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曰语云(ID:Lzkj328)|出品

4条鲜活的小生命悲惨地离去,红星新闻、新京报、上游新闻等媒体记者在河南新乡原阳县采访这一“4名儿童被埋”事件时,遭多名不明身份人员推搡甚至殴打,手机被抢,引发舆论关注。

随着事件的发酵,伴随着舆论质疑的,是网上出现的大量针对记者的恶意咒骂和人身攻击。给人的感觉,真的是这些“不长眼”的记者们激怒了吃瓜群众。

【1】

今天有网友称,恶意骂人者,有人引导也。网上出现的大量辱骂记者的帖子和跟评,与推搡殴打记者的“凶手”是一伙儿的,目的就是为了把水搅浑。

真的不敢相信:有这样恶心的事情吗?

答案是:有。

殴打记者这事儿,连老胡同志都看不下去了。4月21日22:34,胡锡进发了一条微博,旗帜鲜明地提出:必须坚决反对河南原阳发生的针对记者的粗暴行为。

老胡说,现在很多地方对记者采访、拍照很敏感,不配合甚至强行干扰常常是一种天然反应。对舆论监督和参与,我们的社会总体上说很不适应。需要来自方方面面的努力,共同推动变化。

就是这样一条客观理性的微博,竟然成了翻车现场。

我们来看一下胡锡进微博下面的跟帖。按照热度,排在第一位的跟帖是这样的:

这条“引导贴”下面的画风是这样的:

今天有网友说,老胡微博下面的最热的那条跟帖“记者也要注意自己的知识水平。你有采访的自由,人家也有拒绝你的自由。”是有出处的,出自“参考口径”4:

这是真的吗?我是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的。

网友说,你要不相信,就亲自验证一下。

那就拿跟帖最多的网易转发上游新闻的文章《记者采访儿童被埋事件遭殴打 河南新乡书记:彻查》来验证一下吧:

到今天(4月23日)下午15:59,《记者采访儿童被埋事件遭殴打 河南新乡书记:彻查》的跟帖总数是16077条。

大家是这么跟的。有的人多次跟帖,反正就是“抄作业”呗:

这些“吃瓜群众”都是谁,还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嘛。

还有更狠的,把“参考口径”里的1、2、3、4原封不动搬到了网上:

就问你被恶心到了没有?

【2】

多家媒体调查记者被打这一恶意对待媒体采访的事件发生后,网上很快就充斥着一种声音:是死者家属不同意记者采访,与记者发生了肢体冲突。

“死者家属与记者发生冲突”的谣言是怎么来的?

中国经营报4月21日报道:4月21日下午6点半,记者辗转联系后,与原阳县委宣传部一名卞姓副部长进行采访。其证实,确实有相关人员发生了冲突,自己正在现场寻找受伤记者的两部手机。对于前述的不明身份人员,其称,“是部分家属不同意记者采访,与记者发生了肢体冲突。”

卞姓副部长的话在北京视频这儿也得到了印证:当地宣传部卞副部长告诉@时间视频,有死者家属不同意记者采访,与记者发生冲突。当时有两名村干部在场,家属情绪激动,现场这些人也管控不了。

看到没,是死者家属不同意记者采访,然后和记者干上了,村干部在现场,但面对“愤怒”的群众,他们也没办法。

前往采访的媒体是这样的报道的:

很快,这些打人的“死者家属”就被一份《关于原阳县盛和府建筑工地“4·18” 压埋窒息事故情况说明》给“卖”了:据调查,视频中9名人员均系原兴办事处工作人员。

9个人明明是办事处工作人员,卞副部长告诉相关媒体是“死者家属”,这还要点脸不?

【3】

在市委书记发话后,卞副部长归还记者手机时又不承认了,说是自己没有说过动手者是死者家属,具体谁动手还不确定。

不知道这位卞副部长敢不敢与中国经营报和@时间视频对质这件事,看看到底是两家媒体瞎报道,还是卞副部长睁眼说瞎话。

最不值得的是那些对记者动粗的人,被媒体和公众追着不放,还被卞副部长说成是“死者家属”。

《关于原阳县盛和府建筑工地“4·18” 压埋窒息事故情况说明》称,被围殴的记者拍下的视频中9名人员均系原兴办事处工作人员,他们按照统一工作安排成立了三个专班,其工作职责是帮助家属料理后事,并持续对三个家庭进行帮扶,同时协助心理疏导师对家属进行心理安抚。

从视频里可以清清楚楚看到,事发当天,9 名工作人员把陵园当成了练武厅,真不知道这些人能给三个家庭进行怎样的“”。既然这9名原兴办事处的工作人员成立了三个专班,当天又是如何“三合一”跑去对付采访的记者的。

昨天原阳县原兴街道办事处主任郭勇又把打记者的事归咎于“当时我们过于激动,态度不好……”

4名儿童不幸死亡,是因为施工方未取得《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违法施工、违规作业造成的,你们态度不好,你们激动,也应该是对施工方。如果能把挥向记者的拳头早一点挥向违法施工的工地方,也许就把4个孩子的生命给保住了。

对致人死亡的工地连个响屁都不敢放一个,怎么殴打起追究真相的记者来,就浑身是胆雄赳赳呢?

【4】

根据上游新闻的报道,交涉过程中,红星新闻记者遭遇对方推搡和殴打,衣服被撕坏,眼镜破损,胳膊出现多条红色划痕。现场另一名记者也遭推搡、反扣手臂,脖子被掐伤。

上游新闻记者在拍摄现场时,遭对方5名人员强行控制,并抢走了手机。在此事件中,有两名记者的手机被抢。

明明是在寻衅滋事,明明是在殴打正当采访的记者,却被打人方的李成凯淡化成“在劝阻过程中双方发生推搡,导致记者眼镜落地、手臂出现红印。”

明明是办事处的人在推搡、殴打记者, 却被栽赃到“死者家属”身上;谎言被戳穿后,又继续编造“防止交叉感染,非本公墓安葬逝者直系家属,一律不得入内”和“当地农村有种习俗,夭折儿童安葬仅仅是家人和亲属到场,希望免人打扰,安静入土”的谎言。你们在把公墓当成演武厅,就能让冤死的4个孩子安静入土了?

【5】

记者被打的事,惊动了市委书记,被抢走的手机才被卞副部长送到酒店,但手机被刷机,内容被清空,连手机通讯录也被“格式”掉了。于是,记者与卞副部长有了如下对话:

记者:被抢手机是谁送给他们的?

卞副部长:不认识。

记者:殴打记者的人是谁?

卞副部长:不清楚。

记者:为什么拦阻记者?

卞副部长:不清楚。

记者:为什么把手机刷机,

卞副部长:不清楚。

记者:那接下来将怎么办?

卞副部长:将展开调查。

如何调查,卞副部长不知道。

4月21日夜里,新乡市委书记表态:“已连夜责成市里成立调查组,包含市政法委、公安局、宣传部、记协等方面,明早展开工作”。

如今两天时间过去了,公众还在等待答案。

打人的到底是什么身份,他们为什么要打记者?谁指使他们动手的?

作为公职人员,他们知道不知道殴打他人和抢夺手机是违法行为?

是什么人把记者手机里的信息删除的?是谁让删除记者手机信息的?

要回答上述问题,靠假话连篇的卞副部长们,肯定不行。(作者:宾语)(宾曰语云微信公众号:lzkj328)

相关阅读:

事实杂货铺|最骇人的新闻:打记者的那群鲁汉,居然在协助给家属做心理安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