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编者按:本案受害者们在微博上以@梁岗性侵害事件当事人 发帖后被转发超过三万次,引发舆论关注,后网传发帖人与其父母半夜被成都派出所带走要求删帖,之后微博消失。在另一个微博号@反吃瓜联盟 接力曝光此事后,转发已超十万,并登上热搜。

 

梁岗,男,四川宜宾人,先后任四川省宜宾市三中化学老师、德育处副主任,四川省成都市石室中学北湖校区化学教师、班主任,曾获多项全国性荣誉。

根据目前统计的情况,在2010-2020十年期间,梁岗利用班主任和心理健康中心主任的身份,最初是伪装成对学生进行心理疏导,对班上的男生实施各种程度的性侵和骚扰,统计到的受害者已经超过20人。

不仅如此,梁岗对有些学生进行长期性侵害,部分学生从高中到大学一直无法摆脱其骚扰和控制,他每到一个城市参会,就“约见”在当地上大学的学生,以叙旧为由诱骗学生留宿后实行性侵害,前后时间长达十年的,,给这些当时还是未成年人的学生造成了终生难以磨灭的创伤。

经受害人举报,201810月梁岗以猥亵既遂的罪名被成都警方逮捕并关押,而后被保释继续在全国巡回讲课。

以下内容为高中教师梁岗性侵害男学生事件当事人陈述,其中大部分为亲笔,小部分由于当事人回忆太不堪无法亲笔,则以口述的方式代笔,经本人确认无误后录入。陈述内容皆属实。此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当事人由于无法面对往事或者工作、家庭等原因,没能参与陈述;预计还有一些当事人由于信息闭塞,尚未与之取得联系。感谢勇敢站出来的同学,希望大家都能尽早走出阴影,面对阳光。

 

trigger warning

 

当事人1M同学,石室北湖2013

时间:2016年春

地点:苏州市长城大厦

叙述:

在2016年春天应约与到苏州参会的梁岗老师见面。在他的热情邀请下,我当晚没有回宿舍,而是留宿在了酒店和他叙旧。他提议把两张床拼起来方便“聊聊天”,我同意了。我一开始觉得怪怪的是他在我面前脱了精光,逛了好几圈才自己去洗澡。可是梁老师是我的恩师啊,他在我人生最重要的阶段对我有再造之恩,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始终是对他抱有尊重和感恩之心的,怎么敢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自己的恩师。况且在这之前,我们已经在苏州见过两次了,并没有出什么意外。谁知道半夜在我熟睡之后,他的双手就猥琐的摸进了我的被窝,欲行不轨。等我有意识清醒的时候,他汗漉漉的大胖手正在把玩我的阴茎,头也放在我下体上。我羞愤不已,无地自容,感觉尊严在被人践踏。我把他推了出去,后半夜一直用被子紧紧裹住自己。第二天早上他见我要走,居然还提出要给我洗澡的龌龊要求,我借口学校体测溜出酒店后落荒而逃。之后的几个月,自己一度处于不愿意接触任何人的自闭状态,也不想跟任何人说话。直到去年底得知还有别的同学有类似遭遇,才意识到这不是偶然事件,向校长和有关教育部门发邮件反映未果,决定po上学校贴吧提醒同学们提高警惕。不料竟然一呼百应,很多学长学弟陆陆续续私聊我说也有类似经历。至此,我们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这是一系列长达十年的大面积青少年同性性侵害犯罪案,于是我们决定不再沉默!

现在想起来,我们在学生时期把最宝贵的信任都交给了自己的老师,殊不知教师只是一个职业,而人性却参差错落。并不是每一个老师都值得几百个学生纯粹干净的信任。

 

当事人2H同学,石室北湖2017

时间:2018年春

地点:宜宾市

叙述:

梁岗老师以许久未见想了解我近况为由邀请了我吃饭,期间多次提到有关“性”的话题,因为他是一名心理专家,所以我此时也并未过多猜疑。吃完饭在酒店准备住宿休息,我洗澡的时候,梁老师便提出一起洗,我并未同意并说了句不太好吧,当时便觉得有种难以言说的异常,所以有意识离他很远,并想很快洗完睡觉,但梁老师在我洗澡进厕所门一瞬间和我一并进去了,虽然很难堪但还是洗了,我洗完后他提出为他搓背,我以不会为由拒绝了,他看到我不情愿后给我说他来给我按摩,他按了两下我便立刻擦干洗澡水穿好衣服想上床睡觉。梁老师从厕所出来后,又开启了有关于“性”的话题,给我说到了他读书时期跟同学玩低俗游戏的经历,我并未多言便说太晚太困想睡觉了,梁岗老师突然起身从对床跑我床上说一起睡,虽然我觉得不太自在,但碍于师生情面还是没有过于反对。半夜时,我半梦半醒中感觉有手不断触碰我的下体,我不知道整个过程持续了多久,更不知道梁老师从何时开始抱住了我,一瞬间我感觉到恶心至极,后来我侧身躲开,蜷缩在被子里,但梁岗老师并未收手,依然试图将手伸向我的下体。后来我实在无法忍受,以去厕所为由,换了张床睡,试图远离,结果梁岗老师不依不饶,不断说低俗言论,并提出了更为恶心的要求,希望我用手为他手淫,并说如若我不愿意他可以同样方式为我手淫,我果断拒绝,他以师娘(他老婆)怀孕期间太久未发生性行为为说辞,拜托我帮他手淫,我直接拒绝并发出警告。之后,虽然梁岗老师依旧不断试图将他的下体靠近我,同时试图将他的手置于我的下体,但我用力裹紧床铺来抵抗使其并未成功,但我为了拉铺盖暴露在外面的手被他下体不断摩擦,我不断躲开。直到早晨,才得以脱身。这次经历恶心难受至极,内心极度恐惧却要理性面对生活,焦虑,臆想,长期伴随着我,极为痛苦。

