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4日,在“赵弹磁铁”、“耿爽模拟器”之后,政治恶搞式的语言随机生成应用又添新成员—— ,这一次是用于产生“胡锡进风格”的文字评论。

此应用(项目地址)胡编生成器(HuEditorGenerator)的作者表示:

用于生产胡式评论,这样一有新事情发生,第一时间生成评论发布,可以马上抢占舆论高地,赢取伟大胜利。

基于「狗屁不通文章生成器BullshitGenerator」制作,语料库来自老胡。

有热心网友已经制作出两个网页版本:网页版1 与 网页版2

以下是作者以 胡编生成器 为关键词产生的一篇胡式评论:

测试文章主题:胡编生成器

就老胡个人来说, 胡编生成器对老胡的意义, 不能不说非常重大。 近期互联网上关于胡编生成器的问题,老胡也看到了各方反应很是强烈。我看到有报道说胡编生成器可以这样解决,我认为这种办法值得研究参考。只要大家都诚心,问题总是能够得到解决。

胡编生成器的情况引起舆论强烈不满。除了舆论本身存在一些因胡编生成器引起的怨气,也有其他的原因,老胡觉得胡编生成器实在不应该。胡编生成器注定会给中国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一些人担心中国不会进行深刻的反思,我不这样看。我相信,问题相当明显,从胡编生成器以来,中国的反思就已经开始了。有些话并没有公开说透,但我们可以找到很多这些反思在进行中的明确证据。这,就是复杂中国的体现。

对老胡而言,胡编生成器不仅仅是一个重大的事件,更是值得思考的一件事,老胡觉得, 其实在社交媒体时代,形成这种瞬间的集中释放是比较容易出现的,因为几乎没什么成本,如此而已。老胡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在每个日日夜夜思考这个问题。

对于胡编生成器,老胡有个基本判断 如此眼花缭乱的信息博弈,半天的时间一件事就可以来回打滚。说实话,连老胡这样的老江湖有时都难分辨哪个信息是真的,哪个是假的,哪个属于搞错了,哪个是有人恶意制造的。

老胡认为, 老胡今天略作梳理胡编生成器发生的过程和原因,是为了提醒当前案例所暴露的一些缺陷和问题。老胡想,中国做得好的地方同样被看到,我认为围绕胡编生成器的舆论大环境已经变化。老胡觉得, 近来由于胡编生成器事件的发生,很多人都受委屈了。胡编生成器,给那些群众造成的不便可想而知。

之前,一篇网文曾总结胡锡进的评论“胡扯套路”:1.以形式遮蔽内容 2.消解意义  3.偷换目标  4.把稻草人批判一番  5.强抢功劳  6.模糊主次  7.打桌子哄孩子

基本常识 | 跟着胡编学胡扯

还有网友曾简单总结出胡锡进的评论格式套路:

“近期互联网上出现了__________,老胡也看到__________,知道大家很__________,老胡忍不住啰嗦几句,虽然__________确实存在部分__________,但是__________,最后老胡呼吁__________”

目前,已经有网友“胡编生成器”进行了测试,非常有趣,例如测试“吃屎”:

CDT编辑也以“习近平亲自指挥” “李文亮死亡”为主题进行了测试,整体观感是确有胡锡进的文字风格,说了很多但好像又什么都没说,但言辞间“捣糨糊”+“叼盘维稳”的目的明确。

老胡评论“习近平亲自指挥”:

以下为全文:

很多人不想看习近平亲自指挥的报导,我也不忍看它,因为想象一下就感觉很难受。

对习近平亲自指挥事件该批驳批驳,该质疑质疑,该诘问诘问,但唯独不能编造假消息。无论我们有多少怀疑,我们不应离开上述基本的逻辑。这一次受到强烈冲击的首先是所有关于习近平亲自指挥的人。说句实话,当我看到搞来搞去又是习近平亲自指挥成为了舆论怀疑和不满的目标时,我心里多少有点不是滋味。这两天,多地出现了关于习近平亲自指挥的热潮。但有些不属于合理的范围内,应当紧急叫停。老胡想说的是,在习近平亲自指挥事件上,什么事都不能做过,而要追求统筹平衡。

鲁迅曾经提到过,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是觉得他们吵闹。这不禁令老胡深思,希望国内的学者、媒体人都恪守实事求是的底线,在习近平亲自指挥事件中无论是站在什么立场上,出于什么目的,都不突破这个底线。老胡不主张这个时候将主要精力用来往后看,老胡高兴地看到,昨天几家主流媒体的公号率先聚焦习近平亲自指挥事件,对此做了报道。希望主流媒体对这一问题的正视能够扩大成为整个社会的重视。我想把这个消息转达给公众,供大家参考。

与此同时,老胡必须说,老胡曾经提到过, 很多人骂的欢、还说历史如何如何。好吧,我理直气壮地回复你们:你们在微博上的文字肯定会消失,未来的人们再来查询历史的时候,会忽然发觉,全中国的媒体中,只有环球时报用纸质记载了每段重大真实历史。这就是我们对历史的最好交待。

这不禁令老胡深思,大家还记得吗,就在几天以前,某些媒体大肆炒作习近平亲自指挥。话音未落,又爆出习近平亲自指挥真实的丑闻。我一点都不认为社会这样做是过分的,我认为对于习近平亲自指挥的反思是社会强烈进取心的表现,我们总是认为自己还有应当改善的空间,很担心纠错不彻底。其实老胡对改进和更加深刻的改革一直都很推崇,我们这样做的动作往往也很快。老胡今天要说些可能挨骂的话。我看到有报道说习近平亲自指挥可以这样解决,我认为这种办法值得研究参考。只要大家都诚心,问题总是能够得到解决。习近平亲自指挥的情况引起舆论强烈不满。除了舆论本身存在一些因习近平亲自指挥引起的怨气,也有其他的原因,老胡觉得习近平亲自指挥实在不应该。

老胡评论“李文亮死亡”:

老胡作为媒体人在此呼吁所有相关人士要以李文亮死亡为鉴。老胡在不经意间这样说过, 一个专注办理问题的国度最终令人尊敬。这不禁令老胡深思,希望国内的学者、媒体人都恪守实事求是的底线,在李文亮死亡事件中无论是站在什么立场上,出于什么目的,都不突破这个底线。老胡曾经提到过, 有人说我是‘四大恶人’、‘十大恶人’,让他们说去吧,没关系。我也不知道我是罪大恶极还是穷凶极恶?这不禁令老胡深思,老胡想说的是,在李文亮死亡事件上,什么事都不能做过,而要追求统筹平衡。老胡今天略作梳理李文亮死亡发生的过程和原因,是为了提醒当前案例所暴露的一些缺陷和问题。李文亮死亡事件迅速聚集了互联网上的关注。我觉得这件事与当前的大局关系不太大。老胡我本人更关心的方向还是,为什么李文亮死亡事件发生得如此容易,是什么样的利益驱动导致了对风险的漠视?老胡在这篇博文的一开始就呼吁官方对于李文亮死亡进行说明。在这个声明到来之前,我想与网友们共同厘清一些基本的逻辑。

相关阅读:

【草泥马语】赵弹磁铁

【麻辣总局】“耿爽模拟器”上线 填啥就强烈谴责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