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区出怪物,按理说我早已适应,但有些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公众号魔都囡发表了一篇文章《我不会用智能手机,你们是不是准备让我去死?》,讲述一位安徽亳州大爷前往浙江黄岩投亲,因为没有智能手机无法出示健康码,不能住店乘车,于是只能选择风餐露宿,步行1000多公里前往。

我在留言区看到了这样两条高票留言:

认为人类社会就是个进化丛林,奉行适者生存原则,跟不上的社会成员就应该被淘汰,这种人有个专门的单词来形容,叫做社会达尔文主义者,简称“社达”。社达在中文网络世界里有相当大的市场,这两条留言就是经典案例。他们在这里的话术也是经典桥段,高举“进步”大旗,喊一句“跟上时代步伐”,就可以把所谓“落后份子”毫不犹豫地抛弃。

因为是谈智能手机,所以社达们把自己伪装成讨论科技进步话题。在更为常见的互联网辩论中,他们会说:你为什么贫困?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发家致富?难道时代没有给予大家机会吗?可见你贫困是因为不努力。

掌握了这套话术之后,在一切社会话题中都无往而不利。任何个体的困境,都可以利用这套话术归结于自身原因,成功地把“能不能”变成“愿不愿”,否认一切客观条件差异,认为都是主观上努力不够,不愿意跟上进步潮流。

假设你抱怨自己身高不足,只要你承认全民平均身高是在逐年上升的,只要你承认亲戚朋友同学里有人比你更高,同样可以得出结论:你长不高是因为你个人不够努力,当初如果努力多喝一口牛奶,每天在单杠上吊半小时,断不至于只有现在这点身高,问题解决。至于说DNA是什么,社达们根本不关心。

我不想谈人类社会短短几十年间的巨变无法同上百万年的缓慢自然演进相比,也不想谈文明之所以是文明就在于人类社会能够照顾成员中处于弱势的团体,类似的探讨已经有过太多。我只想谈一点,那就是:社达都是鸡贼。

社达们与其说是热情洋溢地赞美科技,赞美进步,倒不如说是以此掩盖内心的恐慌。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今天的生活,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智能手机?智能手机怎么来的?什么是手机操作系统?为什么手机能够上网?为什么手机会接到消息通知推送?他们大谈科技进步的时候,都是在玩弄一些虚假的大词,对于事物本身知之甚少,就像是苍蝇在列车车厢里谈时速200公里的飞行技巧,说是飞到看见电线杆子连在一起速度就到了。

因为有这种恐慌,所以要给自己目前的生活找理由,于是就形成了循环论证:为什么我能过上现在的优越生活?因为我过着进步的人生。何以见得这种人生是进步的?因为我过着优越的生活—我有车子,我有房子,我有电梯,我有WiFi,我用智能手机,我会网购和自拍,我使用虚拟支付。

所以他们要反对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人,因为他们的有,必须通过别人的无来支撑,否则自己就塌了。这不是别的,就是鸡贼。

既然有进步,就会有停滞,甚至会有下滑倒退。社达们对此心知肚明,因此他们内心深处最大的恐慌就是有天自己不再“进步”了。他们不单是害怕,而且是害怕到死。这种恐惧是如此深入骨髓,以至于它以愤怒的形式表现出来。社达们对于所谓“落后者”歇斯底里的愤怒和咒骂,不过是他们缓释内心恐慌和焦虑罢了,他们愤怒和咒骂的对象其实是未来自己的投影,他们在“落后者”身上看到了自己未来可能的影子。

内心知道存在一致的可能,于是用愤怒的方式证明大家不一样,以此保持距离,用最廉价方式自我包装,说什么“身体上跟不上可以接受,但我不能容忍自己思想上跟不上”。这不是别的,就是鸡贼。

当代生活的特点就是路上有惊慌,没有几个人对当下的生活能感到踏实,大部分人都知道没有选择,只能拥抱变化。可以理解一个人内心的脆弱和恐慌,但是没有必要因为恐慌就要找寻强者,跑到科技的大门前,蹲在进步的旗帜下做一条狂吠的狗,以此表示:都放尊重点儿,我和它们是一波的。

我的建议是别嚎了,擦干净口水站起来,先做个人吧。

 

相关阅读:

魔都囡 | 我不会用智能手机,你们是不是准备让我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