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编者注:本文转自作者脸书,题目为编者所加。

两年前的今天,我陪伴我爸爸走完他人生的最后一个上午。我送他去殡仪馆,手续办完之后,对着冰柜鞠躬,又跑回医院开记者会。我爸喜欢开记者会,他说开记者会的人运气一定要好,不然会被其他新闻盖掉。说来真巧,那天是礼拜天,也没有其他大新闻,所以他的新闻播个不停。我回家后一直在看电视,看到几位过去和他有交集的人发表感想,其中两个人让我印象深刻,一个是王世坚,一个是蔡英文。人的情感是很特殊的,我爸生病到离世十个月期间,我在他身边看尽人情冷暖,时间久了,自然养成了一种动物般的原始直觉,能判定谁是真心丶谁是虚情假意。王世坚受访的时候哭了,我当时还不认识他,但我一眼就看出那是真心的。蔡英文脸书上写了一段话,从字里行间里,我也能感受到她的真诚和胸襟。当时郑丽君主动提议颁发褒扬令,我婉拒了,此事在对岸变成新闻,说我有「民族大义」,其实我婉拒的理由和民进党执政毫无关系,而是我爸本来就不喜欢这种东西。我一直记得郑部长的好意,去年参加谢聪敏告别式,我还特别向她表达感谢。两年来,我结交了很多民进党的朋友,比如王世坚和他的办公室主任沈志霖,还有王定宇丶高嘉瑜丶林楚茵丶范云等立委,也认识了立场各异的媒体人黄光芹丶杨文嘉丶周玉蔻丶陈凝观丶彭文正等等。从和他们的交往中不难感觉,尽管在两岸问题上和我爸立场不同,但大家都很尊重他对台湾的付出和热爱。这种尊重不同意见的气度,正是台湾的可贵之处。

我之所以提及这些小故事,是因为两年来它们对我的观念产生了极大的冲击。今天「」丶「亲中」在台湾之所以变成贬义词,还真怪不了民进党,而是「」本身本来就杂碎横行丶假货辈出丶勾结大陆有关部门欺上瞒下粉饰太平,枉顾真实台湾民意。自己把「统一」招牌砸烂了,能怪谁呢?一个真正的统派,不应该是无条件丶无脑地帮大陆说好话,而是理性客观提供建设性批评,帮助两岸变得更好(我父亲批评大陆的部分,经常被「和谐」掉,以至于有些智障说他不敢批评共产党)。敢于提供批评,前提是你得没有利害纠葛,具备这种条件的统派,又有几人?在我眼里,统派值得尊敬的就两个人,一个是我父亲,一个是张安乐。张安乐虽然争议不断,但不可否认他是发自内心的理想主义者。好笑的是,张安乐官司缠身,大陆官方每次看到他说的话都一样:「祖国十四亿人民是你坚强的后盾。」这就是典型的大陆外事部门作风,成天出一张嘴,四面八方唬烂人。

说到大陆有关部门,从我父亲过世一事上,我彻底看清了他们的德行。当时,国台办主任张志军和海协会董事长陈德铭都发了弔唁信,发布之前,先传给凤凰卫视老板刘长乐(他当时特地来台北安排凤凰卫视做的追思节目),刘长乐让我写几句话表达感谢,我直接说,「我拒绝接受」,「人活着你们打压他丶不准他的书出版丶纵容针对他的谣言满天飞,人死了你们才假惺惺慰问,我不但不写,还不接受这个破鸡巴弔唁。」刘长乐好说歹说,我才同意接受,但坚持不表达感谢,最后采取折中方案——由他的秘书来写,我「看过」以后再发给国台办。后来,我把手机拿来,删了三分之二的官样客套语句,只剩下一句话表达「收到,谢谢」之意,我知道删掉的最后肯定又被加回去了,但我也没办法计较了。

后来我才知道,我爸走的那天,中国大陆正在开两会,中宣部对这件新闻有两个指示:一是不能盖过两会的新闻,二是只能宣传李敖支持统一的思想,不提及自由主义的思想。我最了解我爸爸,他既是民族主义者,又是自由主义者。他出生在1935年的满洲国,亲历日本殖民统治,所以他肯定共产党带领中国走向强大,也希望共产党循序渐进放宽言论自由。这两个原则,一点也不矛盾,但他的言论,经常被不同立场的人恶意曲解。在大陆官方眼里,谁在乎你言论的完整性?他们只宣传李敖支持统一的言论丶生吞活剥地硬套符合官方的宣传口径。我看的一清二楚,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在对岸,我只在乎两件事:一个是李敖的名誉,一个是李敖着作的正常出版。我一直天真地以为,以我爸爸的「两袖清风」,面对这种微不足道的请求(国民党权贵谈的都是几个亿的项目),他们会给面子。为此,我还特地写信给新上任的刘结一,希望他保障我爸的基本权益,还引用《荀子》里「故君子结于一也」一句话赞美他,现在想来,我非常对不起荀子,我怎么可以侮辱他!我的立场很简单,我爸一路走来,基于他的理想促进中国统一,不把「统一」当成生意来做丶不把「统一」当摇钱树在大陆骗钱丶更不当「双面人」大陆一套台湾一套,他的一切言行,都禁得起检验。我们父子要想在大陆捞钱,早就发大财了。特别是我,以本人的条件,若真要当青年「样板台胞」(这四个字是我发明的),整天在大陆唬烂台湾年轻人多么认同大陆丶想要统一,到各省参与台湾青年创业项目丶每天出现在央视《海峡两岸》胡言乱语丶接广告代言,谁抢的赢我?我们不干这种和有关部门利益交换的没品事,唯一一次开口,只拜托保障往生者的基本权益,结果呢?不但不理你,还变本加厉打击你。

