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确集体记忆

本词条及其他相关档案总共

 收录项目数:大约8个

起始时间:2020年6月8日

2020年6月8日,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发微博报道,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关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白皮书,华春莹评论:“中方发表白皮书绝不是为了辩护,而是为了记录。因为抗疫叙事不能被谎言误导玷污,而应留下正确的人类集体记忆。”

 

 

 

作家小虎在《是谁偷走我的年》一文中分析,权力能够创造记忆的模板,从而创造强大的代代传播的权力-知识能力。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教授JamesWertsch是当代研究集体记忆最好的学者之一,他对俄罗斯展示出的集体记忆与身份认同等问题尤其感兴趣。他曾经做过一个实验,让三个时代的俄罗斯人来描述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三个时代分别是苏联时期、苏联解体后和当代俄罗斯。结果发现,这些人的叙述虽然各不相同,但有着一个国家叙事制造的叙述模式,那便是俄罗斯的“大爱国主义战争”,即俄罗斯没有干涉其他国家,是外国侵略俄罗斯,俄罗斯奋勇抗击实现最后大胜利。虽然当代俄罗斯人不如苏联时代的人那么清楚地描述具体事件,但依然保留了这个叙述模板。这个叙事模式正是国家叙事提供的,它可以不断复制用于个人记忆与特定叙事中,也即成为一种“文化基因”,不断复制和遗传,构成集体记忆的框架,任何个体记忆都将局限在集体记忆的框架中。由此,“可以看到叙述模板的影响力,而权力能够创造叙述模板,从而在创造人或群体中产生强大的代代传播的权力-知识的能力。”因此,控制了这样一个记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权力等级。

 

作家马科斯在其文 《 这个世界是否存在正确的“”》中则分析了权力与记忆的关系:

我们不难发现,权力是相当重要的一个核心问题。这里的权力更接近于福柯的权力概念。权力的影响在记忆生产、贮存、传播里无处不在、无孔不入。记忆勾连起过去与当下,关系到我们的情感与身份认同。福柯曾说,他不是研究权力,而是研究权力如何塑造主体性。放在记忆研究领域来说,就是权力是如何影响记忆,并且通过记忆去塑造我们的主体性。从这个意义上讲,所谓“正确的集体记忆”,可能就是国家权力通过记忆对每一个个体的规训。福柯早已窥探到记忆与权力的故事:

真正的斗争是存在的。它的关键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统称为“民众记忆”的东西。确确实实,那些人,我想说那些没有权力书写,没有权力著书立论,没有权力编写历史的人们。他们同样掌握记录历史,回忆历史,经历和利用历史的方式…记忆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重要的斗争元素。因此,要控制人们的记忆,就要掌握他们的能量,也要掌握他们以前的斗争经验和知识。”(帕特里斯·马尼利耶/道尔·扎班扬《福柯看电影》)

 

对此,中国网民也不卖账,在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这条微博下留下大量的嘲讽和质疑,有网友说,干脆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普通网友张小晃:“留下正确的人类集体记忆”,直接给我整死机了。请问什么是“留下”?什么是“正确”?什么是“人类”?什么是“集体记忆”?什么是“留下正确的人类集体记忆”?代表着最强大公权力的国家,表达着最狭窄包容性的措辞吗?

x瞌睡鲨鱼x:我看到这个我想起来了,我就简单问问,红十字会,武汉政府鄂车事件还有后续吗???

LuckyRaaachel:什么是正确。谁有权力定义正确。凭什么有定义的权力。不正确的记忆和人如何处置。

老老肥柴:有点无耻,啥叫正确啥叫不正确,干脆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疯中有朵雨做的云:快吐了。又开始不让人说话了。到底正确重要还是真实重要。正确又是谁来定义?不让人说话的后果就是即便有做的好的部分,也让人觉得虚伪。

湘北柠檬王:您好,我并不太懂什么是正确的集体记忆,记忆分正确么,如果分,是不是要矫正,方法大概是?杨永信教授?另外记忆还分集体么,如果分,是不是要统一思想,方法大概是?焚书坑儒?

哔取彼:真理部赶紧借美帝黑衣人的记忆消除笔用一下,谁记忆不正确直接出厂设定。

开开就是开开呀:“”这六个字,emmmmmm。个么干脆把大家脑子里的记忆全部擦掉,按统一模板通稿写上去吧。

juvenapple:呵,记忆还有正确不正确之说?不该真实为上吗?只有无数的真实才能形成最大可能的正确。

圆香芹啊:,有朝鲜那味了

塔奇库玛110:三年饥荒有正确的集体记忆么?连文革都没有深刻反思反省,谈什么正确的集体记忆??

散热鸵鸟:外交部是纳粹部门?奥斯维辛有正确记忆吗

LoveTaaaaaaak:为什么还没发明出来思想钢印

焦溜丸子好吃:记忆本身融合了个人经历和感受,因为是个体体验不同所以每个人的记忆都不一样。没有任何人和任何机构具有定义记忆正确与否的权利。太恶心了。

欧姆嗷嗷叫:春节前武汉痛苦的求救是一场梦吗?

