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让很多海外留学生有家难回。时评人长平认为,爱国主义诉求无济于事。

(德国之声中文网)我正在写一篇关于小粉红和五毛的文章,查看海外留学生的资料,发现他们眼下的热门话题是”五个一”–为了防范境外输入新冠疫情风险,中国政府从3月29日开始施行严格限制入境客运,规定一家航空公司飞一个国家只保留一条航线,且每周营运不得超过一班。因此,大量中国留学生及探亲人员被阻挡在国门之外。

社交媒体上随处可见留学生们在诉苦。学校停课,或者已经毕业,房租到期,有家难回。机票涨成天价,有在美国的留学生称回国旅费高达20万元人民币。吴京曾在爱国电影《战狼》中宣称”中国的护照能把你从任何一个地方接回家”,让无数人激动得热泪盈眶。很多留学生都在问:”吴京你在哪里?”

我无意于幸灾乐祸,但是也的确好奇这些受困者和《战狼》拥趸有多少重复者。在中文世界,和””关联度最高的一个词,大概就是”爱国”了。若干调查显示,大多留学生”爱国”,这往往也意味着他们认同甚至热爱国内那个专制政权。外国人批评中国政府打压人权律师、把上百万维吾尔人关进”教育营”以及背弃对香港”一国两制”的承诺,他们会激烈地反对。

有些留学生动情地说:”祖国就是这样的地方:自己怎么骂都可以,却不能允许别人说一句不好。”这不仅矫情,而且自欺欺人。怎么骂都可以?那是说的西方民主国家吧–按照这个逻辑,好像这些国家就不是别人的祖国一样。马里兰大学毕业生杨舒平借空气污染批评中国没有言论自由和民主空间,立即遭到铺天盖地的辱骂,成了祖国的叛徒。

一堂生动的爱国主义课?

我相信机票天价且一票难求丝毫不会动摇很多留学生的爱国感情,祖国随时都有机会再次让他们热泪长流。但是,在国内一些舆论中,他们想回家(或者叫思念祖国)已经站到祖国的对立面了。正如一个网民所说:”境外回国对应着大量的机场海关防疫志愿者酒店街道居委各种资源,这都是要和回来的人员相匹配的,又不是光回来就没事了,一堆人员要跟着你防疫呢,如果资源跟不上了,人回来怎么安排?”更精炼也更有恶意的说法是:”祖国建设你不在,千里投毒你最快。”

支持留学生们顺利回国的人,也高举着爱国主义旗帜。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在社交媒体批评”五个一”政策说,”这样的决策莫名其妙”,错过了爱国主义教育的良机。他说,”平时搞孔子学院、宣传爱国,老觉得效果不好。要是把钱投在这个上面(控制票价、增加航班),肯定效果非常好”。可以给崔永元的说法作为例证的是,前不久一些小留学生得以包机回国,就被各家媒体大肆宣传为”一堂生动的爱国主义课”,好像别的国家不曾包机撤侨一样。

问题是,爱国主义真的能够解决”五个一”难题吗?一个大权独揽的专制政权,真的会因为你爱国就不放弃你吗?不妨想一想,七十年来,那些数以千万计的被镇压、被饿死、被斗死、被坦克碾压、被强拆房屋、被随意驱赶的中国人里,有多少是不爱国的?这给全世界递了多少刀子,难道还怕再递几把?

如果不讲政府责任、公民权利、民主机制,仅仅看对政党对国家是否有益,那么不让你回国就是理所当然;如果要讲这些,那么异议人士、人权律师、新疆人、西藏人的抗争就应该得到支持。

有人抱怨说,”全世界只有中国在拒绝自己的公民回国”。其实,全世界恐怕也只有中国用爱国主义绑架海外侨民。一个德国青年到美国留学,大使馆会整天想着教育他不忘祖国吗?爱尔兰政府也不会总是去忽悠爱尔兰裔美国人报效祖国。当年五月花号帆船乘客的后人们,牢牢记住的也不是他们的祖先出生在英国,而是祖先们为什么要离开那里。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