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上海疫情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7号说,中国的疫情数据是否真实可靠这个问题实在“太敏感”,但上海的数据是真的。(亚洲协会会议视频截图)

上海疫情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4月7日参加一场美国机构主办的网络会议上说,关于中国的疫情数据是否可靠这个问题,实在“太敏感”。而张文宏的这个说法,显然也很敏感,中国媒体新华社在报道这场活动时,只字未提。

美国非营利组织亚洲协会(Asia Society)7日晚间举行视频会议,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和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卫生与药学教授费尔丁(Jonathan Fielding)跨海连线对谈。曾在美国哈佛大学及伊利诺州立大学的担任访问学者的张文宏,以英文分享上海如何在疫情初期阶段超前部署,采取严格措施抗疫,而当主持人问到中国数据是否可信时,他小心翼翼,谨慎回答。

:“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事实上,早些时候,我自己也曾认为,无法想像我们这座城市(上海)只有几百个确诊案例,我们其实也常自问这个问题,但是,实情就是如此。”

根据上海市政府官网数据,截至4月7日凌晨,上海本地新增5起境外输入病例,上海本地则无新增病例。总计本地确诊病例339例,治愈出院328例,死亡7例;上海境外输入确诊病例则有204例,治愈78例。

上海市公布的数据和官方新华社根据国家卫健委统计的相同,但新华社在报道张文宏与美国学界网络对谈的活动时,对于中国官方统计数字是否可信这个问题,则完全没有着墨。

张文宏在会上还主动提到,尽管中国的疫情现在看似趋缓,但在湖北经历76天的封城、于4月8日解封后,会给中国各省市防疫带来新挑战。

张文宏:第二波疫情或将至

“我们仍然面对非常严峻的挑战,我认为,(中国)第二波的疫情可能会出现。然而,中国已经有对抗疫情的经验,在上海,我们在疫情初期就采取严格防控措施,识别、追踪、隔离、治疗,这些经验,我们和美国、和世界各国分享。人类史上,人们携手合作最终都能战胜疫病大流行。”

这位受过西方训练的中国公卫专家还说,他对美国最终能控制疫情有信心,他“从不担心美国对抗疫情的能力”。他说他也相信,美、中两国在历史上最终总会站在一起,共同应对危机,最让他担忧的则是印度及非洲国家的疫情。他指出,这些发展中国家此刻正需要美、中两国携手合作,协助对抗疫病。

中国疫情爆发以来,张文宏是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之外另一位受人注目的感染科专家。在中国医护支援武汉防疫初期,张文宏因为一句“让党员先走”而走红;钟南山说出新冠病毒疫情可能不一定源自中国后,张文宏2月接受《中国日报》专访时直接表达不同看法,“中国只有武汉最先出现这个新型传染病,如果是外面传入,应该是几个中国城市同时发病,而不是有时间先后。”

防疫重时效讲政治 美专家:联邦政府应更好协调

谈到美国的疫情,费尔丁则指出,任何国家在对抗新型传染病,最重要的两个原则就是“时间与政治”。他说,美国的确在疫情出现初期掉以轻心,错失好好准备的时机,而美国太大,各州情况不一,他认为,联邦政府必须展现更好的协调能力。

“美国防疫的问题之一就是我们政治上的联邦体系。我不是说联邦体制本身有问题,而是在面对疾病大流行的时候,在调度短缺资源上的能力,联邦有联邦法律,各州又有不同的州法,怎么协调整合,在防疫上要有一致步伐,这需要联邦政府展现协调能力,避免各州抢医疗资源的情况又出现。”

他说,美国现在各州大量筛检,追踪出个案,采取隔离措施;另一方面,像他所在的加州,严格执行社交距离措施,疫情有所缓和。

他预计,疫苗研发至少还需一年时间,在疫苗问世前,都不该对防疫掉以轻心,而在对抗全球大流行方面他也说,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人类只有团结合作,才能成功。

|新冠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