孙在莒:“正确集体记忆”这词儿真的是as evil as it gets。如果有有“不正确记忆”的人的话,是要抹去他们的记忆呢,还是要消灭记忆的载体呢?

春已远夏未至:准备排队接受思想钢印吧//  不太理解呢。外交部的职能不是代表国家和世界沟通吗,为什么要用“正确集体记忆”这种在世界文化中明确带有Nazi色彩的词?

yumenotabibito:我的记忆不是正确的集体记忆,要怎么对我,切除脑页吗

咩咩猫_s:这宏大叙事的调调 这集体记忆的词语 因为这里的个体不配拥有记忆 更不配记住悲伤

青山与花椒:我琢磨半天是不是将“准确”误用为了“正确”……对这个“正确”的使用真的无力吐槽,甚至怀疑有人在背后反串。另,如果以后我有孩子,我给他上的人生第一课就是如何真实地见证过去,告诉他社会记忆和历史重构的区别。

发际线保卫科科长:请问哪些是不正确的记忆?李文亮算吗

有卡有密码:正确集体记忆,只有强制洗脑才能达成

RubyofMarkLee:疯了吗?什么是正确的还得你们说了算吗?

一块苦苦饼:还要多久“已开启精选评论” 选出所谓的正确记忆

不二五月:不知道到底是谁恨国 整天逼着大家厌恶不说人话的政府 还是你们觉得老百姓不配被尊重吗

Tin_Oxide:反正我当时是建了一个文件夹 存了很多错误个体记忆

De_kleine_Prinz:“假的!都是假的!”

海怪先生遛犀牛:1月3日还在训诫李医生。 怎么12月27就高度重视及时汇报了呢?

cherubear:想知道那些来不及送医就去世的患者家属们,应该留下什么样的正确记忆?

孔财神儒商俱乐部:对于抗疫,每个人的感受和记忆都是不同的,如果只能留下所谓的正确的集体记忆,抹杀个体的记忆,不就是洗脑吗?

柿饼塞:真理部什么时候官宣

晨星-2020旗舰版:乔治奥威尔:我写某些玩意儿不是为了让你们抄作业的

勿念不言丶:人的思维就像风中摇摆的芦苇。风是自然的,但是风扇是固定的。

RubyofMarkLee:要是想留下正确集体记忆那你把因疫情去世的所有可怜的老百姓的名字都记录下来吧  少一个都不是正确的集体记忆

Lil_Helvetica:华女士,我要是你的话,我晚上真的睡不着觉。

Anthony努力做瘦瓜:谁控制了过去谁就控制了未来;谁控制了现在谁就控制了过去

黑色小猫爪:对外战狼对内奴化 厉害厉害

戯作三昧_: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问责呢

 

在李文亮的当日的微博下,也有网友告之此事:

@Hahahahahahasad:厉害了,继前两天”没有任何延误和隐瞒“之后,今天又开始”正确集体记忆“了呢

 

作家章北海则开始了《“一些不正确的个人记忆”》,因为在他看来:

正确的集体记忆这词,预设了一个立场,那就是个体的记忆是不真实的,群体的记忆才是准确的,可信赖的,因而是正确的。

然而,记忆正确与否只关乎是否全面,是否客观,是否真实,而和集体完全没有关系。

正是千千万万个个体记忆构成了集体记忆,而一旦集体记忆锁定为某个正确的示范,构成它的本身也就是所有个体的记忆,就行将崩塌。

正确的集体记忆是一次解构,把集体的和正确联系在一起,两者相互捆绑,不可分离。一切感动的、昂扬的归于宏大,是正确,一切琐碎的、痛苦的归于渺小,是错误。

但这并不意味着个人记忆是没有价值的,作为13亿分之一,作为疫情的亲历者,我偏偏要叙述一些比较错误的个人记忆。

 

下面是他的不正确记忆:

 

 

 

 

 

邓艾艾艾的则用诗歌记录了“正确记忆”:

 

我记得石头从山上滚下

人们来不及避开

我记得江水涌上滩头

浇灭了一些篝火

我记得成群的高亢

围攻落单的抑郁

我记得繁殖开来的积极意义

向着绝育悲观的乐土迁徙

我记得哀思平躺在雪地里

善意只能远远观看

我记得告别端坐在废墟里的沙发上

背后是漫天崛起的风尘

我记得语言被繁琐的水晶灯

照亮到失去光泽

我记得声音被伟大的喇叭

放大到无法倾听

我记得许多远离集体的

叙事的微小,诉说的破碎

许多不被承认为正确的

土地的离心,河流的倒淌

我记得勒令的遗忘

也记得构造的记得

我记得绿色的墙被没有反对地建起

被写上红色的口号

又被画上彩色的涂鸦

再被抹上灰色的漆

我似乎记得它终于塌了

在过去就塌了,远方的过去

在此地也塌了,未来的此地

你用梦实现的理论告诉我

人不会记得未来的事

我用梦破碎的经验沉默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