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大考,让整个湖北官场的每一个毛细血管,都暴露在阳光之下。

有人手忙脚乱,有人不知所以。有人欺上瞒下,有人大耍官威。有人垃圾车送肉,有人大意失荆州。

有人在形式主义面前出尽洋相,也有人在官僚主义面前栽了跟头。

01.

惟楚有才,于斯为盛。

最早掀开问责盖子的,是时任黄冈市卫健委主任唐志红。因其面对中央赴湖北指导组督查组“一问三不知”,随后被免。

其后,省市红十字会进入媒体视野,不断被爆出分配混乱、私发口罩等问题,张钦、夏国华等先后被记大过和免职处理。

因对疫情管控不力而被直接撤职的,武汉市洪山区副区长王在桥算是第一人。2月9日,其辖区内30余名老年重症患者在就医过程中长时间滞留,被媒体曝光。

此外,备受关注的“刑释人员黄某英离汉赴京事件”,省司法厅厅长谭先振、省监狱管理局局长郝爱民等8人受到免职和立案审查处理。

最见证历史的应该算是湖北省司法厅原巡视员陈北洋,因为坚持居家隔离而被举报,受到留党察看、降级退休待遇处理。

因耍官威被处理的,陈北洋是第一个,但并不是最后一个。其后,要求医护人员给其洗马桶的湖北省市场监管局处长朱保华被停职处理。

湖北省高院办公室调研员干部许多,违规驾驶撞了志愿者的车,还扬言要弄死人家,随后被停职调查。

还有引发众怒的垃圾车送肉事件,两个街道办主任迅速受到免职调查,平息了民众的怒火。

最具戏剧性的是“大意失荆州”的何科长,以及违规分发救灾物资的凤凰派出所成所长,一个被儿子实力坑爹,一个被老婆虚荣坑夫,还顺带连累了一帮大瓜。

当然,全程念稿子答记者问的蒋超良,错失良机自责愧疚的马国强,级别最高,一个正部一个副部,但并不在此列。

虽然在同一天双双被免职,但免职并不属于行政处分形式,而是一种组织处理方式,以后另有任用也有可能。

这其中影响最大的,调查规格最高的,自然要数国家监委调查组为时42天的李文亮医生调查事件。

最终,时代的一粒灰,成了中南路派出所两名民警头上的一口锅。副所长杨力、民警胡桂芳,因违规出具训诫书,被行政警告处分。

02.

这些“熟悉的陌生人”,都曾是舆论沸腾的主角,并在一片声讨中倒下。对此,我们可以看作是一场场民意的胜利,也可以看作是一场场危机前的自我救赎。

在这份3000多人的“黑名单”上,厅局级达到10余人,县处级更达100多人。有人渎职,就要有人追责。他们,必须要为全省确诊的68135人、死亡的4512人负责。

有人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对他们追责,就是要一个代价的代价。

不管怎么说,在短时间内如此规模处理问责干部,都是值得称赞的。

但非常遗憾的是,在这份长长的名单里,在被追责的3000多名干部里,我们最想看到的一个人,却没有看到:武汉中心医院的书记蔡莉。

正是她的失责和高压,导致中心医院200多名医护感染,6名优秀医生离世:、梅仲明、江学庆、朱和平、刘励、胡卫锋。

在财新等媒体的报道下,因为发哨子的人艾芬“老子到处说”,我们才知道,为什么中心医院的感染率和死亡率如此之高。

尽量不报、不给送检,不允许戴口罩,在凶猛的病毒面前,全院医护只能以命相搏,以死明志。

权力失去监督是祸害,私欲失去控制是灾难。吹哨人牺牲,发哨人噤声。

而在连续3个月声势浩大的全民追讨中,“洗澡怕冷”的蔡书记,经过一番“冷处理”,竟然真的可以毫发无损。

更诡异的是,民意汹涌之下,这么长的时间内,没有任何一个单位出来表态问责,更没有任何一个机构启动调查。究竟是谁在纵容蔡莉?究竟是谁在庇护蔡莉?值得舆论和公众深思拷问。

我们悲哀地发现,民意的法庭,既审判不了坏人,也保护不了好人。

03.

这让我们的价值观再次割裂。

如果说上面那些人的被处理是媒体和民意的胜利,那么在这一位明显渎职失职的院领导面前,媒体和民意又显得多么苍白和无力。

也许这背后另有深意,也许这其中别有玄机。

或许在上峰眼里她是一个好官,2017年还被评为“优秀公务员”。但在人民眼里她真的不是一个好人,6名优秀医生平添新坟。

再高的权力,也高不过坟头。

如果没有严苛的追责,赞美将毫无意义。

追责不是因为仇恨,而是为了正义。我们与她无冤无仇,为何总要纠缠不放?

因为如果你不说我不说,最后等到我们倒下时,也就无人再说了。

历史并未死亡也未被埋葬,事实上它甚至从来不曾过去。

有些人,有些事,人们不会忘记,历史也不会忘记。

这不仅将成为所有呼唤正义的人们心中永远的痛,也必将是撕扯整个武汉抗疫成果的一记硬伤。

是非如无公论,曲直还在人心。善恶终有报,苍天饶过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