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日晚上10点半,反家暴小疫苗志愿小组(简称“反家暴小组”)发布了一个活动——为星星们呼吁修法| 呼吁刑法增设「利用权势性侵罪」(戳文末阅读原文查看倡议书全文)。她们的目标是一万人实名联署,呼吁修改性侵害相关法律。

实际上,小组成员们都为这个目标捏了把汗。4月份,一份呼吁撤销鲍毓明加州律师资格的联署,在海内外共收集到13511份签名。这次为星星们修法的活动能否获得那么多支持?小组成员们既期待,又担心。

结果大大地出乎了意料,从5月2日发起开始,截止到5月11日下午4点,不到十天的时间,64500人参与了实名联署。

“我一度不敢相信,看到很多人认真地写下留言,让我更加确信这份联署是公众急切的呼声。人们对性侵害的愤怒和反性侵害的决心通过这份联署得以表达。”

一位小组成员这样说。

5月11日,这份承载了6.5万人呼声的联署信已寄往人大法工委会。(原定5月10日寄出,但昨天是周日邮局不工作,所以调整到今天。)

【星星活动】

除了联署外,反家暴小组还希望大家拍一张照片表达对性侵害幸存者的支持。有超过600人发照片支持此活动,从小学、初中、高中到大学、就业,支持者的年龄层十分广泛。直到现在,还有人不断地上传支持照片。

(可在微博搜索话题#星星们#查看)

她们说:

不想女孩经历这些,她们是最重要的宝物。

我想勇敢起来,更想让星星们勇敢起来,我在,我们都在。

抱歉来晚了。女性是命运共同体,如果这个时候不发声,下一个又会是千千万万个星星陨落。

不要让悲剧再次发生,我们需要行动!

……

(戳链接查看更多:鲍某明之流应被严惩,千人联署为星星们呼吁修法

最热门的一条微博阅读超过900万

还有许多人分享了自己的故事。幼儿园到大学、家里和外面、走路或乘车,表哥、姨夫、邻居、老师、快递员、出租车司机……在不同的场合,亲朋好友或陌生人都曾对她们实施性骚扰/。令人难过的是,她们很难对其她人,甚至是自己的父母说出这些经历。

我小时候,被我妈妈的二姐的丈夫,猥亵??……去年大年初二,我妈妈三姐妹他们回我姥姥家吃饭。那个人也在。那应该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了,我也希望我以后不会再见到他。希望你发出来,不要打码。

我上二年级的时候,有天放学在我爸爸工作的学校操场上玩,那个操场旁边就是马路,隔着一道铁栏栅。我记得当时就在靠近铁栏栅的沙坑里玩,突然一个中年老男人站在我旁边,隔着铁栏杆对我说:“过来,叔叔给你个好玩具。”

对,我被猥亵过,强奸未遂过。刚心里数了数,大大小小十六次,第一次是在小学三年级,最近一次是去年。

大概就是去年还是前年的事情,本来以为自己放下了,但是打出来字的时候手还是抖的……跟星星一样,我也有个继父。

 

(可在微博@天天爱消除家暴bot搜索话题“星星故事”查看)

星星故事

【时间线】

 

6.5万人联署,这是一件难以置信的事,这是中国女权领域里参与人数最多的联署活动。

从5月2日晚上10点半到5月10日上午10点半,在这202个小时里,因为大家真诚的留言,志愿者们充满了感动和感谢。这不仅仅是对这个活动的支持,更是对星星们的支持,对性骚扰/性侵害的反对。

这个活动的终止,恰恰意味着开始——我们已经做好准备,和性骚扰/性侵害抗争到底!

最后再强调一遍联署的两点建议:

修改强奸罪,以“未经同意”为核心原则重新界定性侵害犯罪;

增设利用权势性侵罪,并细化对“权力关系”的界定。

 

 

视频《我想对星星说》,剪辑/@鳟鱼(CDT编者添加自youtube)

 

遗憾的是,微博账号@天天爱消除家暴bot (简称“家暴bot”)因不可抗力暂停运营。它在联署到达4万人时被冻结。这几天,仍有不少人在问这个活动的进展,但我们已经无法回复,无法一一向大家表达感谢。

账号已被冻结,无法一一回复

2020年3月1日-5月9日,这是微博@天天爱消除家暴bot 存在的时间。

除了为星星们呼吁修法的活动外,bot还发起过全球第一个回应“新冠疫期家暴”问题的行动——反家暴小疫苗行动。很多人响应了这个活动,将反家暴倡议书贴到了全国25个城市。

短短2个月内,bot为超过35起家暴受害者/旁观者提供了支持。这个账号是有一群人共同推进的,她们关心性别问题,希望可以推进反家暴,使反性骚扰/性侵制度更完善。

不论是“为星星们呼吁修法”活动的停止,还是bot被冻结,这并不意味着结束,恰恰是开始——我们随时在准备和家暴、性骚扰/侵害等性别暴力抗争到底!

“被禁止是一种没有授勋仪式的荣誉”,bot担得起这个荣誉。【反家暴小疫苗志愿小组】不会就此停下,相信她下次出现在我们面前时,也依然会发出正义的呼声。

 

CDS档案 | 米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