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三十一周年纪念日。时评人长平认为,当年西方背弃了中国那场民主运动,如今备尝苦果。世界正在醒来,香港正在抗争,应该重启全球六四运动,共同对抗中共威胁。

 

(德国之声中文网)三十一年前在中国发生的那场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通常被认为由于中共的血腥镇压而惨遭失败。

作为事件的亲历者,五十天的激情与梦想,奔走与呐喊,每一天都是漫长的等待;对于在镇压的威胁下绝食抗争、在坦克的轰隆声中坚持到最后的青年男女来说,分分秒秒都是煎熬。1989年6月4日凌晨,北京及全国各地的鲜血与火焰,成为记忆中永远的定格。

但是,对于历史叙述者来说,三十一年只能算作一个”中时段”。一个强大帝国的崩溃,很难归因于任何单一的事件。任何单一事件的成败,也只有放进时间的框架里才能描述。在秦朝灭亡之前,陈胜吴广的大泽乡起义以失败告终;但是由它拉开序幕的整个秦末民变,却又是以胜利收场。

同样,在纳粹德国灭亡之前,1942-1943年的白玫瑰运动是失败的;在柏林墙倒塌之前,1953年”六一七”事件开始的东德反抗运动是失败的;在苏联解体之前,1956年匈牙利革命开始的东欧反抗运动也是失败的。1989年由中国六四运动拉开帷幕的苏联东欧巨变,曾被认为是”历史的终结”;今天人们才发现,世界又陷入新的冷战。在我看来,就中国一方来说,冷战从未结束。

六四失败的原因:西方的背叛

三十年来,对于所谓六四失败的原因有各种各样的反思。有人说学生太幼稚,不具备与老奸巨猾的邓小平等中共首领对抗的经验;有人说运动太贪婪,没有见好就收;也有人说反对者太软弱,正如马丁暵返?暯鹚担?”暴动是不被倾听者的语言(A riot is the language of the unheard)”。这些检讨都各有价值,但是无论如何,从现有史料看,当时的绝对掌权者邓小平从来没有妥协的念头,镇压几乎无可避免;即便避免了天安门广场的坦克清场,秋后算账和极权统治的强化势所必然。

一个统治了世界上四分之一人口的专制政权的结束,不可能依靠一个组织完美的单一事件。苏联解体的原因,至今众说纷纭。是苏联政体的内部瓦解,还是经济崩溃一发而不可收拾,还是民族矛盾导致四分五裂,还是两国之间军备竞赛的必然结果?可能永远不会有一个定论。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不会有历史学家对任何一场反抗运动求全责备。

有意思的是,中共理论喉舌求是网2019年发表的一篇文章认为,这些都不足以导致苏联解体,真正的原因在于中央政权瘫痪致使民族独立如脱缰野马,国家对局势失去控制能力,最终使联盟分崩离析。但是,文章以”外部因素转化为内部因素”作为结尾,并引述美国政治学者布热津斯基的话说: “美国确实在苏联解体的政治进程中发挥了核心作用”, “几乎每位美国总统都以不同方式为此结果做出了实质性的贡献”;”最为重要的是,几位美国总统对苏联构成的长期威胁具有共识。他们遏制苏联使用军事力量来扩大其支配范围,并在同时迫使苏联这个对手在其处于劣势的政治和社会经济领域(展开竞争)。”

去年7月,美国老布什(George H.W. Bush)总统时期有关六四的一批白宫文件解密,披露美国处理六四事件的内情。解密文件显示,六四血腥屠杀发生以后,老布什总统多次通过信件和电话希望与邓小平取得联系,但都被拒绝。于是老布什派遣他的国家安全顾问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和副国务卿劳伦斯•伊格尔伯格秘密前往北京,直接与邓小平进行接触。我在文章中写道:

三十年后回头看,毫无疑问,我们可以做出结论:老布什总统目光短浅,错过了惩罚恶魔、钳制中共的良好机会,损害了美国的”长远利益”,出卖了整个人类的良知,让世界重回冷战困境,罪莫大焉。真正的长远利益,一定是基于道义与良知的行为。

延申阅读:长平观察:老布什眼中的”长远利益”在哪里?

