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X漫画:打到帝国主义走狗 卖国贼

最近网上流传两张漫画,一幅是羞辱方方,一幅是羞辱张文宏。这两幅漫画让人立刻想起“十年浩劫”。那个年代,报刊杂志乃至街头巷尾校园工厂农村的大字报黑板报,充斥着这类漫画,它成了那个时代的象征和符号。这类漫画通常是用来攻击批判谩骂羞辱“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反动学术权威作家明星等。总之,从政治上的失势者到社会各界的精英,

从刘少奇邓小平到巴金老舍赵丹,都曾被这种漫画羞辱。这种漫画的标准模式就是打翻在地,划上红叉,又踏上一只脚……

“粉碎四人帮”后,对“四人帮”,也曾用这种漫画羞辱。用现代文明的标准衡量,不管怎样,不管对谁,用这种漫画搞人格羞辱都显然是正常国家不齿、法治社会不容的行径。因此改革开放发轫以来,这种政治性攻击人格羞辱的漫画已经绝迹。但是,谁能想到,文革结束快半个世纪了,这种法西斯式文革垃圾又死灰复燃。

如今,遭到这种漫画的政治攻击和人格羞辱的是疫情肆虐时期两位最有良知的人士,方方和张文宏。方方本着一位作家的良知贡献了宝贵的武汉日记,张文宏作为和钟南山齐名的医学家为防控疫情做出了重要贡献。为什么选择他们羞辱?就因为他们这样那样地讲了真话,如同文革时期羞辱那些精英就因为他们是各个领域的杰出代表。

仔细想想,文革从来没有离去,文革就在身边。今天对方方的围剿,对梁艳萍教授的围剿,对一切有良知说真话的志士仁人的围剿,完全是文革大批判的路数,颠倒是非,颠倒黑白,颠倒人妖,颠倒正邪,不讲逻辑,不讲道理,乱扣帽子,满嘴喷粪,有组织,有部署,有呼应,人海战术,打了鸡血似地疯狂撕咬。

大尸兄网络漫画:坚决打倒反动学术权威张文宏

这个路数其来有自,从批胡风、反右、“利用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到文革所有十七年作品都打成毒草,再到批《苦恋》、批《将军你不能这么做》、清污、批《河殇》,都是这个路数。改革40年后,这个路数仍一以贯之。 因此我说,经历四十年改革开放,文革基因丝毫没有变异,仍完整地盘踞在民族的精神世界。特别令人惊骇的是,这些文革式演习,是在没有高层明确动员的情况下发生的。足见由于缺乏根本的反思和否定,文革冲动已经成为集体无意识本能。

而这个集体也是其来有自。今天用文革漫画羞辱方方和张文宏的,就是未庄闹革命的阿Q,就是往菜市口谭嗣同等六君子身上扔烂菜叶子的大清子民,就是等着人血馒头的华老栓,就是义和团杀驻华外交官的团民,就是鲁迅说的“看客”、就是批斗杀害学校老师校长的红卫兵,就是“梁效”那种大批判的写手,就是抵制日货打砸抢烧杀的“爱国”贼,还有最近围剿方方最活跃的几个干将,从姚文元小跟班式文革余孽、文化打手(胡锡进、邱毅、张颐武、张宏良等)到“造反派”式江湖骗子(雷雷、钱诗贵等)……

如今,这两幅漫画是这个集体新近结出的“恶之华”,它们的作者自己已经成了一幅漫画,他们漫画似地暴露了这个集体的愚昧、阴暗、丑陋、狰狞、灭绝人性,丧尽天良。他们用文革漫画进行政治攻击和人格羞辱的行径是肆无忌惮地践踏人权,已经涉嫌触犯刑律,有关方面应追究其法律责任。

同时更应该反思,文革结束快半个世纪了,改革开放四十多年了,为什么文革这一套说来就来?

我说过,必须像以色列惩罚鼓噪纳粹的邪恶之徒那样惩罚鼓噪文革的邪恶之徒,并且从意识形态上彻底否定文革、清算文革,才能防止文革复辟。

《芙蓉镇》结尾,成了精神病的造反派王秋赦敲个破锣走街窜巷地喊叫:运动了!运动了!莫非真的运动了?

——《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