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故事的主题是
一代赌王何鸿燊去世了,享年98岁。
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何鸿燊在商业成就上配得上这样一句诗。何鸿燊是港澳间颇具传奇色彩的商人,家世很好,头脑精明,殖民时代野蛮生长,从买办做起,终成一代赌王。
沧海桑田,白云变换。98岁的何鸿燊身与港澳几十年变迁,又是一扇洞察港澳过去、现在与未来的窗户。
在殖民时代的社会秩序中,何鸿燊与曾宪梓、霍英东、李嘉诚诸多商界巨子一样,是本土社会贤达的代表。在重商主义的环境里,虽然游离于管治权力之外,但能够闷声大发财,是那个时代的一大特点。
后97时代前后后的岁月里,何鸿燊又与诸多商界大佬一样,不再只认他乡做故乡,积极参与时代的进程,他们中大多数人虽未从商界转战政界,但却透过文化襄助、投资捐助等行为躬身入局,在本地,他们不再闷声大发财,其影响又通过类似“功能界别”等机制向上参与。
何鸿燊,何生,是非常爱国、非常有情怀的人。在新闻报道中,除了“”的名号,何鸿燊被冠最多的头衔似乎就是“知名爱国企业家”了,诸多体育、文化领域的大事件,他都积极参与。
何鸿燊是2008北京奥运幕后的积极推动者,曾任北京奥运申办委员会顾问。2001年奥运申办成功后,他捐建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2008年,北京奥运圣火传递澳门一站,何鸿燊作为最高龄的火炬手参与了传递。何鸿燊的女儿何超琼参加了奥运圣火香港站的传递。
北京奥运会,何鸿燊除捐建国家游泳中心外,还积极支持香港承办奥运马术项目比赛,因为香港成熟的检疫制度一直以来都是国际公认的。2010年,特区政府表彰了35名为体育界做出杰出贡献的人,何鸿燊是其中之一。
2003年,何鸿燊将圆明园猪首捐赠给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2019年澳门回归20周年,何鸿燊又将圆明园马首铜像捐赠给国家文物局。圆明园猪首当时价值600万港币,而马首则是何鸿燊在2007年以6910万港币购得。
襄举盛事,认祖归宗。这句话可庶几概括何鸿燊们在时代社会秩序重构中的作为。历史上首次举办世界最大型的体育赛事,是中国人在国力上的一种扬眉的情怀;将流落海外的圆明园国宝认祖归宗,是中国人在文化上的一种低眉的救赎。
何鸿燊生于1921年的香港,历经离乱,生长于斯。无论在哪个时代,何鸿燊都是社会的贤达,商界的精英,所谓社会中坚,最具有影响力的一类人,他们能够、并且理应推动社会秩序的重构与进步。其商业经历固然传奇,家闱八卦诚然可读,但我认为所有这些,都不如他们在时代社会秩序重构中的作为令人感慨系之。
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这句诗是历史学家陈寅恪在1945年写的,其中最后两句我也很喜欢,“松门松菊何年梦,且认他乡作故乡”,是离乱时代的慰藉之怀。那时的何鸿燊刚刚从香港大学肄业,来到澳门淘金,挖到了人生第一桶金100万。
完成财富积累、功成名就之后的何鸿燊们,不再只认他乡做故乡,襄举盛事,弥补历史,文化原乡,家国情怀当然值得褒扬的,但个人认为他们的工作并不够现代。
何生们的成就长于斯,人生终于斯。他们因云际会,走马兰台,在一个时代顺势而为,富甲四方,在一个时代躬身入局,名满天下,但很遗憾,个人认为他们只是时代的博弈者,大潮里的淘金人,但并不是时代最优秀的推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