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成美国疫情最严重地区

截至3月27日,纽约州已经确诊新冠病毒感染近4.5万例,是第二名新泽西州的6倍多。而其中最严重的是人口密集的纽约市,已经确诊近2.6万例。(注:纽约州一半人口居住在纽约市)

在题为《,纽约,为什么纽约这么严重?》的微信文章中,作者詹涓总结了这么几条原因:人口密度太大(是人口密度排名第二的旧金山市人口的两倍),人们高度依赖公共交通出行(这在平常是一件好事,纽约人不开车,地铁24小时运行),以及一开始人们尤其是年轻人,没有很好地执行政府要求的社交疏远政策。 

同时,在被问及为什么纽约会成为疫情最严重的州时,州长库莫说:【因为纽约开放,包容,是很多来自其他国家的人进入美国的第一站和必经站。虽然现在疫情严重,但是开放和包容是也是纽约的精神所在。】(注:引自网友Amber的总结整理)

另外,纽约州惊人的确认数字也与大量的检测有关。前天,纽约州一共检测了1.8万人。库莫称,纽约州的千人检测率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都高,包括韩国、中国和意大利。

纽约停摆(PAUSE), 不是封城

为了抑制疫情的扩散,从上周开始,纽约州在全州范围内实行了社会停摆(PAUSE) 政策。具体来说,学校关闭,非社会必须之工种(如医护人员,超市、药店、物流工作人员,警察,公共交通从业者等等)全部停止上班,政府要求人们除必须的外出,尽可能待在家里。必须的外出包括就医、购买食物、出去散步、照顾家人朋友等等。

很多人将这种政策称为 “封城”,这其实是一个很大的误解。

首先,没有人限制纽约人的进城出城,纽约市与周边地区的城铁继续运行。曾经有记者就这个问题对州长库莫进行过提问,库莫明确反对Lockdown,他说,封城只会让人们蜂拥出城,不仅没用,反而会增加感染。而且,这会让城市运转所需的物资和人员流通受阻。

其次,纽约市内的公共交通基本照常运行(由于乘坐人次减少,班次有所减少)。也有不少人呼吁关闭公共交通,库莫认为这个提议也很荒唐:医务工作者等社会必须的工作人员,都需要借助公共交通到达工作场所。如果已经在公共交通内实施6英尺的社交疏远政策,为什么要关闭公共交通?

再者,没有人限制人们的出行自由。在每日的疫情应对新闻发布会上,库莫多次对公众强调:【没有人,也不可能会有人,在街道上设置路障。没有人会看住你不让你出门。】有记者问道是否会对不遵循六英尺社交疏远政策的个人实施惩罚,库莫称会主要借助人们自觉执行。当政府发现很多人依然在公园聚集以后,纽约市开始派警察在公园巡逻,敦促人们遵守六英尺身体间距的社交疏远政策。

纽约州的停摆政策与旧金山实施的shelter in place,也就是“就地避难”政策类似,但库莫拒绝使用这个词。因为这个词本来使用的情境是紧急状态下原地避难等待救援,库莫认为它会给民众造成不必要的恐慌,对疫情的应对没有好处。库莫一再强调,恐慌是比疫情更危险的事:我们要诚实面对疫情的挑战,但政府的行动要基于数据和事实,而不是恐惧。

纽约州疫情应对获好评

过去三周以来,在州长库莫的领导下,纽约州和纽约市政府积极检测、坦诚和公众沟通,疫情应对有条不紊。依据模型预测的增长曲线,政府一直在努力拓展医疗床位、扩充医护人员储备、满世界采购医护装备,呼吁社会支持。

尽管挑战依然很大,但局面尚在掌握之中,社会各界也都在积极捐赠物资和劳动力。截止今天,纽约州已经招募到6.2万医疗志愿者(多为退休医护人员和在校学生)。多家企业响应政府号召,慷慨予以支持。例如,航空公司Jetblue承诺帮助免费运动医疗志愿者,多家宾馆表示为志愿者提供免费住宿或者愿意改造成病床。具体情况,参见文章:美国力量,全美医护工作者自发支援纽约,JetBlue免费运送

库莫的优秀表现获得很多关注,很多美国人每天追着看他的新闻发布会。因为对纽约州抗疫的出色领导,库莫成为时下耀眼的政治明星,很多人呼吁他参选下届总统。更详细的情况,请参见这篇文章:看白宫,美帝将乱;看纽约,还有希望

纽约停摆太迟了吗?

