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计划在全省推进以拆农户房子为目的的合村并居。先行试点的菏泽、聊城、滨州、临沂、德州等地区,已经开始了大范围强推,普遍侵害了农民利益,引发了农民强烈不满。

我本人5月12日和6月11日分别在“今日头条”发表两篇评论:“山东合村并居何必拆农民房子”和“山东大范围合村并居可能造成系统性风险”,在很短时间就有几百万阅读量和数万条跟贴,充分说明了山东合村并居政策问题的严重性。

威逼利诱搞株连逼迫农民签字同意拆房子,多地疑似发生因拆房子导致农民自杀,全体村民按手印请愿不拆房子,以及大量房子被拆只能住搭帐篷和平时期农民成了难民的视频和照片,都充分说明了山东推进的以拆农民房子为目的的合村并居,已严重损害农民利益。在新时代出现如强大面积侵犯农民利益的恶性事件,令人震惊。

率先在山东省大范围推进合村并居强拆农民房子的菏泽市,计划在最近几年完成全市合村并居。菏泽市委书记张新文说:“菏泽市将科学制定总体推进实施方案,计划利用5至8年时间,高质量全面完成新型农村社区建设任务”。张新文承认:“具体工作中,菏泽市也面临不少困难和问题。比如,规划还比较散,市场化程度不够,启动资金缺口问题尤为突出”(菏泽市委书记张新文:“建议支持菏泽市创建乡村振兴齐鲁样板国家综合试验区”,人民日报社山东分社官微东岳客,2020年5月25日)。

下面我们就简单地讨论一下张新文书记所说“启动资金缺口问题尤为突出”的问题。

菏泽是山东经济最落后的地区,有800多万人口,200多万农户,也就有200多万栋农宅。按张新文的数据,“菏泽市村居占地高达200万亩”,,拆农民房子,就可以节约出这200万亩村居占地(即农民宅基地)的绝大部分,比如150万亩,这样节约出来的村居占地,就可以通过“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置换成城市建设用地指标,再将建设用地指标在市场上交易出去(因为增减挂钩指标只能在省内交易,菏泽拆农民房子形成的新增城市建设用地指标就只能卖给相对富裕的青岛了)。

目前菏泽在计算拆农民房子和建新型农村社区时,是按拆农民房子可以形成城市建设用地指标,每亩指标可以至少卖25万元来算帐的。按每亩25万计算,拆农民房子形成150万亩“增减挂钩”指标,就可以产生出来3750亿元卖指标的收入。有了这个巨额卖指标的收入,菏泽就有财力去拆农民房子,去建新型农村社区了。

现在的问题是,菏泽拆农民房子形成的增减挂钩指标卖给青岛,青岛需要得了吗?整个山东省一年的城市建设用地最多也就10多万亩,且基本上都是由国家下达的计划建设用地指标。可以说,无论是山东省还是青岛市,都并不缺城市建设用地指标。国家为了保证城市发展和经济发展,每年都按地方经济发展需要提供无偿下达的城市建设用地指标。

为了避免地方政府浪费土地资源,国家下达的建设用地指标相对偏紧,也因此允许地方通过做增减挂钩项目形成少数地方调剂指标,这个调剂指标不能超过国家正式下达指标的10%,山东省全年大概也就一万亩。现在一个菏泽市就可以形成150万亩新增增减挂钩指标,可以为整个山东省用150年,相当于整个山东省城市建设用地计划年度指标的10倍以上。

不仅菏泽正在通过拆农民房子形成增减挂钩指标,而且整个山东省十六个地市都正在规划合村并居,通过拆农民房子来形成增减挂钩指标,如此之多的指标,不要说青岛需要不了,山东省需要不了,就是全国也需要不了。

也就是说,菏泽拆农民房子所形成的增减挂钩指标根本不可能卖得出去,也就根本不可能按每亩25万元换回建设农村社区的经费。

张新文认为,菏泽市面临的问题只是“启动资金缺口问题尤为突出”,他以为,只要将农民房子拆掉了,将农民宅基地复垦出来形成了增减挂钩指标,指标交易出去了,建设农村社区的经费就换回来了。拆了农民房子,建设了农村新型社区,什么代价都没有付出就办成了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他却不知道,菏泽将农民房子拆掉了,形成的海量增减挂钩指标卖不出去,建农村社区根本就不可能有钱投入,农民将流离失所,后果不堪设想。

菏泽市乃至山东省的想法或许是,只要将农民房子拆掉了,形成了增减挂钩指标,就不怕指标没有地方要,也不担心指标卖不出去。因为城市建设总是需要建设用地的。现在不需要将来也会需要的。山东因此以让省土地储备中心按比如每亩25万元来收购菏泽拆农民房子形成的增减挂钩指标,土地储备中心以土地指标向国开行抵押贷款获得收储增减挂钩指标所需资金。

问题是,当前整个山东城市建设所需指标每年也就在10万亩左右,绝大多数是国家无偿下达的计划指标,且再过几年山东城市化就已完成,不再需要新增城市建设用地,而山东全省拆农民房子可以形成的增减挂钩指标至少也有上千万亩,这个指标数比目前山东全部城市建设用地还要高数倍,也是山东完成城市化所需要使用建设用地数量的十倍以上,山东省土地收储中心如果收储这些增减挂钩指标,肯定是不可能卖出去的。

只要山东省土地收储中心还具备起码理性,就不可能花钱收储菏泽拆农民房子所形成的增减挂钩指标,只要国开行还有起码理性,就不可能接受增减挂钩指标抵押来发放贷款。山东已经将农民房子拆了,建设新型社区就只能靠地方财政负担。在地方财政连发工资都困难的当下,再出钱建设农村新型社区,山东地方财政马上就会破产了。

现在的问题是,菏泽已经大面积拆农民房子,且采取了强制手段。新建社区却仍然八字没有一撇。农民成了无家可归的难民。如果山东全省都开始了拆农民房子的合村并居,山东省就一定会搞出大事来。

可怕的是,山东省正在全力推进以拆农民房子为目的的合村并居。

菏泽农民的房子都是菏泽农民用几代人心血积累建设的家园,他们祖祖辈辈住在那里。现在菏泽市强拆农民房子,给予农民补偿不足以在新建社区买一套小面积的单元房。从过去我们在山东调研的情况来看,所谓新型社区的楼房,建筑质量普遍很差,没有产权,没有住房维修基金,农民也交不起物业费,这样一来,之前农民住得好好的自家大院子被拆了,再另外花钱上楼,住房面积小,住房质量差,花钱多,远离土地,进行农业生产很困难,农民自然是不会满意的。农民不满意就找政府扯皮。山东全省数千万农民天天找政府扯皮,基层治理也将不堪设想。

当山东拆农民房子不再局限于试点,而是在全省推开时,农民房子是被拆掉了,地方政府却不可能将增减挂钩指标卖出去,从而就不能再为农民建设哪怕质量很差的所谓新型社区,农民就成了真正的难民。

在全省范围,将农民家庭几代人积累心血建设的家园拆除,就是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物质成果拆除。如此巨大的社会主义建设的物质成果被人为毁灭,史无前例,不敢想象。

在新冠疫情带来深度不确定性、国际关系极为敏感、中央一再强调新旧动能转换的特殊时期,山东省却下定决心拆农民房子,毁掉了难以数计的社会主义建设的物质成果,破坏了中国农村稳定与发展的根基,其中的问题显然不只是资源浪费、财政破产这么简单。

 

2020年6月13日下午

 

相关阅读:

【404文库】南风窗|山东合村并居的真实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