 

当事人3: L 同学,宜宾三中201223

时间:2010年夏-2014年

地点:宜宾梁岗家、宜宾三中教师办公室

叙述:

梁岗身体里有头恶魔。我终于要鼓起勇气去面对他身体里的“另一头狼”了,毫不夸张地说,他身体里住着一头恶魔。这个恶魔的影响不仅仅是他自己无法抑制自己的欲望,也影响包括我在内的数十个男同学,这种影响是一辈子的。10年暑假,我们刚升高二,我才15岁。晚自习结束以后,他带我回家,理由是学习电脑软件,帮他干活,统计班上成绩之类的。我觉得这是一种老师对学生的特殊关照,我带着对老师尊敬,我去了。学校是不允许寄宿学生出校门的,但是他开了请假条,成功带我出了校门。

【第一次2010年夏】当时他家在打金街,一桩居民楼里,他的老婆不在,让我洗完澡睡觉,还特意嘱咐我洗干净点。卧室只有一张床,他让我跟他一起睡。我以前也跟叔叔,伯伯睡过。他也是男人,我想怕什么?睡就睡吧。但是!我没有想到,半夜他就像换了一个人。迷迷糊糊中,我感觉有东西在扎我,是他粗壮的胡须。天啊,他在亲我,亲我的胸部。紧接着,他把我的手放在他的阴茎上,继续亲我的胸肌。我很害怕,脑子里很乱,我觉得很恶心。我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做梦!时间走得很慢,很慢。我当时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行为,该如何定义它。那天我无处可逃,只得他摆布。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又睡着了,第二天我发现内裤找不到了,他说昨晚我们太激烈了。可是,我根本吓得都不敢动啊!那天过后,我一直在逃避,一直在安慰自己这不是真的,这只是一个梦。后来有一天,我鼓起勇气跟他说,我和他只需要简单交谈,不需要太亲密的动作。他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没有直接回应,只是笑笑。我以为他可以明白,作为一个学生的我以为他会有所改变。

【第二次2010年秋】但是,他没有,他又带我回家。这回我知道保护自己了,谎称自己有传染病,那晚他没有靠近我。我在他客厅的沙发上将就了一个晚上。后来的两年时间里,我看到有好多男生被他带离学校,我们宿舍的就有几个老是不在宿舍。我知道他们也可能会遭遇跟我类似的情景,但是大家都不说,这个事情也不知道怎么说,我们都太小了。果不其然,我记得很清楚,其中一个同学第一次被他带回家后,第二天心神不宁,魂不守舍。那个同学发起了一次卧谈,我们几个同学聊到了他的怪异行为,大家都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行为,只是觉得很恶心,不喜欢,但不知道怎么拒绝。自从那次假装生病后,我把自己保护了一年,到了高三。我以为他不会对我怎么样了。他是我的班主任,又是心理学方面的专家,我出现了一些问题,高三压力很大,希望找他谈心。

【第三次2011年冬】他却把我到一间黑乎乎的教室,里面开着热风空调。这间教室就在高三教学楼里面,我心想应该没什么问题,我就进去了。进去以后,他让我躺在沙发上,放了音乐,就给我按摩头部,说给我放松身体,还跟我聊天。刚开始画风正常,但是画风一转!他拿了一瓶身体乳,让我把衣服撩起来,我以为这是心理治疗的一部分,所以照做了。可是他把我裤子也脱了,说要“打通我的任督二脉”,用力按了我的坐骨神经,紧接着触碰我的下体,玩弄它,用手弹。紧接着,我身体有了冲动和反应,他说我太敏感了不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任由他摆布,我当时觉得自己也有参与,不能怪他一个人,我在拼命为他找借口。事后我回想起来,非常苦恼,有一阵子严重抑郁,说不出问题在哪里,只是喜欢接触女生,特别怕自己的性取向改变。我要是知道他恶习不改,是万万不愿意跟他进那个屋子的!最后,为了农村务农的父母和爱我的朋友们,没有走极端,我顶着压力完成了高考,高考成绩是我高中三年里考得最差的一次,所有人都不相信我只考了这么点成绩,很遗憾我没有去往自己梦想中的大学读书,但恶魔没有结束他的罪行。

为了远离他,我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上大学,只为逃脱他的势力范围。但是还是被他以各种理由约见,让我凌晨去接他,问我能不能留宿。我上了大学以后,终于明白这是犯罪行为,我拒绝了,没有给他下手的机会。2013年,我看到了央视《新闻调查》播出了一期节目《—隐蔽的罪恶》,联系了其中一个受害者,希望得到支持,但是他可能有更多的顾虑,没有把事实的真相说出来。所以,阴影在我心里一直挥之不去,我再一次鼓起勇气,趁他来我读书的城市,要求他道歉,恶魔当着我的面道了歉,说那样伤害了我,对不起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并没有改邪归正,依然以不同的理由约见我和几个同学,也有更多的同学遭受侵害。我知道有的人会说你怎么那么傻啊,三番五次都会上当,在那个相信老师权威的年纪,我很难想明白这个实情,如果能回到过去,我一定会鼓励那个少年,勇敢揭发恶魔丑恶的一面,不让自己受到伤害。现在勇敢地站出来,一方面是受到同是受害者的同学、师弟的鼓励,一方面是自己真的敢于面对残酷的事实,希望坏人受到严惩。希望这次受伤害的同学都站出来,平静地接受过去,陈述自己的遭遇,将坏人绳之以法。

