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创注:请来的“专家”全都认为歧视有理这是怎么回事?电视台一句“嘉宾观点不代表本台立场”就想把自己撇清?每一个不平等的政策背后,都是一个个具体个人的创伤和鲜血。
本文转自USDollar,谢谢花开的发声让更多人看到这件事!

01、
土地分配,男女有别

2020年5月3日,#北京卫视向前一步#的节目里讨论拆迁补偿。这个节目由于包含赤裸裸的性别歧视内容,这两天变成了微博热帖。

 

有位父亲想为女儿申请宅基地,想让女儿也能被当作儿子对待。

这个节目先讨论了宪法。说宪法里规定男女平等。

宪法第二章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在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社会的和家庭的生活等各方面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权利。”

然后,这个节目就奇葩地转向了宪法的背面。

它请的所有的专家和律师都觉得性别歧视在2020年是件理所当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哪怕违宪也也是应该的。

专家说:“这就是一直以来的传统。” “男性是重劳动力”

一位律师嘉宾说,宪法是母法,但我们可以制定不同的法律来调整。具体到这个宅基地的分配,则要尊重公序良俗,不给女儿分地。

一位村干部则大言不惭地说,我们不给女人分地,是因为“我们就从来没有给女人批过宅基地”。

最后,这位要求给女儿平权的农民父亲面对满嘴性别歧视的律师专家们只得中途愤然离场。

这可是2020年的北京啊!

在1947年。

对,1947年,七十三年以前。

邓颖超在《土地改革与妇女工作的新任务》表示:在农民与妇女群众中要更广泛地宣传和解释土地法大纲,并切实贯彻这个大纲,真正做到妇女与男子一样分得土地,并保有所有权。

然而2020年的北京卫视告诉我们,因为男女有别,所以女性没有土地分配权。

02、
性别歧视是带血的

农村宅基地分男不分女在中国农村不算新鲜事,中国很多地方都这样“从来如此”。

2020年,北京卫视能这么赤裸裸地做一期男女有别的节目也算乌云镶银边,可以让所有觉得中国已经男女平等的人,睁眼看看你所处在一个什么时代。

你以为只有去公共厕所,才要注意男女有别,没有想到2020年的中国农村财产分割也和公共厕所一样,男女有别。

但是我们要认清:虽然这些北京卫视青睐的“专家”言论是很令人气愤,但他们也只是吹鼓手而已。

真正的刽子手,在各个基层执行这种性别歧视的“政策”的执法者。

你以为这些性别歧视的政策只是一张白纸黑字吗?

不!都是血色的!因为都沾着受害女性的鲜血。

分地关系到财产权。

财产权是民事权利的重要内容,它不仅直接体现利益分配,甚至还影响着个人的生性命安全。

无财不能立身。

有人留言告诉我,她的母亲,从20岁到61岁,受尽家暴,但却无法离婚,就是因为没有地,无法自立。

此贴一出,在微博上收到了三千多条转发和六百多条留言。很多留言有着相同的血泪,这里播放几例留言,让大家读懂时代:

@顾若林Pear:我妈妈50岁,被家暴了20多年,就是没地没钱没继承权,姥爷姥姥都去世了,她说我们小时候不舍得我们被爸爸打不离婚,我们长大了怕拖累我们不离婚,我现在终于找到根本原因就是她养活不了自己,

@阿金是个胆小鬼:我妈年轻的时候被我爸我奶我姑我娘打,娘家四个姐妹一个弟弟没一个帮她的,要离婚每个人都劝她不要离,她只能回来。去年我妈喝醉了,一边哭一边说我外公外婆从来没把女儿放在心上,心里只有儿子。

@墙角生物斗笠菇:我的姨妈们和丈夫发生矛盾,想离婚,只能往姥姥家跑,因为她没有可以去的地方(而姥姥住的房子也是默认给儿子的虽然我舅舅不会做的那么绝吧)。所以我现在在思考一个问题,如果老家儿不给女儿继承权,女儿有必要尽赡养义务吗,尤其是重病医疗费需要十万八万往外掏的时候[汗]

@大白吐奶糖-想当米虫:经济独立很重要。之前的钟点工阿姨说她们那边的男的好多都打老婆,幸亏妇联给力(我们那边的垃圾妇联就算被打残废了也劝和),介绍她们去外省打工,才算有了容身之所。她那辣鸡老公还到处造谣妇联让她去大城市卖y……拜托,一个快50岁的老奶奶/

