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日,法国媒体中《费加罗报》和《解放报》主要关注法国国内的疫情及解封问题,因此不再赘言。值得关注的是,《世界报》和《巴黎人报》同时关注到中国外交的“”风格。中国驻法大使在被法国外长召见后,并未保持低调,而是连续接受多家法国媒体采访,在《巴黎人报》访谈中回避了此前被召见的原因,声称没有“诋毁”欧洲,只是在“批评”,他还进一步声称,美国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疫区,应当因防疫不力而被追究责任。

世界报:数以千计的隐形新冠死者

年度死亡率对比使得世界多国公布的官方版本死亡人数受到质疑。威权国家出于政治动机,竭尽可能蓄意缩小疫情致死人数;但在透明度更高的民主国家里,数字统计也经常是不完整的:政府一开始陷入恐慌、缺乏检测、以及检测手段因国家而异,都使得数据统计不够可靠。

德国、比利时、奥地利、英国、西班牙、意大利、瑞士、美国都出现“超额死亡”现象,而在厄瓜多尔、秘鲁、墨西哥、巴西、尼加拉瓜、印度、俄罗斯、伊朗,也都有质疑声音称,实际死亡人数可能远远超过官方数字。根据比利时病毒学家Steven Van Gucht的统计,全世界死亡人数可能是现有数字的一倍,甚至更多。

据统计,欧洲24国从3月16日到4月12日之间“超额死亡”人数至少有7万;而在法国,在家死亡的人数至今仍没有被纳入统计数字,而在养老院中死亡的人数占到总人数的一半。

中国的“战狼”外交

中国外交官正对西方国家展示出罕见的攻击性,从更广泛的意义上,也对所有敢于批评中国报以这种态度。在国内,这些好战的外交官被称为“战狼”。

一位独立政治学者称,“X的外交理念是勇于挑头,甚至敢于斗争。X希望建立一种建立在中国价值观上的国际秩序,而不管是不是会给中国的形象带来损害。无论外交官们是民族主义者还是温和派,他们都服务于X,他们的区别,只不过是角色分工不同。”

法国政治学家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认为,中国想要的太多,反而模糊了信息本身。北京把它的对外公关视为“公共舆论战争”,认为必须“击败敌人”,以便让自己的观点占据上风,CCP的宣传调门步步提高,既损害了信息本身,也损害了表达者的声誉。

巴黎人报:解封——一张地图和许多问题

为根据具体情况制定5月11日解封之后的各项政策措施,法国卫生部将全国各地区用红、黄、绿三种颜色来标识。但在各地,这种标识方法引起许多意见。《巴黎人报》解释了分类依据和可能面临的前景。

中国驻法大使卢沙野:“如果特朗普有证据,那就拿出来!”

中国驻法大使卢沙野接受《巴黎人报》的采访,其中他将对抗疫情的“中国方法”归纳为三点:一是体制优势、动员能力、党和政府的组织及操作能力,这使得可以集中全国力量;二是民众的公民精神。“中国人民深明大义、具有集体利益优先于个人利益的传统”;三是政府采取了科学应对措施。

此前中国驻法使馆连发数篇匿名文章,批评西方国家的抗疫措施,其中一篇文章的法文版本称,有养老院(EHPAD)的老人遭遗弃死亡,这引起了法国外交部的不满,外长勒德里昂4月14日召见卢沙野,表示在“不赞同”中国大使馆的立场。卢沙野在此次访谈中回应称,中国驻法使馆不仅观察法国事态,也观察欧洲和整个西方。使馆网站上的文章不是诋毁。“诋毁的意思是无根据地指控,而我们只是在批评,因为西方媒体先诽谤中国,我们必须回应。”(注:召见事件发生后,中国使馆已经将相关文章从官网上撤回)

针对特朗普声称有证据显示新冠病毒来自武汉的病毒实验室,卢沙野反驳称,“如果特朗普有证据,那就拿出来!”他进而指控称,国际社会“应当追究美国在世界上扩散病毒的责任”,美国目前的病例数量比第二名到第七名加起来都多,成为受疫情影响最重的国家。“科学家们一致认为病毒是天然的。实验室遵守了安全流程,不可能泄露病毒,而且它既没有意愿、也没有能力创造这种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