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可馨坠楼事件尚未得到妥善解决,民众对所谓“正能量杀人”的愤怒情绪仍然汹涌。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们在抗疫烈士李文亮的微博之下,又一次嗅到了“正能量杀人”的意味。近日,有网友发现,李文亮医生宣布自己确诊新冠的微博下,评论竟赫然被清空。现在,让我们强按下直逼二百的血压,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

李文亮医生的微博被许多网友称为中国网络空间的“哭墙”,这并非没有原因。在李文亮医生确诊、住院、去世,直到近日其遗腹子出生的一百多个日日夜夜里,无数的网友围绕着新冠疫情,不停地向天国的李文亮医生报告、诉说着自身的生活与经历。这里面,有讲述自己或亲人隔离、感染的故事的,有向李文亮医生说明最近有关新冠疫情的新闻的,有来悼念在抗疫过程中同样牺牲的医护人员的,也有解除封城、封关后进行旅游、美食打卡的。最近,李文亮医生的遗腹子顺利出生,更是有无数网友来到微博下报喜。围绕着新冠疫情、医护人员、看病点滴等几个方面,全国网民在李文亮医生的微博下分享着自己与身边人的酸甜苦辣。这样独特的、由千万普通中国人构筑奇观,是极为宝贵的精神遗产,是非常珍贵的集体记忆,更是我们反思疫情对社会生活影响的绝佳财富。

然而,这一“哭墙”在昨晚几乎一夜之间被摧毁。相比于千万网友一点一滴构筑此墙的的努力,相比于这些点滴之中蕴含的各种愤慨、挣扎、努力、悲伤、振奋、欢乐,相比于这些点滴背后的沉甸甸的抗疫生活,摧毁这一道“哭墙”,却只需要新浪微博管理员简简单单的一个按钮,一个动作,或者简简单单的“技术原因”。虽然很快,迫于全网的压力,新浪微博先恢复了部分评论,很快又恢复了全部评论,但我们仍然感到愤慨与不寒而栗。

今天(6月20日)下午16点09,微博管理员发公告称,李文亮医生的微博没有被无辜删除,而是出于技术原因导致显示异常。对此,我只想说一句:这是技术的奇迹,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但我们所有人都很清楚,发生在昨晚的事情虽然可以解释为技术原因,但恐怕很难解决人们对其深层理由,即所谓“正确的集体记忆”的怀疑。

“正确或错误的集体记忆”这一说法,与“正能量或负能量”的说法异曲同工,令人感到无比的荒谬,宛如被精神控制般的不适。在无隅之前的一篇关于缪可馨因“”坠楼的文章中,我们提到,能量是标量,是绝对概念,没有方向,虽有正负之分,但却无“正面”与“负面”之分。而在另一篇文章中,更有读者在评论区给出了一个极为精妙的论断:

“正如物理学中能量的正负是相对的,是人为规定的一般,当下社会舆论中的所谓正能量负能量,也是人为规定的——有权力的人所允许的能量,就是正能量。不被有权力的人所允许的,就是负能量。”

由此可见,“正能量或负能量”的定义有着一个十分辨证的性质:一方面,所谓正负的规定,只取决于某些人想看到什么,又不想看到什么;但另一方面,不管某些人想看和不想看,该存在社会现实却一直存在,正如物理学中能量不会凭空产生或消灭一般。

所谓“正确或错误的集体记忆”也是如此。人类学家和社会学家都承认,集体记忆是可以被建构、被形塑的。但集体记忆并不可能被任意、无限地建构和形塑,因为它所对应的社会与历史事实是真实存在的。从这个意义上讲,规定什么样的集体记忆是正确的,什么样的集体记忆是错误的,并且把所谓错误的集体记忆直接摧毁、抹杀,是自欺欺人的荒谬行为。李文亮医生在疫情爆发前的吹哨,其吹哨后遭受的训诫,其染病和去世,都是绝对真实发生过的事件,而在李文亮医生微博下筑墙的网民,其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也都是绝对真实的经历与情感。这些事件、经历与情感或许会随着时间被冲淡,但它们无疑已经实实在在地对我们对疫情的认知,对医疗与防疫体制的认知和对社会的认知产生了影响,更何况李文亮医生的烈士身份会使得他和与他相关的一切被人长久地纪念与铭记。网上的墙可以垮掉,社会中真实的影响却不会被抹杀。不论集体记忆被人为规定为“正确”或“错误”,它们在根本上都不可能只顺着规定者的意愿产生影响。

让我们再退一步。就算正能量、负能量能够被规定,就算集体记忆能够被任意、无限地建构和形塑,就算我们仅从有权力的人的角度来决策,我也完全不认为删除李文亮医生微博下的评论是必要的。甚至,这种删除行为反而有极大的害处。从1月以来,我国的抗疫经历了初期的困难、中期的坚持与后期的阶段性胜利。正是有了初期的各种教训、各种牺牲,我国政府与群众才得以真正意识到抗疫的艰巨,才得以通过万众一心的努力取得后期的胜利。我们既然能享受阶段性胜利后的赞誉,为何就不能面对初期的各种教训与牺牲?如李文亮医生所说,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能只有一种声音。保留甚至保护如李文亮医生微博评论这样的集体记忆,根本于抗疫的阶段性胜利丝毫无损,更能彰显全社会如何打赢这场艰苦卓绝的战斗。

上段的讨论只涉及“面子”问题,但更重要的是实质问题。唐太宗曾言,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只有能够面对历史,面对真实的集体记忆,才能吸取教训,多加反思,更好地应对未来的不确定。我国内地乃至香港、台湾等地在本次疫情中反应迅速、表现较好,不正是归因于非典时期的经验教训?西方发达国家在本次疫情中焦头烂额,不正是因为忽视乃是蔑视前两个月中中国的抗疫历程?我们当然可以只容得下所谓正确的集体记忆,消灭所谓错误的集体记忆。但正如上文所说,与真实记忆如出一辙的社会现实会一次又一次地教育我们——在应对这种“教育”的过程中,我们最宝贵的财富,恐怕就是这些所谓错误的集体记忆了。

集体记忆没有正误,只有真假。删除所谓错误的集体记忆,只能让我们的集体记忆由真变假,并消灭其对未来的借鉴作用,使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在同一个地方跌倒。黑格尔曾经说过,人类最大的历史教训就是人类从未从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我们希望他不要再一次又一次地一语成谶。

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最正确和真实的集体记忆,无疑就是人民本身的共同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