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未知,广东某防疫站,2020

从客居异乡到无家可归

若有外人在你们国中和你同居,就不可欺负他。

——利末记19:34

 

有一天早晨你醒来,你的房东一脸嫌恶地敲开你的门,告诉你你必须搬出去。你问房东为什么,他回答说你是病毒传播者。你争辩说你过去十四天从来没有去过高风险地区,但他说他不管,你长了一副____的面孔,而且和你同一族群的人当中有人被确诊了。于是你被赶到了街上。你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希望能找到一家能够落脚的旅店。结果每一家旅店都以同样的理由拒绝了你:因为你是____,我们不接待病毒传播者。就这样,你成为了无家可归的人。

如果往上面两个空里分别填上「华裔」和「中国人」,并把故事发生的背景设定在美国,相信中文互联网世界一定会群情激奋,谴责美帝国主义伪善之下的种族歧视行径。但是,如果把上面两个空都填上「」,把故事背景替换成广州,舆论风向就会发生一个180度的大转变。

几天前,朋友圈里突然转起了一篇标题声称广州非洲人社区疫情「暴雷」以至于瑶台村被「封村」的文章。此文一出,举市哗然,人人自危。听家里人说,楼下超市里的买菜的黑人结账可以享受优先待遇,因为大家都不敢和他一起排队。

不过,至少他还有家可以回。他的其他同胞可就没这么幸运了。据《外交政策》[1]和《半岛电视台》[2]报道,在5名尼日利亚人核酸检测阳性之后,许多在穗非洲人被赶出了他们的出租屋或者酒店,被迫在街上过夜。

对于这些人来说,除了住宿,吃饭也是个问题。有人在社交媒体上反映,多家餐厅拒绝接待外籍人士。而广州某间麦当劳更是直接贴出告示禁止黑人入店(后来已就此事道歉)。

我们接到通知,黑人禁止进入餐厅

好在有人意识到了这些问题的存在。atSanyuanli,一个广州的志愿者团体,开始协助在穗非洲人解决食宿问题,并翻译相关的政策文件。

CDT编者配图

结果这批志愿者在微博上被举报了。

评论区里也是群贤毕至,充满精彩发言

很遗憾,对在穗非洲人的歧视言论在微博上盛行已久,而我国的经济和外交也在为此付出代价。

 

微博网友替广州操碎了心

活在真实中。——哈维尔

 

正如存在着两种出征,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两个广州。一个是现实中的广州,那里人们照常生活,与不同肤色的人和平共处;另一个是微博上的广州,那里是巧克力之都,有30万黑人,街上都是黑人小偷和无赖,中国女孩都被黑人毒贩骗去走私毒品,美好的爱情故事往往以铁窗泪为结局。可以说,微博网友怒其不争,比广州人更为广州的外籍人员问题担忧,提起「排查」「驱逐」等词汇便群情激奋,高呼要保存华夏血脉,仿佛民族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

而真正的广州人,往往对此一脸问号。

你要是问起来,不少人都会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说自己反对的只是「三非」和那些不守法居民。但是稍微上微博逛一圈,就会发现这种说法的冠冕堂皇性被这样一种前见消解,即相信居住在广州的非洲裔居民大多为非法滞留的。

前些日子广州市政府公布非洲国家人员在住常态数据为13652人。这一数据很快便遭到了网友的质疑:怎么可能这么少?是不是非法滞留的没算进去?

你瞧,只要我相信大部分非洲人都是非法滞留的,那么我歧视他们就是有理有据的,就是在维护法律尊严。至于那「少部分」的合法居民,我可是欢迎他们来的啊!

至于20万30万非法滞留者这个数据怎么来的,政府肯定不知道,广州人自己也不知道。营销号们拿一个惊悚的标题,配几张都是黑人的图片,推送一推,这个数据霎时就变得可信起来了。

 

种族歧视的代价

每一个作用都对应着一个相等反抗的反作用

——《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

 

大卫·休谟指出,对快乐和痛苦的感受是人类道德的基础。快乐和痛苦是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的,因此我们可以对他人的遭遇产生共情。

正如开头的场景所传达的那样,如果被迫流落街头的、遭到酒店和餐厅拒绝接待的、在社交媒体上被口诛笔伐的是旅居国外的中国人,相信大家都会觉得非常愤慨。为什么把主语一换,大家就会觉得理所当然了呢?我们一边在国际上喊不要污名化中国,不要使用「中国病毒」这样的表述,一边却在国内歧视拥有某种特定肤色的人群,觉得他们是「毒源」,甚至去举报那些帮助他们的志愿者,实在是令人难以理解。

还有人喜欢混淆概念,觉得反对种族歧视就是妨碍抗疫工作。恕我愚钝,我实在是没看出来,在网上骂人家「黑皮猴子」,叫嚣着要把他们全部「遣返」,对防疫工作能有什么实质帮助;而停止这些行径,又会对防疫工作造成什么阻碍?如果是真正基于纯粹的防疫目的而没有掺杂任何种族歧视因素而开展工作的话,我相信某一族裔流落街头无家可归的情况也不会出现。

显然,种族歧视正在损害中国的国际形象。

国外的社交媒体上已经有不少非洲人控诉在中国的种种遭遇和言论:

据《外交政策》[1]报道,非洲多国政府召见了中国大使要求解释情况,在北京的非洲国家外交官也致函外交部,要求立即停止歧视行为。肯尼亚最大的报纸《国家日报(DailyNation)》头版也刊登文章了《在中国的肯尼亚人:把我们从地狱中救出去吧》。有议员甚至提出要立刻驱逐肯尼亚境内的全部中国人。

对此,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回应称「中国政府对所有外国在华人员一视同仁,反对任何针对特定人群的差异性做法,对歧视性言行更是零容忍。」《环球时报》[3]国际版也撰文称「所谓的对非洲人的虐待是西方挑拨敌意的陷阱」

写在后面

有一张令我印象深刻的图,是关于英国脱欧的时候的票数分布的。在那张图中,最开放最国际化的伦敦及其周边地区是留欧的坚定支持者,而在其他地区则是脱欧派占据上风。我还听过一个说法,说美国东西海岸的大城市对外来移民的接纳程度较高,而中部南部就比较排斥外国人。这里面固然有一定的政治经济因素(比如移民抢了当地人饭碗),但我觉得错误的观念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在这些地区外国人本来就少,大家就更容易对外国人产生一些不好的想象,从而加剧了对外国人的仇视。

我想在中国应该也是这样。毕竟,在穗非洲和大部分中国人都不存在直接的利益冲突,而许多网上发表仇恨言论的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来广州看一看非洲人社区是什么样子,大家全凭耸人听闻的营销号来想象外籍居民的情况,并基于失真的信息形成自己的观念,如此一来,形成仇外和种族主义情绪也就不奇怪了。

面对种族主义想法,大家不妨对着这个checklist 检查一下,看看自己的观点是否得到了有效的支持:

  • 我讨厌的是非法滞留还是人种本身?
  • 有什么非营销号的证据支持我的看法吗?犯罪率高?有数据吗?非法滞留?有数据吗?智商低?有研究结果证实吗?
  • 我讨厌的特质是因为后天文化而形成的,还是这个种族天生就有的?这种特质真的在某个群体里普遍存在的吗?

另外,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是:

当我在微博上大谈特谈广州非洲人问题的时候,我问过我住在广州的朋友吗?

 

|种族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