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帝都来说意义重大!

6月13日上午,北京市第114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召开。发布会最新通报,北京新增4例新冠肺炎病例,近期累计本地病例7例,其中6例曾经到过新发地,或在新发地工作。

同时,通报显示,新发地发现40件新冠病毒阳性样本,45人咽拭子阳性。

一时间,北京这波疫情的焦点都集中在了“”三个字身上。

新发地之所以被关注,因为这里是北京老百姓乃至京津冀地区的“菜篮子”、“果盘子”。

非典期间,王岐山亲往新发地稳北京菜价

6月12日晚,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董事长张玉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相关部门抽检时从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中检测到了新冠病毒,而该产品的货源来自京深海鲜市场。

张玉玺上一次在媒体面前露面是5天谴的6月7日,当时,他为一批来自湖北的鲜食玉米和毛豆做推广,亲自走到镜头前直播带货。

直播的时候,张玉玺说,为了帮助湖北农产品重新进入北京市场,新发地除了开辟湖北毛豆鲜食玉米专区,还将减免湖北的毛豆和鲜食玉米进场费长达一个月。“湖北进京的毛豆玉米都将经过当地和新发地市场的双重检验,确保食品安全,请广大市民放心食用。”

张玉玺当时绝对想不到,最后引发北京疫情反弹的摊位不是玉米和毛豆,而是三文鱼。

在北京,要说吃海鲜,最有名的并不是新发地,而是位于丰台区大红门的京深海鲜市场,连新发地的很多海鲜产品,也是从京深进货的。

张玉玺之子、新发地市场总经理张月琳介绍,新发地的海鲜主要以零售为主,供应量不大,新发地市场主要供应的还是果蔬。

可疫情的源头却不是在京深,而是出现在了新发地。北京市为了防控疫情,已经将京深海鲜市场和新发地进行了关闭。

让老百姓关心的除了新发地扩散的疫情以外,还有新发地关闭后带来的果蔬物资保障,毕竟“新发地”三个字,代表了北京老百姓最基本的蔬菜供应。

新发地在北京的老百姓口中有“菜篮子”、“果盘子”之称。

有媒体报道资料显示,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供应量能达到北京的百分之六十以上,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的官网上报道,新发地承担了首都80%以上的农产品供应。

更有资料显示,这个数字在最高峰时可达百分之九十。

足见新发地在帝都的重要性。

那么,新发地对于北京有多重要,从当年非典时期的一个例子就能够看得出来。

2003年4月,北京非典疫情期间,农产品价格狂涨,平时1块钱一公斤的萝卜涨到了16元一公斤。

当时刚刚上任北京市代市长三天的王岐山得知这个消息后,第一件事就是赶往新发地视察。后经过张玉玺和有关部门协调,用了30个小时就把这场爆发性的价格波动稳定了下来。

据彼时的媒体报道,王岐山叮嘱区里和市场领导,外地商贩运菜进京是对北京市场的支持,一定要善待他们。

也就是说,稳住新发地,就保住了北京的菜篮子。这就是新发地对于北京物价的作用,大约十年前的时候,北京电视台会发布市场食品价格监控数据,新发地的价格数据,就是北京食材价格的风向标和晴雨表。

被誉“中国第一农贸批发市场” 连续十七年全国销量第一

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位于北京市南四环与京开高速交界处的新发地村,市场董事长张玉玺就是这个村的村书记。

由于新发地村的交通便利性,从改革开放初期开始,就有大量的京郊农民来到这里摆摊卖菜,形成了一个天然的菜市场。

张玉玺从小在新发地村长大,后来在村里担任协调员,就负责管理那些在摆摊卖菜的农民。

张玉玺的工作就是“轰人”,轰走一波,一回头又来一波。而且来村口卖菜的人越来越多,连河北、天津、山东、辽宁、内蒙的一些农民也会开着车来这里卖菜。

眼看这怎么也轰不走这些卖菜的农民,张玉玺听从了当时丰台区工商所田所长的建议,干脆把这个市场搞起来,解决农民卖菜难的问题。

张玉玺觉得是个出路,便去当时北京市三环内的几个市场考察了一下,还去内蒙、漯河、驻马店倒卖了一些西红柿、大蒜和黄瓜回来,然后就在村里圈了15亩地,把“新发地市场”建了起来。

那一年是1988年。如今,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的官网上这样介绍: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成立于1988年5月16日, 市场建设初期只是一个占地15亩、管理人员15名、启动资金15万元,连围墙都是用铁丝网围起来的小型农贸市场。在张玉玺的领导下,经过32年的建设和发展,现已成为首都北京乃至亚洲交易规模最大的专业农产品批发市场,在世界同类市场中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市场现占地1680亩,管理人员1500名,固定摊位2000个左右、定点客户4000多家,日吞吐蔬菜1.8万吨、果品2万吨、生猪3000多头、羊1500多只、牛150多头、水产1500多吨。2019年交易量1749万吨,交易额1319亿元人民币。

在全国4600多家农产品批发市场中,新发地市场交易量、交易额已连续十七年双居全国第一。

新发地的发展,张玉玺确实耗费了心力。他强调物流的作用,认为“不关注流通的农业不是一个完整的农业”,于是他带着员工去了全国各地把蔬菜、水果引入到新发地。

数据显示,2019年,新发地蔬菜供应量前三的省份或地区为河北、山东、东北,水果供应量最高的是广东、山东和河北。

除了引进果蔬之外,近年来,新发地在全国有200个以上的种植基地,在19个省监理了扶贫种植基地,其中覆盖了76个贫困县。此外,新发地市场在老挝、缅甸、泰国、越南、柬埔寨、菲律宾、澳大利亚和智利还设有海外种植基地。

除了北京以外,建设了赤峰、保定、高碑店、日照、亳州、资中、海南、兰考等15个新发地市场。

新发地作用重要会不会被疏解?

