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编辑注:该文原文已被删除

文/

最近有位朋友老甲发了个圈:假如你家漏水,淹了楼下的地板。

我觉得老甲说得很有意思,很值得思考,补全一下,写给一些吃瓜的群众。

假如你家漏水,把自家地板给泡了。

而且早先你家有人还不声张,水漏大了渗下去了,淹了楼下好多人家的地板。

楼下倘若说:没事没事,这不是你们一家的问题,是咱们业主共同面临的问题。

行,这是他们客气,会说话。

可你也跑出来说:对啊对啊,这不是哪一家的问题,这是咱们所有业主共同面临的问题。

合不合适啊?啥素质啊?

现在地板给淹大了,你家特别重视了,开足马力,努力关门抢修补漏。

行,这挺好,这应该。

可是你家的人同时纷纷跑到楼下人家围观,观察他们修地板,发现修得快的就喊:

“哙!跟我家学的哟,抄作业呢。”

发现人家疑似修得慢的,就说:

“啊呀呀这家修得这么慢啊,真不如我家快啊。我家果然好!”

合不合适啊,这啥人啊都是?

而且你家还有人在楼道里大喊:“幸亏漏水最先发生在我家!要是发生在别人家,那可惨啦!”

忍不住又想问:合不合适啊,脑残不脑残啊?这啥人啊又都是?

有邻居起初见你家漏水,主动送来些捐助物资,上面写着祝福的话:

“501户加油!同一个小区,一起努力。”

你家却跑出一个人来说:“切,酸溜溜!相比 ‘加油’,我更想听‘刚巴得’。”

你家还有人说:捐一分说十分,要脸不?请你们这些捐助的听好了,施恩别忘报,立节不沽名,这是美德!

又请问:这尼玛都是啥人啊?

然后你家一个成员看不下去了,劝说:咱们讲这些话不合适,粗鲁,显得没素质。

结果家里大伙儿一起骂他:嗨你小子胳膊肘往外拐,有本事你去别人家住。

这又都是些啥人啊?

正在乱骂呢,你家里甲从书房里跑出来说:嘿,专家说啦,水这种物质不是咱家特有的。所以我看淹楼的事跟咱家就没关系。

乙从厕所里跑出来说:对对,我研究了,底下二楼三楼的地板固然是咱淹的,可是一楼那户的卧室发现一个水渍,尼玛那一处现在证明不了是咱淹的。呵呵这下咱们长脸了,腰杆可硬了。

最后再问一句:这啥人啊?都是些什么材料制作的?

好好做个心态健康的人,好好修地板,别人家能帮的帮一点,不能帮的表达一下慰问关怀,少去楼道里乱吼,很难吗?做个人吧?

另附:

环球时报胡锡进:活在自己江湖里的六神磊磊,却要中国去真实世界里背锅

六神磊磊精读金庸,善于借古讽今,假金庸人物编排现世社会的段子,转着弯骂人。但他通常不属于网上最偏激的,有事时也常非跳得最高的,又有文采,算得上在互联网上自成门派。老胡虽然也遭过他骂,但舆论场本就无需装文弄雅一团和气,每每读到他骂我的文章时,倒也觉得有趣。

然而这次我要批评六神磊磊,不是因为他之前惹着我了,我要和他谈的是公共利益的大义,我认为他写的那篇文章欠了中国人民为抗疫做出的巨大牺牲一个公道。他在文章中把这场如今已经扩散向全球的疫情比喻成你家漏水淹了楼下很多人家的地板,你不认错,反而挖苦楼下不会抄作业。招来他很多粉丝的喝彩。

我读到这篇文章,先是很生气,但是过后冷静下来,我想这位我的前同行也不是“四大恶人”之外的又一恶那种,应该尚能交流,或者打打笔墨官司。

我想说的是,六神磊磊这篇文章给我这么个印象:他活在甚至沉迷在自己的江湖里,并且用这个虚拟江湖的是非善恶去想象中国正在面对的现实世界。他也许真的是读金庸小说读多了,他的思维结构非常敢于“高于生活”,想飘就飘,想轴就轴,我怎么想象,世界就什么样。

连WHO这样的权威机构都明确表示冠状病毒全世界都有,它的源头至今没有搞清,反对给它贴地域性的标签。钟南山院士也明确说,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发源在中国。

但是六神磊磊却号召中国人一举把这个他形容为楼上漏水把楼下很多家都给淹了的责任包揽下来,满世界赔不是,他主张这才是中土人民和政权应有的美德。

我相信六神磊磊应该是不知道,美国和西方现在有一大帮人就想做出是中国祸害了全世界,也就是中国漏水把下面的全楼都给淹了的定性。你以为你是高风格,你以为这会在全世界为中国赢得好感?中国这样主动背锅只会给充满恶意的势力提供攻击我们的更多把柄,他们还可能以此为契机对中国进行更加实质的发难。

这场疫情来得很突然,在它之前,美国将打压中国的战略推向最近几十年的顶峰。看看美国是如何不遗余力要搞死华为的,就知道美国现在一些有能力塑造对华政策的精英对中国到底有多狠。这场疫情决不会打断那些人的恶毒施策,他们很希望这次灾难能够将中国人的团结和凝聚力冲散,让中国经历一次再也恢复不了的内伤。

看看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参议员柯顿那些落井下石的言论,六神磊磊先生真的不觉得他对事情的分析逻辑太美国化了,他在中国舆论场上值此抗疫重要关头带批判中国人劣根的节奏太幼稚、书生气了吗?

我估计六神磊磊压根没想那么多,他就是想在互联网上搞一篇刷屏文章,显摆一下自己多么与众不同。他找了个比较新鲜的“自省”切入点,从而汇集起近段时间舆论场上种种不满的情绪。其实整个疫情都让中国来背锅,这不是当下大多数中国人的意愿。所有中国人都看到了武汉最初应对疫情的严重问题,今天也不排除仍有不足。

同时中国迅速控制住了局面,疫情逆转,又与后来多个国家疫情严重暴发且一时看不出有强有力对策形成新的对照,人们的认识逐渐趋于复杂化。尤其是加上对美国新冠疫情与流感疫情是否混在了一起的怀疑越来越多,不能不说,“楼上淹了楼下”的比喻过于哗众取宠。

六神磊磊在这篇文章里所想所述的是非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是非,他没有看清这个世界的样子,而是用想象编排、延伸事实。他制造了在舆论中拉风、带节奏的一种爽,提供了舆论的不良消费,老胡想来想去,想不出这篇搞中国自黑的文章能起什么好作用。

老胡从来不反对舆论场上有多元的观点发生各种碰撞,但六神磊磊的这次出手堪称是一番露怯的表演,他朝着中国国家利益勇猛地踢了一个乌龙球。老胡劝他以后还是拿市井那些婆婆妈妈的事情,以及包括老胡这样的形形色色的人开涮吧,至于在大是大非和大博弈中追求刷屏的刺激,他最好还是悠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