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替”。

最近,这两个字源源不断出现在我们视野里。

让我们深恶痛绝。

这两天,苟晶两次高考均疑似被顶替的事件在网上发酵。

在报道中,人们一般都说,苟晶被顶替了两次。第一个顶替者是她老师的女儿。

第二个顶替者身份不明。

但事实上,这事怕还没那么简单。

有的网民已经指出了疑点。而老王我也有亲属从事相关工作,了解一些这方面的流程。这事,真的还没揭开。

其中的恐怖之处,无法细品。

这简直是一个恐怖小说。

关于高考的。

01

苟晶当年是山东济宁市实验中学学生,一直是尖子。

1997年,她参加了第一次高考。

成绩公布时,竟是“一个低得惊人的分数”,连三本都上不去。

苟晶不甘心,咬紧牙关选择复读。

次年,第二次参加高考,结果同样,又是一个低得惊人的分数。

苟晶被击溃了,认命了,不复读了。

她读不起了。作为穷人家的孩子,每熬一年考试,对家里都是巨大的负担。

穷,没有多次复活的机会。

与大学失之交臂,不仅成了她个人的遗憾,也成了她们一家的遗憾。

父亲怀着这份永远的遗憾,走了。

苟晶说:“2018年父亲去世前,还对此事耿耿于怀。”

直到六年之后,2003年,她才收到一封来自老师的“道歉信”。

她终于获悉真相——自己并非落榜,只是老师的女儿要升学,顶替了她的身份和成绩。

听过鬼故事里,落水鬼找“替身”的事吗?

苟晶就是那个被找的“替身”。

瞧瞧这老师“道歉”的话说的,多么理直气壮:

“我的女儿没有像你这样聪慧,智商有点欠缺,她不争气。我作为一个父亲,非常不容易。

1997年,我在很无奈的情况之下,才让她顶替了你的成绩去上大学。作为一个老师,我这样做,的确有违师德,请你原谅我。”

因为你的女儿是学渣,因为你女儿智商低,就要拿别人的一生作为代价?

因为你当父亲“不容易”,就要害得我的父亲郁郁而终,临死前都遗憾女儿没上大学?

最后一句轻飘飘的有违师德就过去了?

这是道德的问题吗?这是犯罪!

但问题是,这件事真正的恐怖还不止如此。

假如再进一步分析,会发现更恐怖的也许还在后面。

02

注意,苟晶第一次被顶替后,又复读了一年。

第二次,她又疑似离奇地被“顶替”了,可她至今都不知道第二次高考是被谁顶替了她。

那么是谁第二次害了她?

答案或许真的让人不寒而栗。

老王我咨询了多位专业人士了解到,这涉及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老师的女儿顶替苟晶,究竟是用的什么办法?

是学籍户籍造假,还是强行夺走了苟晶的学籍户籍?

两者性质是不一样的。

在那个年代外出上学,正常来说,档案跟户口是随之迁走的。

假如老师的女儿顶替苟晶,用的是第一种办法,也就是学籍、户籍造假的方法,是为了上大学重新给女儿造了一个新的户籍学籍。

那这事的难度相当大,涉及的流程、单位将十分复杂、众多。

简单地说,也至少一定要通过高招办、派出所、学校三个环节联手改信息、做资料,才有可能实现,完成整个做假流程。一般人,办不到。

这位坑害苟晶邱老师的只是一名普通老师,他办得到?

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03

那么好,假如他办不到,多半就是采取了第二种方式:

直接夺走了苟晶的学籍户籍!

她的女儿假冒苟晶,用苟晶的身份、学籍、户籍上大学去了。

也就是说,1997年,苟晶的身份证信息就被人拿走了、学籍档案被拿走了。

这些都是唯一的,也是升学必备的资料,已经被那个邱老师拿去给他女儿用掉了。

再强调一遍,一个学生,身份证号码是唯一的,档案是唯一。

邱老师的女儿顶替拿走了,苟晶就没有了。

那更恐怖:苟晶注定已经不可能再高考,她的选择复读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

因为“”这个人在系统记录中,在1997年就已经上大学去了。

她不可能第二次报名高考,否则,两个“苟晶”就会冲突。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可怜的苟晶那呕心沥血的复读一年,注定不过是陪跑。

她的1998年高考,不过是走了个过场。因为她可能名都报不上。

她无论考了多少分,成绩都不会记录在案,就算考出个状元都没用。

想象一下这个情景,我简直头皮发麻:

苟晶复读,这个老师全程看在眼里,很有可能别的老师、别的知情人也看在眼里。

这一年,他们很清楚苟晶是在做无用功。

他们清楚苟晶复读一年注定是水月镜花。

他们很清楚这个女孩子注定上不了大学。

但是他们就默默在一边看着。

看着苟晶如何天真地梦想未来。

看着苟晶咬着牙挑灯夜读,刻苦发奋。

看着苟晶拿着全家微薄的收入去多苦熬一年,再拼一次。

然后,等苟晶傻乎乎第二次高考交卷后,他们再通过运作,让她去上一个不需要学籍档案的“野鸡大学”。

真是让人颤抖。这简直比恐怖小说、电影还恐怖。

这是人性的恐怖。

苟晶的第二年,完全是在认鬼为师,与鬼为邻。

她以为自己在读书,其实是鬼怪在一旁嚼她的骨头,喀嚓喀嚓作响。

04

新闻中还有一个细节,同样让人细思恐极:

后来苟晶去上了那个湖北的“大学”,发现一件惊人的事:

学校里大部分学生都来自山东各地。“单单我们一个班40多个同学,除了一个福建南平的,三个陕西铜川的,其他都是山东的学生。”

而且,所有人都没有填过这个学校的志愿。他们感到莫名其妙,似乎是被什么神秘力量踢到这个角落的。

我不知道你看懂了没有?

就是说,那么多山东孩子,从没报过这个学校,却全部稀里糊涂被弄到了这个学校。

远离家乡到黄冈,一看全部是老乡!

这像什么呢,像不像广大受害者的统一流放?

这些孩子中,有多少是被别人用过的“替身”?

不敢想。

恐怖不恐怖?

反正老王我感觉,这简直是在看一本恐怖小说。

一个涉及高考公平的恐怖小说。

类似的剧情,我们之前想都不敢想。

这是何等的黑手?

这是何等的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