@千百度追寻千万次回眸:离婚案哺乳期孩子判给父亲还有魏圆圆未婚生孩子也判给父亲,究其原因,也是“父亲”占据了大量的资源,母亲没有资源或只有很少资源。法官就美其名曰“为了孩子的成长”。实际上背后就是重男轻女导致的女性失去了财产权、继承权。失去了就失去更多,得到的也得到更多,[摊手][摊手][摊手]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

如果你睁眼一看,一定能看到。

所有的血泪文字中,只有一句话:女人一定要有财产权,否则就会活得还不如踏在脚下的土地。

2002年在世界医学顶端期刊《柳叶刀》的一篇文章中公布,中国的自杀率达23/10万,远超出了世界平均水平。在一篇中文评述文章中,作者指出了中国自杀格局有三个特色,一是农村自杀率是城市的三倍,二是女性自杀率比男性高25%左右,三是女性自杀率较高的原因是因为农村年轻女性的自杀率非常高,比农村年轻男性高66%。

为什么会这样?

社会学的共识是,20年前,农村妇女没有自由,不能离婚,也不能再嫁,到城里打工机会也没有,没有一分钱,要么屈辱地活着,要么死了。

所以有人选择死了。

有人还在屈辱地活着。

03、
女性的悲剧,是一个社会在作恶

消除性别歧视在中国还是一条既长且阻的道路。

且不说改变,哪怕是在2020年进行性别歧视的讨论,对于很多习惯了黑屋子的人来说,都觉得刺眼。

比如,当我在微博上写“家暴不是一个人的罪行,是一整个男尊女卑的社会在作恶。“,收到的前两条留言居然是这样的:

令人咂舌的是以上这两位留言者居然都是女性。其中一位自己也有两个女儿。我只能慨叹,千百年来,对女性的压迫,已经让一些女性携带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基因了。网友们总结道,这些人企图掐住发声人的喉咙,就是希望通过不喊痛来解决社会矛盾。

@姥子打拳中勿扰:他们所谓的正能量,美好,不偏激,就是掩盖丑恶。

@EVanhua8761:他们解决社会矛盾的方法是,让女性默默承受,不要说出痛苦。

有些人看到这些家暴案例,会问娜拉为何还不出走?

如很多博友所说,不思考更深层的结构性问题一味归罪女性是一种社会达尔文主义。很多时候,“你为什么不离婚”“你为什么不工作”这种指责女性个体的话放在2020年的中国还真是何不食肉糜。而帮助这些女性的方式,就是要有一个公平的社会,能让女性获得财产,能够自立。

@八水青予: 我小姨半夜被姨夫差点一拳打瞎之后也没离婚就继续过,大家都觉得有点不可理喻但没人想她一个刚生了孩子的女性该去哪里,应该有的家暴社会援助在哪里?

@伟哥摩诘:确实,原来的女性没有独立的经济地位,被家暴之后家里没法呆了,往往娘家里面哥哥兄弟已经结婚,即使在有父母,有多余的房屋的前提下,回去处境也会很尴尬,再加上社会舆论的压力也促使不被家里人接受。所以很多人被家暴之后,大都是在街上孤苦无依的游荡一阵,无奈回家,只能家里没人时候偷偷哭两声。

@麽麽–Lily:剥夺女性继承房子财产的权利,让女性找社会工作困难,这样就可以让女性们无路可走,只好去婚姻里跟男人讨口饭吃讨个地方住,明明是被强行剥夺了财富积累和很多赚钱的机会,还要被讥讽是你们女人懒惰不愿意赚钱愚蠢没用赚不来钱

@峯裳:如果女性无法从家族地方上继承分配到和男性一样的田地房产,那么女性就永远无法获得真正的自由平等。

@和梨物语: 外国解决家暴问题的第一步都是帮她搬家找一个临时住所,然后安排她一份临时工,国际常识望周知。

消除性别歧视在中国虽还是一条既长且阻的道路,好在还在渐渐改变。

农村妇女的自杀率随着打工潮的渐进开始降低的。数据显示,中国农村外出务工人口数的上升与农村自杀率下降间的相关系数高达0.95。

你看,当女性能有财产,能自立,也就有逃离家暴和自杀的命运的可能。

“妇女能顶半边天”,这句性别平等的口号不能只是体现在女性的付出上。

希望更多人对性别问题的正视和发声,能让女性在政治权利,经济权利,教育权利等方面也能做到“半边天”。

同时希望处理家暴和女性经济权益的基层干部,采访女性问题的记者及解决性别纠纷的立法司法和执法的工作人员周知:大清早已亡了!

2020年的北京卫视,您也醒一醒,大清亡了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