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被扣了个“”的罪名。“”的说法生动形象、通俗易记,画面感很强:杀人者要杀人,砖拍碎了,力气耗尽了,被杀者还在反抗。这时候,你把刀递过去,于是嘛,后面的事不说了,大家都懂的。所以,递刀者有大恶,起码是杀人者的得力帮凶。甚至说成比直接杀人者还坏,也是可以的,因为相比杀人者的“激情犯罪”,递刀是一种经过思考的有预谋的坏,自然要更坏许多。可见,“”这个罪名不小。

虽是一个网络新词,但用类似“递刀子”的罪名来构陷整人的案例,则已经有好一段绵长的历史了。由于好用,以至于哪次运动,都少不了这一出。较早的递刀者,王实味算一个。想想那些右派,无一不是有意无意地充当了反动派的递刀者。连刘*奇、彭*怀,从国家元勋一落而成人民罪人,都和这个罪名脱不了干系。

“递刀”罪名的神奇魔力,我们是见识过的。无论犯了多大的错,在没被看作“递刀”之前,都只是错误。而一旦荣升为“递刀者”,错误便成了罪行,且罪无可恕。王实味,一个小作家而已,不过就是写了一些延安的不足和瑕疵,表示对那里的生活不尽满意。谁没有瑕疵啊?然而,这无疑是给盯着延安的国民党反动派递了刀子。所以,不但批倒批臭,居然最后还给枪毙了。1957年,为了帮助执政党整风,right派提了一大堆意见,绝大部分是实情,我们也答应了要改的。但一旦被看作是给党和国家抹黑,右派成了资产阶级的“代言人”,他们的悲惨命运就注定了。彭德怀说说大*跃*进的错误,有什么大不了的?纵算讲得夸大了,把那个小指头说成是大拇指了,也不过是看法问题,更何况他不但没有夸张,还力求不要太刺激人。但是,被无限上纲到是给美帝、蔣匪帮递刀子,政治生命从此完结。历史告诉我们,“递刀”罪名其实就是软刀子杀人,专朝人最柔软的地方捅,往往比真刀真枪更阴毒,更下流,更无底线。彭老总是多忠诚的一个人,偏偏要给他扣上一个“里通外国”的帽子,让他为此郁郁一生。老舍的作品,充满对老百姓深情的爱,偏偏把他说成是“反人民”,逼得他最后只剩了自沉太平湖这一条路可走。读方方日记,只要眼不瞎,连小学生都能看到里面那种对武汉人悲天悯人的心疼,反正打死我我也看不出里面有对老百姓的刻骨仇恨。既然老百姓是国家的主人,爱他们不就是地地道道的爱国么?诡异的是,偏偏“卖国”成了声讨她的旗帜。此中的恶与颠倒黑白,无以言表,我只能说,它是政治生态崩坏的征兆。

别轻易说软刀子杀人不见血。软刀子本身立足道德抹黑。但道德抹黑积累到一定程度,义和团的那种激愤被调动起来,就可以冠冕堂皇地使用刀把子了。杀反对袭击外国领馆的大臣,成了老百姓拍手称快的正义之举;向那些逃港的人开枪,成了捍卫祖国尊严的同义词;饿死那些被押送到夹边沟的右派,也变得理所当然。君不见那些在方方日记事件上纷纷跳出来、要给方方铸一尊跪像的魑魅魍魉么,分明是一副副盯着人血馒头垂涎欲滴的贪婪模样。而时下的我,虽然不是鲁迅,却也依稀能够看到,那“递刀”罪名的背后,满满映出的都是两个字:“吃人”。

梁艳萍|直面对冲,迎头相撞是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