现在,没有人会否认纽约州政府的疫情应对。但是,不少人认为纽约政府行动的还是太晚了,错失了疫情防控的最佳时期。他们认为,如果纽约州提前两周关闭学校和工作场所,情况会好得多。

这是一种观点,仅供参考。不过我认为美国整体行动太晚,是联邦政府,也就是川普政府的错误,并非政体的原因。川普政府是历届最无能的一届政府,已经给美国制造了无数灾难。我比较同意下面这个网友的评论:

停摆会对社会经济生活造成巨大的破坏,这个政策是不容易做出的。纽约市曾经连关闭公立学校都很犹豫– 参见我的旧文:为什么纽约市还不关闭学校?而这个犹豫,正是纽约精神的体现。

如果我们,包括政府和民众,都有先知先觉的话,回头看,纽约的确是停摆开始的太晚了。但是,如果仔细分析则不难发现,这种滞后是很难避免的。

停摆政策滞后的难以避免

首先,我们必须看到,与病例聚集始发于海鲜市场的武汉不同,新冠疫情在美国从一开始就是分散的社区传染。这就意味着,找到源头、精准隔离是很难做到的。在检测能力跟上和患者涌向医院之前,政府很难得知真实的疫情传播情况。而一旦到了这一步,再行动已经太晚。这也是新冠疫情一样席卷了欧洲的原因之一,毕竟德国、法国并不像美国一样有个猪总统。

其次,我们对病毒的认知需要时间。一开始我们所获得的信息是,只有密切接触才会传播,而且病毒离开人体几分钟后就会失去活性。这也是纽约市长一开始传达给民众的信息–现在他被骂惨了。后来的研究表明,在实验室环境下,病毒在一些光滑物体表面可以存活长达3天。同时,科学家也表示,他们并不清楚在自然环境下,病毒的活性能保持多久,以及需要多大的量才会导致传染。因此,弄清这个病毒的传染性到底有多强的过程,耽误了时间。

此外,最初的研究也称无症状传染性非常小,最近才有更多研究表明无症状传染很普遍,之前被严重低估。如果无症状不传染,病毒的防控会很简单,只要严格隔离感染者,就能达到阻断传播的目的。一开始纽约也是这么做的,对确诊病例所接触的人群都实施了密切的追踪和隔离。

新冠病毒的一系列特征(包括传染性强、潜伏周期长以及无症状传播等)决定了,在纽约这样的世界大都市,等到政府发现社区传播时,就已经太晚了。

第三是川普政府的不作为。川普是美国历史上最无能的总统,他整个就是一个笑话。美国新冠疫情的今天,是川普政府一手造成的。川普具体干了哪些事呢?他解散了奥巴马在2009年H1N1型流感后建立的流行病应急队伍,削减了CDC 30%的经费,且一直淡化新冠病毒对美国的风险,迟迟不下放检测权。直到3月中旬,他还坚称新冠病毒是一个骗局。。。

这就导致纽约州的检测完全是滞后的。在停摆前的两周,纽约州长和纽约市长一直在不断呼吁联邦下放检测权,但是没有效果。在这段时间内,纽约的检测能力非常低,每天才检测上百个,所以那段时间整州的确诊数字也不过一百多人。

感染者疾病的发展也需要时间,所以等他们严重到需要就医,又是好几天耽误过去。因此,在检测能力跟不上的情况下,在感染者涌向医院之前,政府是没有办法清楚实际的疫情严重程度的。

在不确知疫情严重程度的情况下,政府没办法轻易做出整个社会停摆的决定。

最后,政策决定的下达和政策的执行是两回事。在民众认识到事情严重性并和政府达成共识之前,即便政府要求社会停摆,人们也不会配合社交疏远的政策。即便是在中国,社交疏远的全民配合,主要依靠的也并不是基层卫兵的强制(我认为他们只是增加了混乱和社会代价),而是武汉让人触目惊心的现实深入了人心。

在纽约,人们对这件事的认知,是随着病毒对欧洲的席卷,名人确诊案例的增多,纽约检测能力提升带来的数字飙升,以及对医院危机的媒体报道而一步步加深的。在纽约州和市政府明白疫情严重性,一步步加大控制力度之后,民众仍然花了好些时间才开始严肃对待。