我想起2005年我爸去北京演讲,当时北京房价低的要命,一堆人劝他买房投资,他当时是立委,坚持不能买,说不要给人讲闲话。几年以后,有次我在北京大冬天走在路上,冻得要死,随口电话里跟他抱怨,「要是我们之前买房子就好了」,他听了很不高兴,说要是买了,他哪来的立场在台湾谈统一。我听了很惭愧,再也不发这种牢骚,我也牢记我爸对我的教训,绝不靠「统一」两字骗钱发财,我确实做到了。我一直天真地认为,他的这种「美德」能换来有关部门对他出版物和名誉的最起码保障,结果我完全搞错了。大陆不会因为你的「美德」而尊敬你,反倒觉得你讨厌——因为你的「美德」丶没有经济利益纠葛,让他们掌握不到把柄控制你的言论;因为你的「美德」,向社会大众凸显他们和国民党权贵勾结的难堪吃相;因为你的「美德」,让他们虚假业绩下的歌舞升平幻想里,多出了一个极不稳定要说真话的未爆弹。换言之,你有「美德」是你家的事,你的「美德」反倒给我们带来不方便。你的「美德」,换不来我们对你基本权益的保障,要和我们同流合污,彼此有把柄在对方手上,才有资格谈判。

正因为我看清了大陆统战部门的德行,在这次选举期间,我大力揭发国台办如何利用「假统」演假戏丶欺骗两岸百姓丶如何把两岸关系的恶化「甩锅」到民进党头上。我也希望台湾人认清现实,绝对不要盲目相信惠台XX条(不管是26条丶31条丶一百条还是一万条)——它们只提前半段欢迎你的部分,不提你去了以后审查刁难你的部分。选举完之后,我很少针对武汉肺炎发表意见,并非我有任何顾虑,而是我实在不知道能讲什么丶讲了又有什么用。若说大陆官方的作为,过去半年我谈的对岸官僚作风——自欺欺人丶业绩挂帅丶选择相信自己想听的丶只准立场相符的人说话丶禁止立场不同哪怕出发点是为你好的人(比如李文亮)说话,哪一条没有出现在这次的肺炎危机里?若论肺炎下的各种悲剧,我亲手签过我爸的急救丶插管丶束缚(避免病人乱抓管子)同意书各两次,还有殡葬火化的相关手续文件,经历这些事情以后,再看武汉层出不穷的悲剧,我除了为他们感到可怜,也无话可说。

两年来,亲身经历这些事情之后,我更加珍惜台湾这块土地。在中国大陆,但凡你和政治沾上一点关系,你永远只能活成他们给你量身定做的「样板台胞」模型,你出于善意稍微提点意见,他们就给你扣帽子说你台独,你坚持道德原则不同流合污,他们不但不尊重你,还觉得你来搅局丶坏他们好事,加倍打击你。只有在台湾,你还可以活成一个人想活的样子——不管你政治立场如何,只要你有品,就能赢得尊重。我仍然支持统一,并非我对迂腐至极的大陆官僚系统抱有任何期望,而是遵守我爸爸交代给我的遗愿。他在病床上对我说,「中国统一我看不到了,你要帮我实现它」,两年来目睹大陆对他变本加厉的封杀和刁难后,我每当想起这句话,心理就五味杂层丶欲哭无泪,我除了佩服他,更为他感到不舍和不值。

我支持统一,是遵守我父亲的遗愿,我一辈子不会动摇,但在大陆官方不大刀阔斧整顿陋习之前,我绝不会考虑促进它。与此同时,我会和整个统战系统斗争到底,把它们的谎言和假戏全部戳穿丶让假统真面目无所遁形丶让面子工程丢脸丢到全世界。我如果连自己爸爸的名誉都捍卫不了,被大陆整成这样还无条件支持统一,岂不是贱骨头?有人会说,你认同统一却不促进它,这是什么逻辑?我的答案很简单,这跟共产党员认同马列主义,却不愿实践财产公有制,是一样的道理。

 

| 李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