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年8月,17岁的马国强书记考上华中科技大学。

要到更大的平台去。

本科毕业前夕,马国强的大梦想发芽了,发奋考研。马国强成功了,马国强成功考上北京科技大学管理学硕士。

1986年8月,北京科技大学发布留校人员名单,马国强名列第3号。他成为一名北京科技大学财会系教师。此时的马国强还是标准的学术青年,读过西方经济学,浸润过资本主义价值观,他给媒体投稿,时常向大学教科书和国家税收制度亮剑:“国家利益属于全体人民。国家征税,不为人民服务,和抢劫差不多 。征税权属于国家,征税权也属于人民!”

很快,马国强的理论获得思想界和教育界的肯定。

期间,北京科技大学需要一些突破性的学术人才,也愿意给予奖掖。1991年,28岁的马国强被北京科技大学安排留学德国亚琛大学两年。追求学术,往往有着不为人道的学术乐趣,既艰难,又开心。回国之后的马国强,在学术上再接再厉,考察各地矿山公司,即便收入微薄,即便风吹日晒,一切都是值得的。在考察矿山公司过程中,马国强独家发现环境和矿山的经济关系,成为中国教育界提出“环保经济学”的第一人。其后,马国强主导的《环境保护对成本理论的影响》课题, 获得 “优秀科学技术进步奖 “。

从年轻时在学术上批判教科书,再跨越到向国家提供建设性意见,马国强心智成熟了。

也许一味的勇猛批判,不见得就能启蒙民智。在实践中解决问题,也许是真正的大梦想。在和同事讨论后,马国强决定投身实业,成为一名财务官,主持企业财务,为企业提供价值。

1995年7月,这位在北京科技大学任职满9年、经北京科技大学任命的副处级干部,离开象牙塔,走进国企——宝钢集团财务部。

刚杀进宝钢的马国强,就遇到一道关卡——宝钢集团员工抵制他。

1

1996年秋冬,宝钢业务部门得到新通知:要关心财务。这合乎规程,也合乎现代治理,但还是引起宝钢业务部门员工不满。

宝钢会议室,业务部门和财务部门相见,马国强成为宝钢集团的阶级敌人。

销售部门:我们白天在外面跑业务,搞销售。晚上还要跟你们财务部门录信息。我们太累了,受不了。

:这是大数据。

销售部门:这是财务部门的事情。

马国强:数据可以指导业务。

销售部门:这是财务部门的事情。

说完,销售部门愤然离开会议室。

那时,国企推行信息化改革,登记国有资产信息,汇总国有资产信息。它并不为一般大众所关心,却是中国国企史上的大事件。 据传,有些国企员工把办公室的纸张、笔记本、钢笔、墨水等私自拿回家;有些国企员工把公司股权或产品转到自己亲属名下,涉及资产近亿元。有关部门确认国有资产流失的主要问题之一是国有资产登记信息不完整。

因此,国企信息化改革是对国企工作人员利益格局的重新“洗牌”,涉及每一位国企员工的切身利益,是一场动国企自己人“奶酪”的“自我革命”,被视为国企体制改革中“一块最难啃的硬骨头”。宝钢集团招聘马国强的原因正是让马国强啃这块“硬骨头”。

经历过国企体制改革的人会知道,杯酒释兵权,并不容易。

果然,马国强没有啃掉这块“硬骨头”。

不过很快,马国强就渐渐摸到国企改革的关键门边。

次年,马国强的财务改革方案,得到宝钢集团高层领导支持,握有权柄的人是改革的真正推动者。由此,他走到领导身边,也走进体制中心。

2000年,马国强升职为宝钢集团财务部长,在国企拿到了一个体面的位置,也得到一个很好的环境。他主持的《宝钢子公司业绩考评指标体系研究》等课题,获上海市企业管理现代化创新成果一等奖和二等奖,这个荣誉也不小,在上海国企各个机关,总共不到10人获得。

各地钢铁企业纷纷邀请他去指导,马国强成为宝钢集团里最学术、最知性的“小清新”高管。

再后来,马国强升任宝钢集团总经理。

期间,留学美国斯坦福大学,成为这所美国大学的管理学硕士生,回国之后,被安排参加中央党校一年制中青年干部培训班。此时,马国强到宝钢集团不足十年。一日看尽沪上花,一切都是马国强憧憬的样子。

2

直到2013年,此时的马国强,回到他本科母校所在的地方:武汉。

马国强从宝钢集团总经理调任武钢集团总经理。也是这一年,中国已建成房屋加上在建房屋的总量,除以中国城市家庭户数,比值超过1。这意味着,中国楼市已到转折点——房子完全足够,也意味着中国房地产下游市场——钢铁出现过剩。