 

当事人4S 同学,宜宾市三中2012

时间:2015年,春季学期

地点:石室中学教职工宿舍,万科魅力之城(梁岗家)

叙述:

五年来,我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尽管偶尔还会有当时的画面浮现在脑海中,但我一直以来都催眠自己,告诉自己那只是一个噩梦,梦醒了就好了,生活还是要继续的。直到不久前,昔日同班的同学给我看了另外一个同学发布的朋友圈,我才知道原来有过相同经历的人不止我一个,人数甚至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而我也没有多么高大上的目的,只是觉得我应该站出来发声而已,所以,我本人保证我现在所述所有言论的真实性及客观性,如有任何弄虚作假之处,我愿意承担所有法律追究及制裁。

2009年秋,经中考筛选,我考入了宜宾市第三中学,分配至高一(24)班,后经文理分科,被调配至梁岗所带领的高一(23)班。梁岗当时是我们的班主任兼化学老师,讲课风格幽默,总是能深入浅出的为我们解答无趣的课本知识,加上他有着较为深厚的教育心理学知识及专业能力,在学习和生活中,乃至三观的树立上都给当时的我们带来了巨大的帮助和影响。因而在当时,几乎班上的所有人都对其有着一种现在看来愚昧无知的感恩戴德。

也正是因为这种“深厚”的师生情和感恩之心,在我13年高考考入成都理工大学后(12年高考,我们全班失利,我选择复读一年,梁岗此时已入职成都市石室中学北湖校区,地理位置上我们相隔很近),梁岗曾多次在微信上邀请我出去陪他吃饭或者去他的宿舍留宿,但因我当时学业繁忙,未能应约,为此我还感到很是愧疚。直至我大二的一次周末傍晚,他打电话给我,说是出差回来,还没吃饭,路过我学校门口,问我是否有空出去陪他吃个饭。我不疑有他,收拾一下直接就去了。饭桌上他表露说许久未见,相互之间诸多情况未曾了解,加之他现在一个人在成都,有点寂寞,问我能否去他宿舍陪他一晚。当时对他的信任一如既往,于是我爽快的答应了他的请求。到了他们宿舍,是个四人间,梁岗说有两个老师都是本地人,周末都回家,另一个有时回家有时在这边睡。碰巧那天我去的时候,那个老师回家了,现在想来真是细思极恐。后面我们聊着各自的近况,分别洗了澡,上床睡觉。我与他分别睡了两张上铺的床,头对着头,聊着天不知不觉就入了眠。半夜,我迷迷糊糊感觉自己床上多了一个人,我以为是做梦,因为我自己睡觉很死,轻易不容易醒来,直到那个人开始舔弄我的身体,并用肚子不停上下摩擦我的下体,我才猛然惊醒,我甚至能清晰感受到他肮脏的下体在我的大腿处摩擦,带着恶心的湿黏触感。黑暗中虽不能看清那人的脸,但我知道他是谁。当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身体僵硬,不知道应该如何去摆脱这让我信仰及三观崩塌的一幕。我当时已经22岁,取向正常,谈过女朋友,经历过男女之事,所以我很清楚我正在遭受什么,但是情感上的冲击使我几乎丧失了所有的行动力。直到他发现我已经醒来,认为我的不作为是对他的默许,于是他摸索着想要往我的下体上套上安全套,我疯了,趁他跪坐起来的机会,用力翻身,整个人面朝下,然后用膝盖顶住床板,窜到了另一张床上。跟着他站起来,跟我在黑暗中对视,我完全无法想象对面跟我赤裸相对,想要对我行“不轨之事”的男人,曾孜孜不倦的教导我为人处世的道理,曾在我家中饭桌上跟我母亲探讨子女的教育问题,曾带着他的老婆向我们展示什么叫做伉俪情深…….我很想质问他为什么,但是说不出话来,倒是他自己先开口了。他说他老婆之前宫外孕,流产,后面又怀孕,时间很长,他忍受了很久,自己一个人在成都,没人陪伴很寂寞云云…..我从床上爬下来,他看着我;我扯回我的衣服裤子并穿好,他看着我;我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说什么,拉开门走了出去。

那晚,我忘记了我是怎么走出北湖校区的大门的,因为我第一次去那边,根本不认识路,我只是能回忆起我一个人失魂落魄的从石室中学北湖校区走回了成都理工大学。回到学校,进不去寝室大楼的门,想喊阿姨开门,张嘴发不出声音。不得已,在楼下草地靠着一丛灌木过了一整晚。

后来我像没有发生过这件事一样学习生活着,强迫自己忘记,逼迫自己认为那只是一个梦,那天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然而梁岗还会在微信上联系我,告诉我他在三环那边的成都东站附件买了房子(待续)

 

当事人5: 郝汉同学,宜宾三中2012

时间:2010年-2018年之间

地点:宜宾梁岗家、宜宾三中心理辅导室

叙述:

本人是宜宾市三中2012届23班的学生,在宜宾市三中就读的3年里,梁岗一直是我的班主任兼化学老师。梁岗对我的骚扰是从2010年开始的,具体时间我不记得了。有一天晚自习快下课的时候梁岗单独把我叫出去,说是要跟我聊聊,后来时间比较晚了,他就提议说让我跟他一起回家,路上可以继续聊。当时我也没想这么多,加之当晚可能的确聊得比较投机,我又对这一位对我关爱有加的班主任非常信任,我就跟随梁岗一起回到了他位于宜宾打金街的家中。

