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夏季,芒种之时,值此向使用了十年之久的新浪微博告一声别了。这不是友好地道别,不是依依不舍地再见,而是鄙视和抗议的表达。自2010年春天开通新浪微博(经查第一条微博是2010年2月1日发出的)至今,你们封了我80个号,其间我多次友好地沟通,严正地讲理、愤怒地抗议甚至痛斥与怒骂,但每次都转世再来,一次次从零开始,一次次发贴过万、粉丝过万,直至耄耋。之所以坚持不走,不是因为留恋,不是因为欣赏,更不是指望扩展言论的空间。有了微信之后,许多人都离开了微博,懒得从头来过,不屑你们的嘴脸。但众所周知,相较于微信,微博是言论广场,是更大的公共空间,我希望保留一个更多样更宽敞的渠道,为那些失去自由的朋友和家人们呼吁,帮那些走投无路承受苦难的人们转发,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们,并伸出援手。然而,……

此时,并非我后悔了之前的选择,放弃了之前的守望,而是无法再注册新号(不能再使用邮箱而只能用手机号注册)。此外,既然新浪微博已经蜕变成从来不敢以真面示人的“有人”、“多人”、“粉红”、“战狼”们的大本营,以抹黑、泼污、攻击说真话者的战场,实与蛆虫蛄蛹的粪坑无异,为免恶心也须离开了。

再说一句:烂棉花短纤维织不出好围脖;蛆虫和大粪成不了好环境。

 

 2020年6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