马国强的真正考验,到来了。

媒体爆料武钢集团砸90亿元养猪,文章一出,郎咸平批评:武钢养猪荒唐,武钢投资高科技才是正路。

舆论不断发酵,惊动武钢高层,当然包括马国强。

钢铁过剩,养猪种菜,武钢集团换赛道,合乎企业发展逻辑。此时,如果马国强和武钢从国企保值增值、投资回报率角度理性和郎咸平辩论,也许马国强和武钢的命运会走向另一条轨道。

武钢集团花钱请公关公司,删帖,雇佣水军,百度文库里面,还贴着公关公司如何删帖、如何雇佣水军、如何压武钢养猪种菜新闻的公关经验。也不知道采取什么办法,随后,湖北之声记者汪菁在荆楚网上发表道歉声明,声明称,武钢砸390亿养猪种菜”,内容严重失实。

武钢集团营造出武钢集团发展的感觉。

之后,武钢集团亏损越来越大,裁员。

2015年,武钢集团一年亏损大约68亿元。其时,马国强已是武钢集团董事长。未几,武钢集团员工非常恼火,因为新官上任的马国强开始在武钢集团执行大面积裁员。

忍无可忍的武钢员工决定维护自己的利益,拿起自己最重要的武器——舌头。12月4日,新闻客户端发布《武钢股份计划三个月内裁员逾6000人 武钢集团或裁员1.1万人》的消息,舆论骚动起来。蹊跷的是,一夜之间,所有的文章没有了,替代的是一篇正能量的文章,《青山区第一家肠粉店的老板竟然是她们》,讲述武钢集团员工重新创业的正能量故事。

武钢集团公关公司把这篇文章推荐给马国强,得到的回复是:这样的典型应加大报道力度,这样的报道应加大转发力度。其后,武钢集团的问题被藏进箱底,如武钢集团为何裁员?武钢集团亏损原因又是什么?武钢集团怎么发展?

有些武钢观察者很为此事惋惜:

假如武钢转型养猪,马国强鼓励允许各界争鸣,而不是花钱请公关公司删帖买水军。那么,到2020年,武钢集团也许能占领猪肉市场。

假如汪菁这类记者有一个鼓励争鸣的舆论场作为土壤,那么,新冠肺炎爆发前夕,武汉媒体也可以在舆论上扮演“瞭望者”的角色。

历史没有假如。

那时,中纪委刊发一篇文章,指出一些干部的问题,引用领导讲话:“一些领导干部几乎都谈到班子内部监督不够,说没人提醒我,如果当年有人咬咬耳朵,也不至于犯这么大的罪。小问题没人提醒,大问题无人批评,以致酿成大错,正所谓‘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啊!”

3

经此一役,一些想争鸣、想提出真知灼见的人折戟武钢集团。

舆论场中,来自武钢的日常新闻大为减少,出现了一个“空窗期”,给外人的感觉是武钢稳定发展。其后,武钢集团和宝钢集团合并,2016年,马国强成为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次年,在世界钢铁协会年会上,马国强获评“年度行业传播者奖”,这是中国钢铁企业领导首次获得此荣誉。

两年之后,2018年9月,马国强成为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

从管理11多万人的董事长,升职为管理1000多万人的市委书记。

就目前公开信息而言,1月,马书记是参加了武汉两会。其后,各地物资支援武汉,运输到武汉。

武汉慈善机构物资分配上,红十字会工作人员有几句话被人忽略:“指挥部、民政部门等部门都向我们要数据,而我们统计部门只有两个人。需要说明的是,并不是说所有的东西统计完了才统一发放,而是边统计边发放。”

上缴数据,有大数据,便于指挥,便于做决策。这句话让人瞬间痛恨武汉慈善机构,却藏有一个问题:领导只能依靠基层数据。

“自责、内疚、忏悔”这些词,是马书记嘴里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马国强1986年硕士毕业留下北京科技大学,用三十多年时间,从马老师爬到马书记,从知识分子爬到资产阶级,再成无产阶级领导者——领导1000多万武汉人民,然后迅速坠落。

伟大领袖说,知识分子就是小资产阶级。

知识分子马老师是过去三十多年,少有小资产阶级幸运地上升成为无产阶级领导者马书记,但还是在天南海北的因果轮回,成为武汉人民的憎恨对象。

浮沉宦海如沙鸥。

|新冠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