到家之后我发现他家里只有一间卧室,并且只有一张床。他告诉我他老婆出差去了,期间他还给他老婆通了话,但是并没有提到我在家里这件事。后来他说让我先去洗澡,我就去了。在我洗澡的过程中,他突然打开门进来,说要跟我一起洗澡,让我很突然,但又不知道怎么拒绝。我只好赶快冲了一下跑了出来。后来晚上我和梁岗就睡在同一张床上,睡觉之前一直在聊天,并无其他异样。谁知道半夜的时候,他竟然伸手摸我,从肩膀到肚子,再到我的生殖器。整个过程非常漫长,我处于一种浑浑噩噩的情绪中,似梦似醒,我没有意识到我所敬爱的班主任正在对我进行性侵害。后来我身心都感受到了强烈的不适,于是努力反抗,不断翻身故意挡住他的手,谁知道他却不肯罢休,一直试图触摸我的关键部位,再后来几经拉扯,迷迷糊糊的就到了天亮。第二天我就正常去上课了。

经历了这次事件之后,我对梁岗已经产生戒心。但是我又不确定是他真的有某种不良嗜好,还是说只是熟睡了之后的下意识动作,所以我生活中还是对他保持尊敬。后来有一次机会,我和寝室的同学说起,我才知道他们也曾经有过类似的经历,于是我们暗自商量自己要怎么应对。我们都达成了共识,那就是梁岗喜欢对小男生上下其手,但是都没有把这个事件上升到性侵的高度。有时候甚至会开玩笑,说梁岗的魔手又伸向了谁。后来断断续续的他都有行为上的骚扰,但是程度都不是很重,例如我和另外一个同学陪他去成都参加一个颁奖典礼,这部分内容他的叙述里面有,我就不赘述了。

直到后来他在我们班上开展一个叫做“团队辅导”的活动,名义上是为了舒缓大家的学习压力,具体形式就是把班上的同学按照学习成绩分为几个层级,每个层级的人会在晚自习的时候去到一个专门的“心理健康室”里进行各种活动。我没有参加过多人的“团辅”活动,但是听参加过的人讲,大致的活动内容就是大家一起听轻音乐、冥想和交流等等。大家的反应都还不错,因为这样的形式的确能够让人放松。在一次晚自习。梁岗突然找到我,说要和我聊聊。当时已经有很多同学都被他单独约聊了,我就毫无戒备的跟着去了,和他来到了位于宜宾市三中尚美楼的一个“心理辅导室”,里面有一台电脑,一个沙发床,一些桌子和椅子。刚开始我坐在沙发上和他聊天,后来他让我躺下,说是要帮助我深度放松。躺下后,他开始播放音乐,同时在我的头上帮我按摩,我逐渐的进入了非常放松的状态。接着他帮我的背部按摩,慢慢的手从头部滑到肩部,再一直下滑到胸部、腹部。整个过程非常的慢,我也完全没有戒备的沉浸其中。之后他慢慢的帮我脱去上衣,手在我的皮肤上来回触摸,过程中他不断暗示我要放松。后来他开始解开我的皮带,脱去我的牛仔裤,在我大腿上揉搓。后来甚至掏出我的生殖器进行揉搓。我逐渐感觉到有点不适,但是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我的身体不知道怎么反抗,我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样就发生了,脑袋已经开始有点呆掉。我记得时间过得非常漫长,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竟然感觉到生殖器处一阵温暖,我抬头竟然发现他在给我口交!我的内心崩溃了,我当时不过才16岁而已,性方面的意识还刚刚启蒙,没有和任何人有过性器官的接触,突然看到这一幕让我三观尽碎,那可是和我同一性别,我的班主任老师啊。

清醒过来之后我就立马镇定下来,明确表达了自己的反感,我推开他,自己提上裤子,坐了起来。我还记得那个“心理疏导室”里有一个洗手池,我觉得很恶心,就在那里洗了一下自己的生殖器和手。后来梁岗也恢复了正常,和我说了几句话,就和我一起离开了。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这个事情发生之后,梁岗对我的态度就急转直下,平时对我都板着一张脸。我当时觉得这样也不错,至少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但是没想到的是,有一天早上,梁岗因为一件小事(早自习迟到),就利用班主任的职权让我在办公室罚站了一上午,从早自习七点半开始,一直面对墙站到上午十二点,最后一堂课结束。这件事我现在想起来还记忆尤新。当时我们可是高三啊,时间对我们来说多么的珍贵,而我就在办公室里面对墙哭了一上午,当时办公室的老师和路过的同学都可以为这件事情作证。我一直属于比较心高气傲的人,实在是受不得这种气,再加上前面他对我的种种不轨行为,我暗暗决心要报复他,当晚我就利用外出补课的机会离校出走了。后面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听说全班同学都出去找我,造成了我自己也无法控制的混乱局面。后来回来了,我也没提是因为他的原因,大家都猜测是我高三学习压力太大,这一个事情也就不了了之。现在想起来,当时的心智还不成熟,不知道该怎么反抗,可能也只想到通过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表达自己的不满,才采取了这种错误的方式,伤害了家人和朋友的情感。

后来我高中毕业了,在重庆读大学。断断续续梁岗都有和我联系。高中的事情过去很多年,我虽然对他不忿,但也从不曾撕破脸。我以为他只是一时糊涂,我想我已经是个大人了,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没必要一直放在心里。可是后来每次见面他都会想尽一切的办法和我(或同行的朋友)睡一张床,每次睡觉都还是会有各种小动作。几次之后我和几个知情的朋友已经对他彻底死心,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瓜葛,哪怕不得不见面都是吃了饭就找借口离开。后来就直接拒绝见面,并拉黑微信了。

