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草泥马:草泥马的源起

”一词形成于2009年初的百度贴吧(魔兽世界吧),之后在网络聊天室、论坛中广为流传,音同脏话“操你妈”,网民将羊驼或骆马用于其形象指代,最初“”只是一种被恶搞出的“虚拟神兽”,与“法克鱿”、“雅蠛蝶”、“菊花蚕”、“尾申鲸”、“潜烈蟹”、“吉跋猫”、“吟稻雁”、“达菲鸡”以及“鹑鸽”共同组成了“十大神兽”(均为脏话谐音)。

但很快,这种看似温顺却相当有反抗精神(羊驼会以吐口水方式进行反击)的“草泥马”就被网民赋予了政治批判色彩,例如当时一首非常流行的《草泥马之歌》将它的敌人称作“河蟹”(即胡温“和谐社会”的“和谐”谐音),草泥马的使命是保护“卧草”,将“河蟹”们赶出“草泥马戈壁”,其政治反抗意义不言而喻,讽刺的矛头直指网络审查。

在那荒茫美丽马勒戈壁
有一群草泥马
他们活泼又聪明
他们调皮又灵敏
他们由自在生活在那草泥马戈壁
他们顽强勇敢克服艰苦环境
噢  卧槽的草泥马
噢  狂槽的草泥马
他们为了卧草不被吃掉 打败了河蟹
河蟹从此消失草泥马戈壁

中国知名异议艺术家艾未未推动了这种“草泥马文化”,例如艾未未的“河蟹盛宴”、“草泥马STYLE”、纪录片《道歉你妹》(台湾译作《:草泥马》)等,这也行动影响了大量的异议网民,在“河蟹时代”这些异议网民均自称“草泥马”或“草泥马家族”,自称“我是一只草泥马”是一种强大的荣光与自我认同。

杨昕霖@xinlinyang | 微薄力量支持艾未未,支持草泥马家族。

 

2010年,著名的异议艺术家艾未未在上海搞了个河蟹宴,据说来了上千人。虽然艾本人在北京被禁足无法参与,但大家还是去他在上海的工作室吃了大闸蟹,网络上声援的更是不少。当时的政府对于这种堂而皇之的公开讽刺似乎没有应对之策,隐喻和讽刺的对抗在继续。不过这一年谷歌退出中国,Youtube被屏蔽。 —— 《端传媒|中国网络的十年“和谐”,让我想起《草泥马之歌》》

草泥马一直是艾未未反复出现的主题,他通常用它来挑战中国共产党。在2009年,他在网络上发出了一张,他和一个毛绒草泥马在一起的半裸照, 照片的标题是“草泥马挡中央”。这张照片被认为是对高级政官员直接的侮辱。一些中国分析学家怀疑这可能是在他2011年被捕的重要原因之一。他被释放后,他在他发布的草泥马视频中感谢他的粉丝给他的捐款,帮他能支付中国官员对他的恶意罚款。 —— 《译者 | 艾未未版《草泥马STYLE》》

端传媒|中国网络的十年“和谐”,让我想起《草泥马之歌》

译者 | 艾未未版《草泥马style》

艾未自由 | @xinlinyang 微薄力量支持艾未未,支持草泥马家族。

在习近平上台(2012年末)之后人们逐渐发现:原本极为有限的言论空间更被收缩,在中文互联网上曾经表达“草泥马”的公开反对的自由已经不复存在。以前一句“草泥马”、“草泥马裆中央”或许并无后果,而今发同样的内容却是轻则封号重则喝茶了,加之“和谐社会”的口号已不再提,取而代之的是“中国梦”之类,“草泥马”一词渐渐地淡出了网民视野。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草泥马:“膜蛤”兴起 反讽当下

2014年,微信公众号“江选研讨会”出现,笔名黄薄码的撰稿人(圣膜导士)写出了诸多关于江泽民以往的经历及趣事(其中最早的即“蛤三篇”《香港记者到底跑的有多快?》《到底哪个西方国家他没去过》《美国的华莱士到底有多高?》),并以戏谑的文风评论江泽民和其他人物,赞扬江泽民的学识水平及人性化特质,被大量网友点赞和转载,膜蛤文化开始渐渐形成气候。

膜蛤族眼里的长者

事实上如“黄薄码”一类的“膜蛤先锋”同样可以被视作“草泥马”,因受到中文互联网表达自由的限制,他们尝试以怀旧的方式以及恶搞这位“更有人情味的领导人”的方式来表达对于当下现实的不满,虽然其中不乏有一些历史虚无主义色彩。这种反讽当下的文字内容很容易就能在一些膜蛤文中找到,从“江选研讨会”微信公众号最终的被封也不难看到中共网络审查部门的“后知后觉”。

世道变坏是从人们取笑文艺青年开始的,以前有人觉得是耸人听闻,仍热衷于对文艺青年的反讽以及文青们的自嘲的狂欢中,如此对一个拥抱理想主义和自由精神的群体进行污名化成为了一股反装逼的装逼潮流,结果周小平们的登堂入室一下让所有人的感受到了羞辱,自己没有坚持品位的勇气,就等着被这些权力夹裹的文革审美一次次的强奸。—— 《江选研讨会 | 一朝天子一朝逼格》