无论参与六四运动的学生成熟还是幼稚,他们毕竟推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西方人在进入这道大门后继续抗争,直到宣告冷战结束,然后却将大门关上,假装世界大同。

 邓小平的担忧没有到来,西方正在品尝苦果

天安门屠杀并没有让邓小平高枕无忧。相反,他对恶行遭来惩罚有所准备,那就是他一直念兹在兹的”西方和平演变”。遗憾的是,直到他死,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都没有掉下来。

1989年东欧剧变开始时,邓小平就说:”西方国家正在打一场没有硝烟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所谓没有硝烟,就是要社会主义国家和平演变”,”西方国家对中国也是一样”,”中国今年的动乱也是迟早要出现的”。今天很多人怀念他1992年初的”南巡”讲话,却忽略这些讲话中包括:”帝国主义搞和平演变,把希望寄托在我们以后的几代人身上。……要把我们的军队教育好,把我们的专政机构教育好,把共产党员教育好,把人民和青年教育好。”从这段讲话可以了解,今天习近平的所作所为并没有辜负邓小平。

尽管整个西方社会为六四流亡者提供了庇护和帮助,但是老布什等西方政客的作为出卖了中国反抗者,也中止了这场为苏联东欧剧变立下汗马功劳的民主运动。中共不仅没有像苏联那样被西方孤立,反而有了登上国际舞台的更多机会,在全球化利益算计中如鱼得水。到今天,成为威胁整个西方文明的噩梦。

当年没有人把苏联帝国的统治当作不容干涉的一国内政,人类历史上也从来没有一个庞大帝国不是直接影响整个人类文明。今天中共的全球化经济霸权和网络渗透,尤其是当下的新冠病毒疫情,以及香港的危局,更是无可辩驳地说明:当年以中共内政不容干涉的说辞作为掩护,背叛了中国六四民主运动的西方社会,正在品尝苦果。

世界正在醒来,重启全球六四

世界正在醒来。六四屠杀三十一周年祭日前夕,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会见六四学运领袖王丹等中国异议人士。蓬佩奥并再次呼吁北京,公布完整六四死亡、失踪人数的信息。王丹则向蓬佩奥建议,美国对华政策应转向与中国公民社会及人民直接对话,将改善中国劳工人权、解除中国网络封锁等议题放到未来美中贸易谈判中。这是31年来,首次有美国国务卿公开透过正式会面的方式,表达美国政府对六四事件和中国民主化的关切,王丹说,”这是一次历史性的会见”。

没有人将希望寄托在一个单一外国政府身上,但是美国等西方国家需要为自己的失误做出补救。

六四尚未失败,文明仍有机会;民主尚未成功,全球仍需努力。今天,世界要从中共噩梦中醒来,必须要回到三十一年前的那场运动,让时间重新开始,重新启动一场全球六四运动。今天的香港,既是当年的西柏林,也是当年的天安门。全世界人民一起,跟三十一年前中国学生和民众所做的一样,和眼下香港人所做的一样:向中共政权要人权,要民主,要自由。这一次,再也不能失败。

 

延申阅读:2012-2020年“六四“纪念日文章——

2019年,德国之声:六四之后中国制造——文明的冲突

2018年,德国之声:“六四”对个体生命价值的摧毁

2017年,上报:六四仍在生长,现状不可维持

2016 年,德国之声: “六四”镇压,“文革”另一面 

2015年, 德国之声: 六四镇压模式改变了世界

2014年, 南德意志报: Die Unterdrückung geht weiter (镇压还在继续)

2013年, 南华早报: Breaking the silence over June 4(打破六四沉默)

2012年, 德国之声: “克伦茨小平”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