以上就是我和梁岗认识十年来,被他不断侵犯和骚扰过程。我知道我身边的朋友还有很多和我一样的情况,有的比我先懂事,早早就明确的拒绝;有的不懂得事态的严重性,也不知道和朋友商量,于是越陷越深,甚至对自身的性格养成都造成了不可磨灭的负面影响。但是现在我希望能够站出来,用我的亲身经历警惕后来人,千万要保护好自己,不要被坏人逮到可乘之机。

 

当事人6:罗耘舟同学石室中学北湖校区2017届学生

时间:2018年10月

地点:梁岗成都家中

叙述:

我是石室中学北湖校区2017届学生罗耘舟。不化名是因为,在我的认知中,我是受害者,所以我从始至终,毫无任何惧怕地面对这一件事情,在之后,如果需要我站出来的时候,我也一定会挺身而出。

时间回到2018年10月,届时我已经是西华大学一名大二的学生。突然有一天,梁岗联系我说,还记得毕业之前的约定吗?这个约定是如果我考上xxx大学,他就请我吃一顿饭。我想了一下,好像距离一开始约定的学校相距甚远,于是便不是很好意思,没想到他很“大方”地说到,不仅如此,也是因为很久没见了,师徒重聚一番。我念在高中时和梁岗十分不错的关系,便欣然答应。本来,约定的时间是在7到8 点吃晚餐,哪想到他说“要开会”,便将时间延后到了晚上,吃夜宵。吃完烧烤,时间已经是将近十一点,他便顺理成章地提出“去他家住”这样的提议。我本身就是那种经常和朋友们玩到很晚,然后借宿他人家里那种人。所以这一次,我本以为会没有什么不同。

到他家之后,发现明明有三个房间,但是其他两个房间的床却摆满了东西。想着两个男人,打着挤睡个觉,第二天就走了,也没什么关系。于是洗了澡之后就上床玩了会儿手机。还好我穿着衣服睡的觉,之后留下了伏笔。等到他来了之后,他就开始和我聊天,聊到以前高中的时光,想着也甚是温馨。之后的聊天里他开始把话题往性的方面去引导,我就觉着奇怪,而且是越聊越奇怪。甚至说到了“师娘刚生完孩子,很久未行房事,你帮我解决下”这种奇怪的要求。我越发觉得奇怪,但是抱着“应该不会是我想的那样”这种想法,便提出睡觉了。哪想到在睡觉之后,大概两三点钟的样子,突然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感觉,清醒了一点后就发现梁岗在摸我的下体,我顿时感到一阵恶寒,就拉过被子裹挟着自己身体,翻过身去睡。迷迷糊糊我又睡着了,之后的下半夜,我又醒了两三次,都是被他摸醒……早上7点过就醒了,他竟然提出要帮我口这种事情,而且头已经放到我的下体(内裤还穿着)上面了,我觉得太恶心了,便严词拒绝……

之后我去女朋友学校找她,给她陈述了这件事,她安慰过后才得到些许好转。之后我鼓起勇气和爸妈以及姑父说了这个事情。之后便和家人一起做出了报警的决定。

在报警、做笔录的过程中,我被要求三番五次地回想起那天晚上令人恶寒的细节,以至于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都十分恶心这件事。

值得一提的是,在警官以及我爸爸的协助下,我们想到了要“套他的话”这种想法,然后他才在微信里说到了“不该在晚上乱摸,对你造成了伤害很抱歉,我也没想到会给你造成这么大伤害。”至此,铁证如山。之后,自己在法庭上也供认不讳。

但是,由于人数在当时还没有我想象地那么庞大,而且我国法律在“同性性犯罪”上较为宽松,有缺陷,直接导致了之后梁岗被保释出来,继续逍遥法外…

但我始终相信,邪不压正。这种丧尽天良,灭绝人性的事情,哪是所谓“教育专家”能干得出来的!哪想到,站在我们面前的恩师,正是这样一头禽兽不如的生物。

 

当事人7: L2 同学,宜宾三中2012

时间:2010年-2018年之间

地点:宜宾梁岗家、宜宾三中心理辅导室

陈述:

梁岗毕竟研究过心理学,对学生的心理把控实在是得心应手,他善于掌握学生对他的信任和崇拜,打着心理辅导的名义,对学生进行性侵。他曾经是三中德育处主任,负责全校学生的心理辅导工作,也为自己争取到办公室作为专门的心理辅导室,从而将这些资源利用到对学生的侵犯上面。下面把被性侵的大概经过描述一下,像上面说到的,他对学生的心理相当了解,他知道高中生面对学业所带来的压力的窘迫,知道高中生青春期的叛逆和懵懂,知道高中生的无知。所以他会分析我成绩学业的波动,关心我最近状态为什么会下滑,以此为由,将我带到心理辅导室1对1进行心理疏导,进去之后关上门,把灯关了,让我躺在沙发上,然后把音响打开,放着舒缓的音乐,之后他会坐在旁边,让我闭着眼,当然我会紧张不知道他要干嘛,他好像知道我会这样想一样,说这样放松不了,对心理舒缓起不到作用,让我把衣服裤子都脱掉,我其实并不愿意,但是凭着对他的信任还是照做了,之后越发荒唐,他在按摩了我的头部之后,手往下走,伸到我的内裤里,我知道不对劲,可是身体似乎无法做出反抗,他会不断给我心理暗示,让我放松警惕,最后,我还是反应过来,找个借口赶紧回到教室。自此我知道这个事情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身上,当时有想到过举报他,但是当时的自己有畏惧,想到快毕业了,少和他接触就是了,并且举报他证据哪里来,都是自愿的,他并没有强迫,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临近毕业了,和其他男同学交流才发现原来并不是自己一个人遭到梁岗的性侵。后来在雅安读大学,突然间梁岗打电话给我说要来这边开个会,叫我过去陪他睡觉,我当场拒绝了。后悔当初没有挺身而出去举报这个衣冠禽兽,以至于更多的人受害。回想之前,一位大学行政男老师也曾想对我进行性侵,好在他没做出过激的举动,被我直截了当拒绝了。所谓人不可貌相,很多人披着人的衣裳,但做的不是人事,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性侵案例被爆了出来,并不是代表性侵这种事情变多了,而是勇敢的人和懂得正当防卫的人变多了,分享这些是希望更多的人会去辨别、了解、反抗性侵这件事情,也希望其他的人不要受伤!

