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网友今天(10日)发起母亲节「全港和你Sing 抗争前奏曲」,呼吁市民到港九新界多个商场。其中在尖沙嘴海港城,防暴警曾两度进入商场驱散市民,现场有大批媒体拍摄,其中一名13岁学生记者遭防暴警员质疑身分,甚至斥他为童工,要他「死回家去」。陆同学一度被押走,晚间获释,他表示此次是第二次参与采访,认为合法采访并无问题。虽然并无犯错,但他却对于被捕令母亲担忧感到内疚,更对母亲说「母亲节快乐,对不起!」

陆姓中一学生,向警员表明自己是义务学生记者。《苹果动新闻》

这名学生记者在下午的尖沙嘴海港城采访期间,向警员展示证件,证明其义务学生记者身份,惟仍遭多名警员一齐押走;另一名同样身穿记者背心的16岁女同学也被警员带走,据知同为深学媒体学生记者。据报两名同学在搜查期间多次落泪,警故意以手和「水牌」阻碍其他记者拍摄及采访。社工陈虹秀指陆同学为学生记者应获豁免,不受限聚令所限,又要求让社工陪同被捕人士回警署,指两人未成年,惟警全不理会,更将封锁线推前。

根据「Student Depth Media深学媒体」在社群网站发布的影片可见,大批防暴警员手持胡椒喷雾在尖沙嘴海港城内高声叫骂,该台一名13岁的学生记者在海港城采访期间,遭防暴警员质疑身分,有防暴警更向该记者大声呼喝:「几岁呀你」,又手指指「13岁的记者」,更有警员做出量高度的手势,讽刺其身高。

「香港独立媒体网」也报导,该名13岁的深学媒体学生记者,是读中一的陆同学,他更遭警员恐吓要作拘捕,甚至斥他为童工,着他「死回家去」。报导指,陆同学曾向防暴警称,自己没有收任何金钱,是义务的学生记者,又质疑警察歧视及滥权,称香港没有记者登记制度。

而陆同学接受独立媒体访问时称,此次是其第二次到前线采访,又指采访工作十分重要,「我虽然只是中一,但仍想为市民报导事实。」他又称不会畏惧警员的质问,「他执法,我做事,无所谓,大家都温柔些。」

陆同学晚间获释后,对于惊动母亲感内疚,并对母亲说「对不起」。

陆同学母亲知道儿子外出采访,但认为是一个成长过程故准许。

根据深学媒体在社交网站的简介,指属于深学媒体管理委员会辖下工作部门之一。该媒体于2020年2月成立,最初由8名来自不同中学的在学青年而组成的网路新闻媒体。以持平态度报导新闻,唤起社会对新闻时事的关注。据介绍,该媒体以深入浅出及热诚满溢的口号准备每篇新闻报导。

深学媒体两名分别13岁及16岁的学生记者,被警方带到尖沙嘴警署。

油尖旺区议会副主席、公民党余德宝接受香港《苹果动新闻》查询时称,深学媒体两名分别13岁及16岁的学生记者被警方带到尖沙嘴警署。他称,接获深学媒体的负责人求助,而他也前往尖沙嘴警署,暂未知警方以什么罪名拘捕该两名学生。

晚上陆同学在余德宝及母亲的陪同下离开警署,陆同学在受访时也犹有余悸更眼泛泪光,他表示此次是自己第二次外出采访,但认为自己并无做错。母亲就表示今日知道儿子外出进行采访但同意,「这些事(采访)千年难得一见,是一个成长阶段,学习怎样面对大场面。」她曾对儿子告诫或会受到针对,期间也一直透过直播观察儿子是否安全,当她知道儿子被带走后随即致电他,警方表示如果儿子再出现于示威活动现场便会控告她,陆母对于儿子表现感到满意。

16岁谢姓同学也已在晚上8时许离开尖沙嘴警署,未接受媒体访问。尖沙嘴西区议会陈嘉朗指,谢同学父亲情绪较激动,母亲则与女儿政见不同,批评警方带走未成年学生记者,做法无理。

陈嘉朗认为,此次警方针对2名学生记者并且押走,但却未作出任何起诉,他明言日后会于区议会中作出追究,要求警方为此次事件作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