提前一周甚至两周停摆是能更好地控制疫情,但民众很可能不能配合,停摆造成的一系列社会经济代价民众也不会愿意买单。没有社会支持,政府也就没有那么大的权力去调度资源应对疫情,更没有那么强的号召力要求低风险人群为高风险人群做出那么大的牺牲。

所以,作为全球最开放、人口密度最大、最不愿意诉诸歧视性政策且容纳大量弱势人群的城市之一,纽约市今天的严峻疫情,可以说是难以避免的。

对比各种可能性,也很难说今天纽约的情况是糟糕的。至少,疫情的严重使得社会取得了广泛的共识,为接下来可能长达一年的持久战做好了各方面的准备。世界各国的防疫也都表明,在全球化的今天,即便取得短暂的胜利,未来的维持依然要依赖继续的停摆。中国,韩国和日本也都面临着倒灌和复燃的压力。

就在昨天,中国民航局宣布取消绝大多数国际航班。随着世界各国纷纷锁国、社会停摆,很多人预计全球性的经济大衰退难以避免。我有朋友在中国最繁忙的空管扇区做空中交通管理员。她说,平时天上的飞机密密麻麻,调度的任务很艰巨,但是现在,天上已经几乎没有飞机了。可见经济将会衰退到什么程度。

新冠病毒的传播让人病死,长期的经济衰退会让人饿死。我完全同意纽约州长库莫的价值观:我们不能拿经济来计算人命的价值,第一件事永远是救人。但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全球停摆带来的经济和社会代价,尤其是不成比例由社会弱势群体所承担的代价。所以,现在评价各地的防疫应对,还为时过早。

现在的纽约是地狱吗?

完全不是。除了不上班、少出门、保持社交距离,人们的生活还在继续。

纽约人也终于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现在社交疏远政策执行的已经很好了。人们依然有出行的自由。社会必须工作人员照常上班,但是要保持6英尺的身体距离。人们多数时间待在家里,很多人每天还是会去公园散个步。

纽约的医院一度紧缺防护物资,目前得到了解决,但未来仍面临挑战。扩展床位、招募志愿医护人员和增加呼吸机的工作都在进行,希望纽约州的医疗系统能撑住。如果感染曲线能被拉平,医疗扩容按计划实现,应该能把死亡率控制在比较低的水平。

在社会纾困方面,除了联邦出台的2万亿经济补贴和刺激计划(80%的美国人能收到一张1200美元的支票),纽约州实施了这么一些措施维持人们的生计:严禁物资涨价、暂停驱逐交不起房租的房客、暂停信用卡和房贷利息及惩罚、给低收入家庭提供食物、给失业的个人提供补助金等等。

一线曙光?

长期停摆和隔离的生活难以承受,尤其是对低收入、有孩子以及有精神健康问题的人来说。鉴于疫苗的开发需要很长的时间,我们都想知道疫情会不会一波波重来,难道我们要一直停摆下去吗?

早上看到德国之声的一篇文章,标题为《广泛检测!德国下一步抗疫策略“偷师”韩国》。

文章称:【德国内政部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德国正计划大幅提升新冠病毒检测能力,实现对目标人群的更精准隔离。专家团队在推演了疫情的不同发展趋势后,认为这是下一阶段防疫的最佳策略,能够避免连续数月的“封城”措施。

……

专家团队还在内部文件中推演了”最佳情况”:通过当前的学校停课、限制出行等措施,病例数量在六星期内显著减少;到了4月中旬,学校、幼儿园就能重新开放,防疫工作顺利过渡到”广泛检测、高效追踪、精准隔离”阶段。届时,社会经济生活就能”大范围回复正轨”,GDP的损失也能控制在4%以内。

文件强调,鉴于4月中旬绝大部分民众都未曾被感染、缺乏对新冠病毒的免疫力,防疫工作顺利过渡的关键便在于”广泛检测”,否则,疫情危机就会反复出现,快速遏制小型爆发也无从谈起,从而导致不得不执行连续数月的出行限制措施。】

希望真的会这样吧,希望全世界都能大范围检测、精准隔离,控制疫情的同时尽可能恢复社会经济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