 

当事人8Y先生,宜宾三中2012

时间:2010年初到2014年

地点:宜宾梁岗家、办公室,心理辅导室

叙述:我和很多同学一样,都是从梁岗家开始,到他办公室,再到心理辅导室。第一次被他带去家里面,我们睡在一张床上,睡到半夜我的下体突然有了生理冲动,以为是做什么梦了,醒来后发现是他在口我,当时太年轻,头脑就是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怎么办,只能僵硬地努力装睡,可是他直接坐在了我身上。那时候我才16岁。

第二次是晚自习期间他把我叫他去办公室,说我成绩下降了。我确实是从他家回来之后注意力无法集中,成绩大幅下降,而且我想在学校总是安全的,也就跟着去了。晚自习期间办公室并没有别的老师,于是他肆无忌惮对我发动了第二次身体接触式性侵犯。

第三次他说全班每个人都要接受心理辅导,他觉得我们心理有问题需要他的辅导。可是轮到我走进那间心理辅导室,他再一次故技重施。在那个年代,班主任就是天就是地,出于对班主任的尊重和敬畏,我没有反抗,也不知道该怎么反抗。他随时都会以各种理由找我谈心,谈学习上的事情,然后给我做“心理辅导”。

毕业后为了躲避他,我离开四川上大学,可他还是不止一次来找过我,我当然是拒绝了,一次暑假不知道他怎么得知我回宜宾了,当天就让我去他家陪他最后一次。我不去,他就说他妈妈生病了,我认识他妈妈,对人很好,第一次去他家的时候还给我吃水果。去了才发现被骗了,他妈妈根本不在家。我咬咬牙想着反正是最后一次,之后再就也没有瓜葛了。

后来他还来找过我很多次,我都拒绝了。为了躲他,我电话换了好几次。从那以后,我和他再没有任何联系,为了不再遇见他,同学会我也从来不参加。

我700多分考进三中,毕业时成绩下滑严重,同学们都为我感到惋惜,可是我很清楚是他把我毁了。16岁是我的第一次,直到现在我还会不自觉地想起当时的场景,无法磨灭。我觉得自己是不干净的,和女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也始终觉得对不起她。

 

当事人9H同学,宜宾三中2012

时间:2011年初到2013年

地点:成都、太原

叙述: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我相信接受当代教育的人,是非观念是不会跑偏的,但是三番五次在法律的边缘不停试探,绝对是个人的问题!起初不知道该怎么办,目送了一个又一个同学陷入魔爪,现在想想当时也太笨了,竟然不知所措,唯一做的就是和室友夜间卧谈,大骂恶心,发泄一下情绪罢了!现在我想站出来,与受害者们一起拿起法律武器维权!起因是一名惨遭LG侵犯的学弟勇敢地拿起武器维护自己权利,他发的检举信在微信上被一位女同学转给了我,同时高中同学联系了我,因为他也是受害人,所以我们俩决定应该做点什么事来预防这类猥亵事件再次发生!其实我的这位高中同学曾经当面指出过LG的不耻行为,LG也向他道了歉,我们傻傻地认为他知道错了,便没有深究,可是后面的事啪啪打在我们脸上,才知道我们真的做错了!以下我会客观讲述我的经历!

我是LG12级的学生,事情发生距离现在也有九年多了,当时正是高二上期,我担任了班长职务,他被评为四川十大优秀教师之一,要去成都参加四川电视台的颁一奖活动,因此他让我和hh一起随他去参加颁奖,并要上台接受采访,我们俩其实一路都在为他感到高兴,也为自己有这样的班主任感到骄傲!

到了成都,顺利入住主办方订好的宾馆房间,事情就开始有点妖魔了!我们的房间是标准双人间,两张床,都不大,但是我们有三个人,我和hh商量挤一张床,LG单独一张床,毕竟上台领奖还要上电视,一定要休息好,然而LG强烈建议我们把床拼在一起睡,这样三个人都不会觉得挤了,虽然我们口头不断拒绝但是觉得挺有道理,也就动手把床拼在了一起!拼完床LG说要洗澡,我和hh打算他洗完澡再依次去洗,他却要求让我们三个人一起洗,我和hh觉得不好意思一直拒绝,他说都是男的有什么不好意思,一起洗可以互相搓澡,反正最后我和hh跟着他一起洗的……(记不清楚具体情况,当时应该只是搓了背,但是后面发生的事却记忆犹新)洗完澡大家便上床睡觉,不知什么原因LG睡的三人中间,睡到半夜我却被弄醒了!当时我是背对他向左侧躺着,他从后面抱着我,右手在我肚子上不断往下移动,我感觉很不舒服,慢慢地他把手伸进内裤放到了阴毛上,我感觉不对假装挠痒后用手捂住了裆部,他的手便不能继续向下,之后他的手停在那个地方不再往下了,我以为LG是睡着的,但是我还是极度不爽,因为我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我一直试图摆脱他的右手,同时又担心他睡着被我吵醒,就这样僵持了10-20分钟,他翻身过去抱住了hh,我赶紧把身后的被子折起来一部分压在了身下,不让他的手再伸过来,的确后面他试图再次伸手过来,几次都没能成功(后面我就睡着了,一觉到天亮)。

