者的,是武汉市、湖北省的盛大节日。

准备写下面的分析时,我不无迟疑。因为忽然想到,本文提到的这2369位委员、代表,如今可都平安?仅大批人1月上、中旬聚集武汉剧院、洪山礼堂这一点,想来就让人后怕!

但看到官媒上《战“疫”中的人大代表》、《抗击疫情,他们一直在最前沿——湖北省各级政协委员积极行动支援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等报道,看到这批人中的多位正因他们表现的“正能量”受到赞扬,又觉得有些话不能不说。愿他们无恙,支持他们抗疫,更希望他们对疫情下的“两会”不要选择性失忆。

疫情与“两会”有何交集?请看事实:

武汉市“两会”召开,是在疫情公开披露后。这是1月1日的楚天都市报:

这是1月6日,也就是武汉市政协会议开幕当天的长江日报:

尽管实际情形远比卫健委的这两次通报严峻,但毕竟“病毒性肺炎”的消息已传向整个武汉市,况且有网上流传的从医生朋友圈传出的警示,武汉市的“两会”代表对疫情绝无可能一无所知。

且不说,政协委员、人大代表中的官员和前官员必定知情,来自医药卫生界的委员、代表,还极有可能掌握一线真相。

武汉市政协委员中,有16位来自医药卫生界,他们分别来自武汉市第一医院、武汉市第六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武汉市中医院、武汉市第一医院(呼吸内科)等医院。其中协和医院是最早接诊新冠病毒肺炎病人的医院之一。

据财新报道,早在2019年12月31日,“拥有单独一栋五层病房楼的的协和医院感染科,不得不把一层改建成呼吸道传染病隔离病区”(2020.2.3.财新周刊:《围城篇》)。

请注意,武汉市政协委员中,还有一位来自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有两位来自武汉市卫健委。

武汉市“两会”的聚焦点是“新一线城市”,武汉要在中国一线城市“北上广深”之外的“新一线城市”中脱颖而出,名列前茅,所以,招商引资、高科技发展、教育与人才储备等,都是热门话题。

而“病毒性肺炎”这样一件关乎武汉百姓安危的大事,在议题中付之阙如。

楚天都市报报道,武汉“两会”派发的“民生大礼包”,包括“交通”、“住房”、“社保”、“教育”、“生态”、“医疗”6大项。6大礼包中的“医疗”,旨在“提升全民健康水平”。市长周先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还要求“加强疾病预防控制体系建设,提高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置和医疗救治能力”。

可是从新闻报道里,看不出市长所讲的“突发”、“应急”、“救治”,曾引来对疫情的讨论。

如果说,武汉市“两会时间”,该市错失了疫情预警的最佳时机,那么,随之而至的湖北省“两会时间”,该省将错失遏制疫情爆发的最后机会。

1月10日,长江日报等公布了病毒性肺炎的病原学鉴定结果,“新型冠状病毒”一词进入公众视野。

湖北省“两会”的与会者,是看了这则报道、听到社会上的纷纷议论,在1月11日汇聚洪山礼堂的。可以肯定,省“两会”的人们,已经比市“两会”的人们知道了更多更确切的情况,尤其是医药卫生界的人。11日这天,已累计有7名医生感染新冠肺炎(据财新网,2020.1.30)。

资料显示,湖北省政协委员中,有医药卫生界26位。他们分别来自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湖北省中医院等医院。

和协和医院一样,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的专家早在12月就已参与抢救相关患者(中国经济网,2020.2.5)。同济医院1月7日已有医生受感染确诊(新京报网,2020.2.4)

正是在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12月30日在同学群里“示警”,被警方训诫。省政协会议开幕的1月11日,他因受感染发烧;人大会议开幕的1月12日,他住院;2月1日确诊,2月7日病逝。

省政协委员中,有一位是省卫健委党组书记张晋(张已于2月10日被免职)。省“两会”开幕当日媒体报道的武汉市卫健委最新通报,他更应知悉内情:

这篇新华社电讯称:

去年12月底以来,武汉确诊的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患者数持续增加。……据通报,目前初步诊断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1例,其中2例已出院、重症7例、死亡1例。……

报道披露,疫情发生以来,武汉市在国家和湖北省的支持下,采取了5项对策:一是全力救治患者。二是深入开展流行病学调查。三是广泛宣传防病知识。四是配合国家和省进行病原学研究。五是配合国家卫生健康委及时向世界卫生组织等通报疫情信息。

疫情阴影笼罩,情况十分危急,但省“两会”有既定的“节目单”:庆祝2019“大事喜事精彩纷呈”,吹响“决胜全面小康”的冲锋号。

1月13日的楚天都市报头版,让读者一图读懂省“两会”:

请注意,省“两会”派发民生红包3个:“重教育”、“提保障”、“保健康”。没看错,“保健康”!

正如长江日报1月13日的文章《展望湖北2020》所说,2020年,民生保障的第一条是“打造国家区域医疗中心”。

12日,省长王晓东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

他要求,“把老百姓的‘急愁盼’问题当大事做、往实处做、尽全力做,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老百姓此时的“急愁盼”是什么?参加省“两会”的1346位委员、代表,怎么可能不知道!

