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书法家钱诗贵与其“雕塑家朋友”,拟在南京牛首山秦桧夫妻跪像旁,新添一尊作家方方跪像的文章,引发了“文学之都”——南京文艺界的轩然大波。

今天,南京多位艺术家在网上发表了他们的联合声明。

南京艺术家联合声明内容为:抵制钱诗贵,严查雕塑人,反对网络炒作,追究今日头条责任。

联合声明的艺术家有:杨志麟、曹恺、金锋、张立明、靳卫红、赵勤、谢中霞、王轶琼、陈应岐、高林胜、张友宪、钟华、路路、汪海平、蒋华炜、方蕾、陆斌、刘波、李素芳等。

杨志麟是南京艺术学院的教授,为“85美术新潮”中的先锋人物,在艺术界享受盛誉。吕效平教授发表个人声明之后,杨志麟教授第一时间公开表示,他支持吕效平的观点,应该依法追究相关人员责任,不可污名化南京。

今天,以杨志麟教授为首的南京多位艺术家发表联合声明,正式谴责书法家钱诗贵对南京的污名化影响。

网上公开信息显示,1966年生于连云港,2004年专攻左笔书法,自称是南京中山书画院名誉院长,中国女娲书画院院长、文化部艺术服务中心艺术品鉴定评估工作委员会委员。

不过,杨志麟教授表示,他查阅了南京中山书画院的名册,并没有看到钱诗贵的名字;又查了一下中国女娲书画院,实际上这个机构并不存在,正式注册成立的女娲书画院,只有河南省周口市西华县女娲文化书画院,地址在展辉路中段。象甲书店向该书画院求证,书画院工作人员大笑,表示没有“中国女娲书画院”这个机构,他们西华县女娲文化书画院,也没有钱诗贵这个人。

在4月22日针对吕效平教授个人声明的文章中,该专栏作者是这么写的:南京书法界一位不愿意公开姓名的书法家表示,钱诗贵在业内人尽皆知,王卫军酒驾一事就是此人爆料炒作的。从此人的一贯言论做派来看,他宣称要和“雕塑家朋友”制作方方的跪像,本不应该去理会。但是,钱诗贵在今日头条上发表相关文章后,竟然有那么多网友表示拥护,这才让人担忧。

南京刚刚被评为世界文学之都,南京的城市发展理念体现了“博爱”的光芒。在这次疫情当中,南京没有出现任何歧视现象。这个钱诗贵,一篇垃圾推送,将南京人民的形象毁于一旦,其言论极其不利于南京城市名片的推广和发展,极有可能成为南京城市发展史上的一次污点。

一位既认识钱诗贵又认识方方的南京人士杨林川说:

我认识方方,我也认识钱诗贵。从个人交往角度,我和钱诗贵还是朋友,因为都在南京,也都在所谓的艺术圈混,自然,喝过几场酒。

尽管我是个友情大过是非的人,但这一次,我不得不舍弃友情,挺只见过一面的方方。

因为我知道,如果这次真让方方跪下,那我们有一天,都会被迫跪下,甚至,被打倒,再加上一万只脚。

我看过方方日记,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被挂上汉奸和卖国的罪名。不就说了几句话吗?哪怕说错了,又能怎样?难道我泱泱大国,会被她一个老妇人几句错话卖了?

唉。

何况,即使方方真有罪,也是法院的事,怎么能未审先判,任意践踏一个公民的尊严?

如果钱诗贵先生让方方跪下的图谋得逞,我们将开启一个非经法院判决便认定罪犯,并残忍羞辱的黑暗时代。

我害怕,我恐惧。

疫情几乎让我焦头烂额,钱兄这个计划更让我四肢发凉。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我想方方定然不会跪下,如果她真跪下,我愿意陪跪,那是我子孙万代的荣耀。

钱兄,三思吧。

不过,在他和小崔一样愿意陪跪方面,著名的“呼兰胖子”不同意,他说:

方方是一个极其温和的批评者,她的文章跟我们经常见到的一些人的犀利比起来,可谓是温和的再都不能温和了。她记录苦难,她提出追责,这有问题吗?没有。

但为什么她会遭到如此汹涌的围攻?其实就只这个社会现在已经不能容忍最温和的批评的典型事例。方方受到攻击的重点就是没有讴歌,不是歌德派。

方方的遭遇不由得让人想起《日瓦戈医生》的作者帕斯捷尔纳克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苏联的爱国者们高呼“犹大——从苏联滚出去”的口号,要求将这位作家驱逐出境的往事。历史就是如此吊诡,方方目前的遭遇跟当年帕斯捷尔纳克何其相像?

我绝不陪跪,更不跪。我为什么不跪?因为我绝不向权力和乌合之众下跪,如果说未来有一天我必须跪倒,那也是向真理弯下双膝。

同样是作家的赵瑜,描述了庸众的画像:

看到那个叫做钱诗贵的建议,在杭州秦桧像的旁边设立一个方方的跪像。并且得到了无数人的叫好,我的第一感受是,这些人的病是永远也治不好了。说到底他们永远是“庸众”,他们不会认真思考,他们只会选择有利于自己的话语听。但是这样的人有一个通病,那就是,谁在台上,谁就是对的,谁有钱谁就是对的,谁有权力谁就是对的。对付这样的庸众,说理毫无意义。最有意义的是什么呢?是权力的定性,如果权力说方方是爱国的,那么好了,他们立即闭嘴,甚至会小声地说,方方是爱国的。甚至赶快回家将电脑里骂方方的词语全都删除。因为,他们说到底是为了讨好一个更大的未知,他们总觉得,那么多人都说方方不好,那方方一定不好。而他们身边的那么多人,都是这样想的。

网络上还有更多的评论:

看来,厚颜无耻的钱诗贵终于把自己混成了南京之耻!

 

相关阅读:

【网络民议】吕效平:我的个人声明

|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