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向青春微调

 

看到朋友圈在转一张图文,口气熟悉而吓人,一般不打鸡血的人是说不出这样的话来的。

先来看下他是怎么说的:

虽然我也是知识分子之一,但每到关键时刻看到知识分子的丑态,就只好痛心的承认:狠狠整知识分子,一点也不冤。

对这帮四肢不勤五谷不分之辈,过几年就要整整,不然国家好不了。规律是:狠狠整他们一次,国家能得到一段好的发展时间。

一个“”字不过瘾,还要狠狠的整,还要过几年就要整一整。

熟不熟悉?吓不吓人?这不就是曾经相当流行、现在还有市场的“斗争哲学”么?

这个叫李子暘的何许人也?我不熟悉,也不想知道,但他这话说的却充满腾腾杀气,让人不能不害怕,也不能掉以轻心。

是什么样的出身和后天教育才让他对知识分子有如此的深仇大恨?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已与良知脱节。

好歹你也说自己是知识分子之一,却说看到知识分子的丑态,难不成这丑态是你自己没事照镜子时发现的。也许,在他心里,他认为自己是知识分子,且是纯洁的、正统的知识分子,而不同于其他那些悲悯的、正直的所谓具有“丑态的”

以前像鲁迅胡适蔡元培这些大知识分子,就不去说了,因为他们各有光芒,已人所共知。刚刚孙立平和胡锡进对“公共知识分子”的定位互相挖苦否定,也各有立场,各有拥趸。当下一些知识分子,比如方方、梁艳萍、王小妮、于琳琦……等人,不知道在李子暘这位所谓“纯正知识分子”的眼里,算不算知识分子?如果算,应该就是在他眼里“关键时刻露出丑态”的那种知识分子吧。

的确,在当下,这些在关键时刻露出“丑态”的知识分子们,有的正在接受调查。这不就是他口中所说的“整”么?这正好呼应他的意思:把这些像方方这样的知识分子全都整了,国家也就好了,也就不再有阴暗面了,也就从此到处莺歌燕舞、风景这边独好了。

这就是他的神逻辑。但所有但凡有一点良知和正义感的人都不会认为他这个逻辑是正常的,是真正为这个国家好的!真正为这个国家好的,是有病治病,没病健身,而不是净说好话,一拖了之。

可惜的是,李“知识分子”思想深邃,人格却似乎欠高尚,他有了如此伟大的发现,却没有立刻自首或自杀,为国家发展做出哪怕一丁点真正意义上的贡献。如果他自杀,虽然只是消灭一只害虫,但至少也能减轻一点国家发展的障碍啊。说明他也不是真的关心国家。

事实上,对于很多像方方他们这样的知识分子,太多的人并没有看到他们的丑态,反而看到某种希望、某种信心。这个国家因为他们才让人感到还有活力,这个社会因为他们才让人觉得还有生机。

如果这个社会清一色的全是像这位李子暘一样的知识分子存在,满嘴要打要杀,在天灾人祸面前你根本看不到他们的身影,在瞒上欺下方面全是他们的伶牙俐齿,且只管把矛头对准“皇帝的新装”中的那个孩子,那才是真正的悲哀和绝望。

李“知识分子”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实在让人想不明白?我听说有一个成语,叫哗众取宠,意思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尽情展示丑态,来博得大众注目。也许李“知识分子”,就是这个意图。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出其他理由了。我不想把他想得更差,我有个朋友说,他见过一些“知识分子”,真像一只只自我矮化、自我奴化、自卑到极点的爬虫。但我不愿意相信真有这样的人,何况还是知识分子。

国家要发展、要文明、要更健康,都要在规则之内行事,即使“整人”也一样。如果国家真正要“整”知识分子以激浊扬清,应该就是整李子暘这样的伪“知识分子”,如果他还算“知识分子”的话。

 

CDS档案 | 方方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