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每日魔幻又上演了。

4月15日,70岁的诗人北岛在豆瓣发表了一首诗歌,被一个名叫“蓝蛆扑杀队”的网友以现下最流行的祖安骂“NMSL”进行问候。

在该网友的指控下,、严歌苓、白先勇、张大春、高行健等文学大家都具有不可饶恕的罪过。

入驻豆瓣3年,一直安安静静写诗的北岛,在评论区回复:

“这是讨论诗的平台,但不应使用语言的暴力。我从此关闭诗和诗的评论区。”(这多像一句无奈的诗啊)

北岛是谁?

中学老师都教过,朦胧诗代表人物,那句著名的“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就出自北岛1976年创作的《回答》。

而他的豆瓣主页,写的是“诗歌之光,照亮突然醒来的人”。

年轻人对诗人骂NMSL,诗人关闭诗的评论区,是当今互联网魔幻的升级。

大家发现了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NMSL(你妈死了),这四个简单的拼音缩写,无孔不入地侵蚀着我们的互联网生活。

如今,连诗人也未能幸免。

而NMSL所代表的祖安文化,也正在被极致地滥用,将年轻人的思考压缩在简单的拼音缩写里。

这是当下年轻人的语言创意,还是悲哀?

今天,蝉主就聊聊你想看或不想看都能看到的——NMSL文化。

NMSL,当代年轻人的情绪宣泄机

NMSL源自现下最流行的“祖安文化”。

祖安原是游戏《英雄联盟》的一个区名,而“祖安人”就是里面的暴躁玩家,脾气极差,口吐芬芳。

祖安文科状元,形容的就是那群最会骂人的网友。

祖安骂人的技巧,沾亲带故,其中99.9%,都和马(妈)相关。因此他们也拥有一句slogan:祖安大舞台,有马你就来。

常见语录:

NMSL、CNMB

司马(死妈),你马没了

几个马啊

……

能让人气到发抖的方法,就是不带脏字,发出最恶毒的诅咒。

你妈粘锅了;

踏着你妈的棺材板在冲浪;

在你双亲坟头奏曲东风破;

……

骂人逻辑,就是构建生动的场景,诅咒对方的亲属遭遇不幸。

日前,祖安语录,已经成为当下年轻人最有动力互相学习的互联网“新知识”。

早在辱骂北岛之前,NMSL已经被用到烂,从游戏,渗透到了常见的微博/知乎/b站评论区,从明星粉丝圈撕X,到社会新闻下的舆论干架,简直放之四海而皆准。

这种最新形式的互联网文化,用最臭的语言、最生动的场景、最快的语速骂人,正在被年轻人广泛学习运用,并以此为豪。

在年轻人的添火加柴之下,祖安文化已经传播到了国际:

funny mud bee;

right your mother right;

your mother boom like hanabi

不得不说,简单几个词就能达到让人哑口无言的地步,的确相当解气。

互联网的本质就是复读机,年轻人复制黏贴NMSL,疯狂宣泄情绪。

信奉祖安文化的年轻人解释:“骂你妈并不是真的骂你妈,只是一种虚幻的精神体存在,表现游戏当中对你的失望和愤怒。”

看似有理有据,且仅限于游戏之中,但如今我们见到的祖安文化,早就已经跳脱了调侃和玩笑。

一言不合,就诅咒死亡,让别人无话可说。

全面升级成为北岛所说的“语言的暴力”。

但是,这种粗暴诅咒,有用吗?

被NMSL毁掉思考的年轻人

NMSL为什么能够广泛传播,原因就在于够简单粗暴,不需要门槛,不需要摆事实讲道理的思考,直接使用字母语录,就能将话题终止,结束讨论。

把对方气得胸闷气短,得到一种口嗨式的快感。

但语言粗鄙化、思考简单化,这种NMSL式的嘴臭辱骂,除了宣泄情绪之外一无是处,反而正在压缩年轻人的思考空间。

在北岛之前,方方、、特朗普等一切出现在网络的争议人物都被年轻人以“NMSL”问候过。

出于自己内心朴素的正义感,网友们以喷脏作为表达的乐趣。

风口浪尖的方方被诅咒死亡早已经见怪不怪,如今翻译她日记的白睿文也被网友轰炸。

“Your mother will die tonight”、“funny mud pee”等脏话涌入他的微博评论区。

没有人去了解白睿文的背景,没有人想要知道他是个热爱并且精通中国文化、中国电影的美国学者,上来就问候全家,并且配上阴阳怪气的表情。

前不久的“中泰大战”,中国网友以“NMSL”出征外网。

结果被泰国网友回击:

“Chinese是nmslese吗?”

“我需要假装我被这句话伤害了吗?”

热爱祖安文化的网友们,为国出征,没有选择讲理,而是选择了最擅长的语录式辱骂,非但没有为祖国讨回公道,还被生生嘲讽了一把。

吃亏了。

NMSL这种嘴臭辱骂,没有交流,只有自嗨式的解恨,除了给人看笑话,没有任何意义。

放到外网,别人只会看到中国网民的粗鄙,放到内网,只会将一切社会议题的讨论变成粗暴的互喷。

这一次,用NMSL骂北岛,有人形容是在用掏粪勺子打玉兰花。

掏粪勺子打玉兰,把知识分子当落水狗痛打,是时代的悲哀。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如今看来也适合这些不能好好讲话的年轻人。

这届年轻人,最爱盖棺站队

NMSL只是一个口头禅问候语,整个中文互联网的用词正在极致地粗鄙化和简单化:

“收了多少钱啊,这么洗白?”

“老祖宗的东西都不要,舔你X爹的姿势不错啊”

“她这是在连夜绣红旗吗?”

