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编者按:2020年3月13日,台湾诗人杨牧病逝。人们在社交媒体传播他写于1989年7月的诗《在一队坦克车前》。

 

在一队坦克车前

 

 

在一队坦克车前,有人说

你这样站定,挡住他们的去路

履带嘎嘎抽搐。我也跟着说:

天地屏息,全世界都在看你

 

我跟着说。在回家的车子里

听播音人叙述电文急促

传自北京:一个白衬衫男子

海水喧哗终至于悄无声息

 

是在一见证了无数搏击和

厮杀的广场上,光线强烈自古代

射来,先人的眼神,照在铁甲

和小旗,和你文静的黑发

 

空气充满箭矢撕破的

裂痕,充满枪眼,囊昔和今天

纷纷流窜,呻吟,呐喊

一部历史在折叠发黄

断了的干戈长埋地底

荣耀和羞辱各自东西

他们闪着强光前进,一路纵队

在鬼神的摆布下紧急煞车,为你

 

那时引擎松动

钢珠和油料碰撞,在细微的

风沙里掀起嗜血的狂号

华表遂将阴影向左边抛

 

你这样站定,那播音人说

彼时东城悄然而西城

听得见零星的爆炸声响

一强大的装甲部队张惶失措

 

如爬行的蚂蚁阵线不期遭遇

一滴水,晶莹澄透,冷冽刺骨

你是先人的眼泪掉进火焰中

滚烫,挡住他们的去路

 

你年轻的前额光明生辉

对准炮管进入射击位置

履带怒吼改道,你向前一步

站在他们前面并开始演讲

 

远方城堞上乌鸦安静

一些苔草自塔尖枯萎墬落

钟向山岳缓缓敲着,海水坚毅

深情地朝那群群斑斓的离岛汹涌

 

远方水渡周围芦花颤动摇摇

矿苗在原始森林中沉睡作梦

新生的牡马快步跑过草原

一起抬头,倾听

 

远方旅人陆续坐下,张望

风云疾走,大湖上一轮红日

犹豫不知应该向甚麽方向旋转

一支洞箫吹过,吹过

 

远方果树园洒水机遽尔停止

不成熟的樱桃在烟雾里消瘦

工人静坐读报,在中国听说

有人黑发白衬衫站着不走

 

远方有齿轮绞链纠缠成死结

汽笛瘖哑,人们也煞车

靠边停在高速公路上,调整

 

CDS档案 | 坦克人

CDS档案 | 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