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年出生于重庆,83年毕业于南开大学历史系,85年来美,Swarthsmore硕士,94年获得Berkeley的博士,任职于美国海军学院教授中国近代史和军事历史,如今是美国国务卿彭培奥对华政策团队的核心成员。

彭培奥表示“余在面对中共挑战的时候就如何保护美国利益,保护美国的自由向我提供了宝贵的建议”。

另一位主管东亚事务的副国务卿Stewart说,“余比我认识的任何人都更清楚的知道民主和专制政体的区别”。

博明说余是川普政府外交团队的宝贵资源,他在极权制度下成长的经历使他成为极权国家最可怕的敌人。

余非常了解中共的话语体系以及里面的骗术,比如“双赢”,“相互尊重”,他知道中共非常善于利用民主制度的混乱,中共俘获了相当一部分在美国的精英,利用他们在美国的智库中为中共发声。

在谈到川普政府的对华政策时,余认为川普政府是第一个意识到中国的体制是由一群不愿意也不可能接受外部影响的共产党管理的。他们打定决心要建立一个受中共控制的世界次序,他们对美国的敌意是根深蒂固的。

对中国的政策必须是有原则的,现实主义的,不能再像过去那样满怀美好的希望,最终被残酷的现实打的粉碎。

制定对华政策必须把美国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而不能考虑哪些政策会激怒北京,那样就是本末倒置了。必须清楚的认清楚中共施行的商业欺诈,表面强大,内心虚弱,色厉内荏,用暴徒方式来对待自己的人民。(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