他们举手、鼓掌、热烈讨论、接受记者采访,但媒体的报道与市“两会”如出一辙,看不出省“两会”对疫情有任何反应。

观察“庚子大疫”爆发初期的武汉市、湖北省“两会”,一个显而易见的疑问是,那2369位与会者为什么集体失语,从而使如此重要的会议对如此要命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毫无作为?

有人会说,在中国国情下,这样的疑问迂腐可笑,2369位与会者有多大权力?能有多大作为?你还当真了?好吧,且撇开他们的初心、使命、担当,做一次制度运作的复盘。

一,下情上达是政协委员、人大代表最基本职责。2019年底,武汉疫情已发生。正准备市、省“两会”的委员和代表,有没有人到医院、卫健委、病毒所调查?有的委员无须走远,自己工作的医院就正在隔离救治病人。

二,岁末年初,市、省两级政府的政府工作报告草稿,按惯例,正在征求各界意见。有人向政府提出过疫情问题吗?政府考虑过在报告中增加这一内容吗?最终为什么没有?

三,1月1日武汉警方通报,依法处理了在网上散布有关肺炎不实信息的8人。2日,央视滚动报道这一消息。“两会”参加者,尤其是医药卫生界人士,对此有何反应?此事对他们参会后的言行有什么影响?

四,两级人大代表,在会上有没有依法行使质询权,向政府的卫生行政部门、应急部门乃至市长、省长,就疫情问题提出质询(例如人传人与医护感染问题)?

五,两级人大代表,在会上有没有依法行使审议权,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疫情预警、防控问题?

六,“两会”召开时,省卫健委已配合国家卫生健康委向世卫组织通报疫情信息。既然能向世卫通报,省政府有没有向2369位代表、委员通报?

七,包括数十位医务专家在内的两级政协委员,有没有行使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的权利,对防控疫情建言献策?

八,两级人大代表,有没有依法行使提案权,递交关于设立地方性特别法规、采取防控疫情紧急措施的提案(如比1月23日提前一周对武汉封城)?

九,2020年湖北省“两会”,首次开启“委员通道”和“代表通道”,“邀请委员和代表回答提问,讲述委员和代表的心声”。这样一个沟通平台,有没有用来回应民众的最大关切?而媒体,为什么没有使用这个通道,就疫情向委员和代表发问?

湖北省人大会议闭幕时,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赞扬“各位代表忠实履责,反映人民意志”。他能不能回答上面的问题?事实是,2020年武汉市和湖北省“两会”,从预备到召开、到闭幕,面临最迫切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委员和代表“履责”的每一个环节都发生了不可原谅的严重缺失!

“两会”不是庆功会,不是嘉年华。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政治协商制度,是保护社会、保护人民的瞭望塔、防护墙。当人民的生命安全受到如此大的威胁,就不能不彻查,这个制度中了什么病毒?罹患了什么疾病?

仅在疫情发生一个月前,中共19届4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决定提出“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支持和保证人民通过人民代表大会行使国家权力,保证各级人大都由民主选举产生、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保证各级国家机关都由人大产生、对人大负责、受人大监督。”“密切人大代表同人民群众的联系,健全代表联络机制,更好发挥人大代表作用”。“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健全相互监督特别是中国共产党自觉接受监督、对重大决策部署贯彻落实情况实施专项监督等机制”,“发挥人民政协作为政治组织和民主形式的效能,提高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水平”。

“庚子大疫”如同CT,无情照出这些宏论与现实的反差,照出人大、政协体制的“虚化”。体制痼疾带来的巨大灾难,千百万人在扛。

 

附言:

写到此,本文应结束,但仍想附录两条关于“两会”的旧闻。2369人中,有不少中青年,没有经历过文革,对80年代改革开放缺乏亲身感受。他们不知道,邓、胡、赵他们曾做过努力,试图让“两会”由假变真。这是1980年9月12日人民日报:

头版头条社论《民主的大会 改革的大会》,说的是五届人大三次会议。这次会议,被认为充满民主精神,领导人“向代表讲真话,向人民讲真话,既讲了我们的成绩,也讲了我们的缺点和失误”,“人民代表把人民的意见带到这次会议上来”,“国务院一些部门的负责人就代表们的质询作出回答”。

社论说,“五届人大三次会议的开法,也有很多革新,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中央领导同志同其他代表一起入座,不象过去那样,等代表们和主席团成员都入座以后,才登上主席台,全场起立鼓掌”。

这次人大会议引起各国注意,美国《巴尔的摩太阳报》的社论说:“中国新的开诚布公和民主的做法会实行到什么程度还不太清楚。但是正在进行的这样大规模的变动表明,它的领导人正在觉醒”。

另一条史料,关于1988年七届人大一次会议。这次会议的各种表决中,多次出现反对票、弃权票,引起媒体的关注。中国青年报记者,我的好友贺延光,拍下了台湾代表黄顺兴发表反对意见的一刻:

这是中国的20世纪80年代。

这幅图,请2369位先生和女士收藏备忘。

本文首发于《传媒透视》:http://gbcode.rthk.hk/TuniS/app3.rthk.hk/mediadigest/content.php?aid=2193

本文英文版参见:http://chinamediaproject.org/2020/02/10/questions-for-hubeis-delegates/

 

|武汉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