来看看我们这些常见语录的内在逻辑。

发出不同的声音=洗地、洗白、收钱

肯定外国=舔美狗、崇洋媚外、屁股歪

书写哀伤=传播负能量、递刀、分裂国家

亲中国=绣红旗

批评我国=辱华

在这种风气之下,提倡喝牛奶不喝粥的张文宏成了“崇洋媚外”和“舔美狗”。

不用认真听取这个建议里的科学价值,不需要讨论牛奶和粥的营养成分谁更高,只因为否定了中国人喝了几千年的粥,就断定张文宏是:“吃里扒外,否定老祖宗的东西”。

而北岛被骂的诗《进程》内容是这样的:

没有人讨论北岛的诗句里的用词,哀伤与哲思。

只凭借“苦难”、“孤独的国家”、“死者”、“残破不堪”就可以断定这是一首传播负能量,甚至“辱华”的诗歌,以致于用最恶毒的方式诅咒一个70岁的老人。

可以不喜欢北岛诗歌里的批判和哀伤吗?可以。

讲道理表达喜恶不可以吗?这届网友做不到。

匆匆盖棺定论,又何止是北岛。

对于外国人,为中国发声的卡迪碧是连夜绣红旗,连夜赶入党申请书。

反对“中国病毒”论的崔娃本来被追捧,一旦他公开反对中国的黑人歧视,又变成了“辱华”。

划分的队列秒变,多厉害啊。

所有人不需要讨论,所有议题不需要思考,只剩下了“一锤定音”。

发现了吗?这种粗鄙粗暴和简单化,在压缩我们的讨论和思考空间。

每个人说话不是在交流讨论、分析事实,而是党同伐异,急匆匆地站队、划分立场、扣帽子。

不允许不同,只要你跟我意见不一样,那就互相诅咒吧!

“我不同意你说的话,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都快成了当今的笑话。

被扁平化的不仅是思考,还有人

除了公共议题思考空间被压缩,网友对于“三观不正”也相当敏感,创作者的创作空间同样被稀释了。

对于社会议题,在发起讨论之前,就已经“盖棺定论”:

为女性发声=女拳出击

男性有弱点=渣男

女性有弱点=绿茶婊

人性有污点=三观不正

……

纷杂的互联网信息世界,渣男、渣女、三观不正、婊、PUA这些词每天都能被套在新的新闻、影视作品里进行格式化输送。

价值取向被完全单一化,多元的价值观不再被理解,复杂的人性也被消解。

在最新一期的《十三邀》里,许知远采访作家金宇澄,他说道:

纷杂的互联网信息世界,渣男、渣女、三观不正、婊、PUA这些词每天都能被套在新的新闻、影视作品里进行格式化输送。

价值取向被完全单一化,多元的价值观不再被理解,复杂的人性也被消解。

在最新一期的《十三邀》里,许知远采访作家金宇澄,他说道:

“我们年轻的读者,对三观不正特别敏感,这是一个最不好的词,‘渣男’这个词最不好,人本身是非常复杂的东西,这个也渣男,那个也渣男,你把这么复杂的人性变化,用这么低能的一句话,去涵盖它,太幼稚,太可怜了。”

把复杂的人性,用粗暴的词句进行划分,这是一种低能的手法。

而频繁使用低能归类手法的年轻人,不知不觉中也在变得“幼稚和低能”。

曾几何时,正是多少“三观不正”,才能创造出生生不息的文学作品和电影作品。

要是进行贴标签式地简化归类描述,这些作品的复杂和深邃性立刻被消解。

金宇澄本人书写上海往事的长篇小说《繁花》,说的就是都市男女乱搞;

《包法利夫人》是女文青作死;《英国病人》在洗白婚外恋。

《围城》的方鸿渐是脚踏两条船的渣男;写《呼兰河传》的萧红是私生活混乱的作妖文青……

在三个女人之间犹豫不决的方鸿渐

再看影视经典,又有多少三观不正。

《甜蜜蜜》里,有未婚妻的黎小军来到香港,“出轨”了打工妹李翘;

《阿飞正传》,是一个花言巧语的渣男把两个女人骗得团团转;

《花样年华》是有妇之夫和有夫之妇一次没有结果的出轨。

但正是这些人性里说不清道不明的幽暗地带,刺激了多少创作者,诞生了多少醇厚的文艺作品。

北岛在《一切》里念着:

一切欢乐都没有微笑

一切苦难都没有泪痕

一切希望都带着注释

一切信仰都带着呻吟

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

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

这些苦难、呻吟、死亡,是古往今来最具有人性探讨意义的区间,也是在粗暴的道德批判之外最有价值的文明书写。

用三观不正和传播负能量来简化,是文明的倒退。

而现在,我们的电视剧男女主们,很多都不可以亲除了唯一主角以外的异性,不然就是“渣男”、“渣女”警告。

曾几何时,我们也曾百家争鸣,不同的流派互相争辩,感受过互相启发思考的魅力。

但如今,连公知都成了一个“屁股歪”、“舔美狗”的贬义词。

面对公共议题,不论明星还是公知,都不敢轻易说话。创作者们也心照不宣地紧闭嘴唇,只在安全区域内进行不痛不痒的创作。

承认思考的多样性,承认人性的复杂性,对于这届年轻人来说,似乎还是太难了。

现在,上网已经不再是丰富精神世界的门槛,如何在庞杂的信息里做有效的分析和思考,才是区别年轻人文明与否、思辨程度高低的重要依据。

用语录调侃没有问题,但只会用语录,就是给思考的惰性找借口。

少用NMSL,多包容不同的情绪和观点,才是这届年轻人最难能可贵的品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