第二天我和hh私下说起昨晚发生的事,他说他也遭遇了,我们才开始警惕,于是当晚洗澡分开洗,睡觉也是我和hh一张床,坚决不拼床睡了!后来我和hh在宿舍半夜卧谈时说起这件事,才发现宿舍还有其他受害者,也就是说班上应该有一批同学应该都有过类似甚至更过分的经历,因为那时LG经常带同学回家过夜!高中毕业以后,LG到太原讲课时联系过我,当时我大一,他让我去陪他聊聊天,见一面,最好提前一晚去!我知道他的如意算盘,又不好意思拒绝(因为这是第三次还是四次邀请了),所以答应第二天一早去见他!第二天早上五点我就从石家庄坐火车去太原,见他的时候他还没起床,一进门他就让我把衣服脱了上床陪他睡觉,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我就坐在床上压着被子跟他说话,以防他的手伸过来!我记得最后我还是进了被子的,但是没脱裤子坐在床上,被子我也压着,即使伸手也过不来!(还是厉害!)

最后他起床,陪他太原一日游,晚上赶紧回了学校,心中暗自庆幸躲过一劫!

现在把这些经历讲出来,也历历在目!我承认每个人都会有缺点,有癖好,没有完美的人,但是给你指出问题不思进取,还继续伤害别人,这是不能原谅的,所以要站出来制止!我们大声发言,希望不会再有更多的受害者出现!

 

当事人10B同学,宜宾三中2012

时间:2011年初到2013年

地点:宜宾市三中

叙述:

梁岗是高中的班主任。我对他信任有加,虽然觉得这个人有些娘,但是他搞班级还是很有一套的,所以班上的同学都信任他。

有一次他以跟我交流一个班级建设创意为理由,让我晚自习后去找他聊天,我去他办公室的时候他又说太晚了干脆回他家聊,我也就答应了。他家住哪儿我忘了,但是他家有条狗,我一进屋就咬了我一口,还咬出血了,他也吓了一跳,赶紧找酒精跟我消毒。但是他家的狗是打过疫苗的,所以虽然紧张,当天晚上也没去医院,准备第二天再去医院看看。时值夏季,太热了,聊了一会儿准备睡觉。他让我先去洗。我刚进去脱完衣服他就在外面说干脆一起洗。我当时是什么心情我忘了,反正觉得他当天特别奇怪,我正准备拒绝,他一下就把门打开,光溜溜进来了!我吓一大跳,赶紧夺门而出,说不好意思两个人洗。洗澡他没得逞,睡觉的时候,他让我跟他一起睡,我也没多想,就一起了。躺下就开始聊天,聊什么记不得了,就记得他老想靠过来抱住我,我当时嫌他一身油光光的太恶心,又不好意思直说,我就一直往墙角靠,我靠过去他又跟着挨过来,他长得太丑了,我简直恶心惨了,就一边推他一边说岗哥,你不要挨过来,太热了。他看我反抗强烈,就没继续挨过来了。然后就聊着聊着睡着了,半夜迷迷糊糊醒了,感觉有人在摸我,从衣服里面往下,还想摸进裤子,我当时还以为他把我当成他老婆了,就扯着他的手,结果他力气还挺大,我扯不赢,我就直接坐起来,他没跟着坐起来,我以为他没醒,我就喊了他两声,他没出声,我也就没管了。后来又睡着了,一直到天亮,也没啥异常,我当时也没在意,总以为是他把我当成老婆了,第二天就就把这个事儿忘了。

后来他搞一个什么心理辅导,说我压力大,让我去放松。我那会儿确实学习压力大,我就说要的。他让我洗干净去,说要跟我按摩,不想按摩变成搓夹夹,我还笑他说不得不得。第二天我就去了心理辅导室,进门就让我躺下,闭眼听音乐,给我按头,还挺舒服的。后来他说要给我全身按摩,要给我精油推背,我就说好。那会儿夏天穿的短袖,我脱了短袖之后就趴着,他给我继续按摩背,给我抹了一背的油,然后就推啊揉啊,确实挺舒服的,我都差点睡着,后来让我躺着,我刚翻过身,他就上手摸我的胸肌还有我的腹肌,我背对着他还不尴尬,正面看着他搞这些我真的有点不习惯,但他是老师嘛,又是为了跟我放松,我强忍着,就让他继续在我的腹肌上摸啊摸。谁知道他摸着摸着,手一下子就往裤子里面伸,我吓一大跳,直接坐起来说干嘛,他说要跟我深度放松,要帮我手枪。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那会儿我还是看过些片子的,男的打手枪这不就是断背山嘛,我直接就拒绝了,说我不喜欢男人,他还一直坚持,说只是放松。我那会儿真的相信他是为了跟我放松,我还跟他说岗哥你这个放松我遭不住,我鸡皮疙瘩起一身了。他还想上手,我就把衣服穿上了,说要回去了,作业没做完。他看我坚持,就说那你先走吧。我也没回教室,搞我一背的油,我回寝室去都洗了好久。后来他就疏远我了,后来有一次我和过命交情好友上早自习迟到了,他居然直接喊我们不要来上课了,让我们不要进教室。要知道以前就算迟到,他还会让我们赶紧进去,我当时没想到这些原因,就觉得他像个女人一样喜怒无常的,神的很。然后我和过命交情好友就回寝室自习去了,中间还睡了个回笼觉,下午才去上的课。后来因为疏远他了,也没啥事儿发生,但是他也没继续关心我,什么奖学金啊,带学生出去参加讲座啊,入党啊,都没跟我说,我当时还以为是我没跟他送礼的原因,但是我最看不起要礼物的老师了,后面就基本没找他说什么话了。然后就毕业了。