如果不是这次疫情的再度爆发,新发地市场绝不会如此受关注。

事实上,2015年,曾有传说“新发地被首都疏解了”。这个消息的传播曾经在北京市民中引起了争论,北京市民当时就担心:菜价要涨。

有人在网上刊文挽留新发地,认为新发地服务北京市民,不宜进行疏解。

后来,不知何种原因,新发地最终还是留在了帝都,而新发地周边的一些市场,也成为新发地市场扩展的一部分。

事实上,缓解首都压力的外迁浪潮中,新发地会不会被迁移仍旧被广大市民担忧,这种讨论一直到2016年。

时任北京市发改委党组成员、市京津冀协同办常务副主任王海臣明确表示:北京菜篮子不会搬。

王海臣说,新发地市场中的农副产品和基础原料等大宗商品并不属于需要疏解的四类非首都功能之中,调研显示,新发地市场70%到80%的功能是保证首都市场供应,还有20%左右是市民需求之外的功能,如仓储物流,运到这里再批发出去。

其还表示,未来,将对新发地农产品仓储物流功能进行外迁,而针对农产品交易和保障首都农产品市场供应的功能将会继续保留,继续保障服务首都市民生活需求。

这下,北京老百姓心里的石头才落了地。

老北京人喜欢摸黑来新发地买菜

从2010年开始,家乐福、物美等大型超市开始了“产地直摘,源头直供”的活动,大型超市的果蔬脱离了新发地的供应,开始与产地对接。

本次疫情出现后,新发地市场暂时关闭,引发了市民对于北京超市食材供应的担忧。媒体分析认为,主要影响可能会是北京南城地区,因为南城的消费者和商户很大程度上还是要依赖新发地。

而物美、家乐福、百果园、华联等超市果蔬由于基本都是产地直采直供,短期内受到的影响不大。

但实际上,一些小市场、小超市可能短期内会受到一些影响。6月13日,南城数个小超市,平时售菜的私人老板均表示,由于新发地突然暂停关门,都没有进菜。“今天的菜都是昨天剩下的,卖完如果新发地再不开,只能暂停了。”

尽管北京市场对于新发地的依赖感比起以前略有下降,但去新发地买菜,仍是一种老北京人的生活习惯。

这种生活习惯,是当今社会的人无法想象的。

这次北京疫情反弹公布的第一个病例是家住西城区西便门附近的52岁男子,这位被网友戏称为“爱溜达”的北京大叔,就是在6月3日去新发地买菜、肉和海鲜。从他家西便门到新发地单程有13公里,往返超过25公里,以北京的交通状况,单程开车需要30分钟左右,往返需要1个小时。

很多年轻人或者外地人不理解“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去买菜是种什么偏好”,但类似的老北京人并不少见。

一位网友就说,他父母家住公益西桥(距离新发地单程11公里),每周会去新发地卖菜两次,“就图新发地的食材新鲜”。

到新发地买菜还是有讲究的,很多老北京为了能吃上一口便宜的新鲜菜,会摸着黑,搭上首班公交车4、5点钟就到新发地,直接把大货车上的蔬菜买走。

当年的《法制晚报》夜线报道曾经记录过这种场面:凌晨4点,运菜车刚刚来到新发地,一些家在附近的“散客”就围了上来,很快就买走了百十来斤。

每天凌晨两点开始,新发地就热闹起来,这里可以说是北京最早醒来的地方,新发地里的菜农菜商和百姓们每天都是北京最早看见朝阳的一批人。而这次疫情从这里开始,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见到朝阳。

再次说下今天的最新消息。

根据今天的通报,目前,新发地已发现40件阳性标本,45人咽拭子阳性。丰台区启动战时机制,成立现场指挥部。另在海淀一农贸市场中发现1例阳性,是1例新发地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

目前,已摸排丰台区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139人,全部实施集中隔离。此外,对新发地市场周边11个小区实施封闭管理措施 ,落实24小时专人值守。

新发地市场周边3所小学、6所幼儿园已返校的班级立即停课,未返校的班级暂缓复课 。

刚刚,北京西城微博发布消息,称曾在2020年5月30日(含)以后,去过新发地批发市场北京市民,请主动迅速与社区居委会联系。

北京市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高小俊说,鉴于新发地农贸批发市场中人员发现确诊病例,其环境样本中检测出核酸阳性,北京市决定将对5月30日以来与新发地市场有密切接触的人员开展核酸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