读大学的时候他打过几次电话,说来我们学校附近出差,让一起吃个饭聚一聚。因为后来听其他同学说过他喜欢男人,我每次都没接电话,半夜了12点才跟他回话说我打游戏去了。记忆深刻的是有两次半夜了,他都说没关系,要吃宵夜,让一起。但是那个时候我真的在打游戏啊,英雄联盟5黑啊,怎么可能为了出去吃个饭不上分,我就都拒绝了。后来我换了电话,他就没联系我了,微信我也没加他。就到了现在。结果我现在英雄联盟还是白银水平,唉。

 

当事人11:丁勇同学同学宜宾三中2012

时间:2013年9月2日

地点:陕西华山

叙述:

之前在西安上大学,lg以出来讲学为由,多次约我和他见面,但由于校区离市区比较远,我一直没有答应他。直到有一次他说去爬华山,并且叫了我的两个舍友。当时他们晚上过来的。我订的是两间标间,lg一到就抱怨说我怎么订的是两间,而且说我们只要订一间大床房就好了,我当时觉得匪夷所思。后面我舍友来了,还非得要我们挤在一间房里,期间还问我们要不要一起洗澡。爬山的过程中他也经常对我们勾肩搭背的。我一直比较直男,那会是知道他有些小动作,所以格外警惕,但之前高中的很多同学就不知道遭受了多大的侵害。我记得高中的时候他有一次搭了我的肩膀,结果我直接愤怒地说了句,你干嘛?然后我就离开了办公室,之后他就没怎么搭理我了。他搞了一个心里辅导室,我也没单独去过。那会我还以为我是不是有啥问题,不受人待见。我虽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但舍友说的很多他们的遭遇我也是见证者,我希望帮助大家把这个人渣绳之于法,让他今后不再祸害别人。

 

当事人12:小华石室北湖2017

时间:17年11月25日晚

地点:沈阳,哈尔滨

叙述:

本人是石室北湖2017级毕业生,曾经是高一9班的学生,当时就在梁岗班上,高二时不再同班。在整个高中期间,梁老师给我了很多帮助,当时我还是相当感谢他给我的帮助和指导,在上大学之后,这些就变了。

高一下的时候,具体哪一天忘了,曾经因为参与班委的学习,我和另外2个同学来到重庆参与一个教师的研讨会,到的那天晚上,我们4个人在酒店的一个标准间挤着睡。在晚上他要搂着我睡,当时我也没怀疑啥,搂着就搂着吧。

在高一暑假,(15年8月26日左右)我跟着他到渭南,进行了几天的班主任培训,然后在那几天也是一直搂着睡。这时我就认为,他搂着睡觉是没问题的。

到了大一,当时我在哈尔滨上大学,他联系我说,他即将到沈阳,希望可以见我一面,具体来说是17年11月25日晚,宜必思沈阳北站南广场酒店,沈河区惠工街205号。然后我就跑沈阳去了。当晚,他说自己有洁癖(这一点在以前也体现过,他出门住酒店必带酒精消毒,必自己准备毛巾),希望我可以洗澡再睡觉,我拗不过他,然后去洗澡,因为酒店的暖气比较热,我们只穿了内裤睡觉。这个晚上,他搂着睡觉以外,我也习惯了,没管。然后在我肚子,大腿附近摸来摸去的,我当时感觉非常气,但是他还是我的老师,他应该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接着问我,“我是不是把你弄硬了”。我觉得这下不对劲,这个人有问题,然后穿上秋衣到床的另一半去了。

然后是大一上的寒假回家的时候,他问了我回家的航班,告诉我,他那天在哈尔滨讲课,离开哈尔滨的航班几乎和我同时起飞,所以我可以参加他的讲课,然后蹭他的车(课程主办方提供的)去机场,顺便和他玩玩。我同意了,谁知道他那次只是尝试,接下来还要玩更过分的。具体是18年1月12日晚上,哈尔滨市南岗区南通大街149号港城酒店。计划是,我12日晚上和他到酒店住着,第二天他讲课,然后我们一起离开。12日晚上他很晚到酒店,那时我已经睡着了。在恍惚当中有人进来,然后我感觉有一点迷糊,在迷茫之中,他把我的衣服脱光了,然后说“陪我玩”,此时我又惊又怕,这个人又要来了?由于习惯性对老师的服从,以及对这个比我壮的人的害怕,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反抗他。在这个晚上,我们互相玩弄生殖器,也就是打飞机,以及口交。可惜当时太笨没想到去留下证据。

如此一个师德败坏、作风不正的人,还整天在全国各地演讲、出书,接受各种荣誉,而受他伤害过的学生却痛苦不堪、深陷其中,很多年都没办法走出来。因此我们决定这一次不再沉默,勇敢发声,不能再让他这样肆意妄为下去,必须要揭露他的真面目,避免更多无辜的孩子遭其毒手。我们相信正义终将战胜邪恶,坏人必将得到惩罚!我们有几点诉求:

  1. 梁岗向所有他侵害过的学生公开道歉;
  2. 教育局吊销其教师执照,并终身不得再次考取;
  3. 任何目前跟他合作的单位考虑是否停止合作;
  4. 要求立案。

 

CDT编者配图,截图来自微博

 

CDT编者配图,截图来自微博

CDT编者配图,截图来自微博

 

|米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