我蛤治下的1994年,王菲窦唯留了合影,晓波在与王朔对谈。冯小刚在拍北京人在纽约,王小波捧着黄金时代走出出版社。顾城举起斧头,红磡余音绕梁。那时文艺不受指点,生活更未消解斗志。人们敢为信仰而死,民族歌手才是大师。 —— 《江选研讨会 | 一朝天子一朝逼格》

江选研讨会 | 一朝天子一朝逼格

后来就到了全场的闪光时刻,当时全场演职人员很多且不乏后面观众伸手向前,现场一度有点混乱,长者一路走过去,却不曾迷路,喜欢的人的气息是从不失职的温柔路标。终于他走到了她的面前,她娇羞的低了下头,长者明显愣了下,没有问她「声乐有几种唱法」,我英只顾傻傻地笑,晕眩在了长者的光芒里,而长者幸福地就像太阳下面眯着眼睛给心爱的人打电话那样,一眼一瞬间,恒久永流传。握完手后,两人好像都恍惚了,像踩在云朵上一样不知所措,长者一改之前的谈笑风生,与后面的人只是机械性的握手,甚少话语。时年23岁热气腾腾的我英就这样唤醒了长者心中的少年。 —— 《江选研讨会 | 长者与1990年春晚》

江选研讨会 | 长者与1990年春晚

与“草泥马”最初积极的话语反抗相比,“膜蛤”则更像是一种失去话语权者的消极抵抗,人们使用一种无奈但不失快乐的方式来表达不满与反对,虽然它看起来“感情是复杂的”同时参杂着“半真半假的叙述与讽刺”,但其中一些“”仍然具备着“草泥马的反抗精神”,他们更像是消极的无奈的“草泥马”。

当然,随着“膜蛤文化”的影响力扩大,大批后续加入的“蛤丝”更多是受到这种亚文化特征的吸引觉得“好玩且很酷”,至于对“原教旨膜蛤”那些批判、反讽的政治反对属性已经难以领会、模仿,失去了原有“精神内核”。因此,这也使得“蛤丝”群体在异议层面的纯粹性与相似性难以与“草泥马”群体相匹。

纽约时报 | “膜蛤文化”盛行中国网络 或为影射习近平

【网通社】全球首届蛤丝大会成都举行

K博 | 怀旧和蛤丝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草泥马:全靠他一人 辱包成流行

2013年12月28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到北京庆丰包子铺月坛店就餐,引发社会关注。在习近平“庆丰包子铺”就餐事件之后,开始有网民以“包子”指代习近平。此后,习近平又陆续得到“”、“初中博士”、“大撒币”、“总加速师”等众多称号。

有了“包子”之称后,“”顾名思义,即是指对习近平的恶搞、讽刺、侮辱、调侃等,是对习近平所有相关批评的戏称。比“包子”迟到很多,“”这一概念在近两三年内才逐步形成、兴起、流行。究其原因,可以说很大程度是习近平本人的“亲自促成”,其中主要原因大致有以下几点:

包子怎么了(一):个人崇拜泛滥

习近平上任以来,中国各大官媒一直致力于为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打造权威、智慧、勤政、亲民等形象,赋予其各种“称呼”。从最初在公开报道中称习近平为“习大大”,再到过犹不及而禁止“习大大”的出现。之后又尝试以各种其他的称呼代之。随着习近平权力的日益集中,甚至出现核心、领袖、一尊等带有强烈个人崇拜色彩的“称呼”,而不少网民对于这类“称呼”极为反感。

习近平:定于一尊.jpeg

【麻辣总局】习近平同志是一个很有贵族气质的人

【异闻观止】央视网|这场人民战争统帅心中的三个“第一”

自由亚洲|官方宣传新提“习兵法” 央视推习近平与史上大兵法家齐名

人民日报 | 习近平是改革的新设计师

 

包子怎么了(二):全中国最敏感的人

习近平为中文互联网带来了相当数量的“网络敏感词”(涉及到习近平本人及亲属),触及到这些“敏感词”的内容会遭到内容删除、禁止发布、无法搜索、账号封锁等,之后“涉习近平敏感词”逐渐增多,还形成了一个专门类别的敏感词库。随着网络环境的越发逼仄,有大量网民因发布“涉习近平敏感词”被拘甚至判刑。

习近平:敏感词.png

【立此存照】习猪头怎么样了?

【立此存照】微信发言遭行拘 习包子自动对号入座

【立此存照】网民发“习包子”被行拘引热议后 官方删除相关新闻

【麻辣总局】“看来公安也知道这句话是对的”

【立此存照】发“维尼xiong” 涉嫌传播恶性谣言

【图说天朝】遭行拘网民复议被拒:用言论自由辩解“属法律认识错误”

包子怎么了(三):黄袍加身 无限连任 

2018年2月,中共宣布将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确定习近平可一直延续权力,网友讽刺为“无限连任”、“包子登基”,该消息引来巨大民意反弹,并在网络上演变成一场审查者与网友之间持续数周的拉锯战。在习近平修宪之前,人大表决十九大习思想入《党章》时无一人反对的“没有没有没有…通过”名场面载入史册。

【立此存照】“包子登基”新浪微博被删消息存档

【敏感词库】“万岁”“劝进”“登基”等习近平修宪相关

【敏感词库】搜索“歪脖子树”“不要脸”“千秋万代”等修宪相关禁词

包子怎么了(四):一脚油门踩到底

习近平执政期间大量的政策失当促成了社会矛盾丛生、国际问题恶化、网络环境封闭、经济形势低迷…..大大加深了中共的统治危机,由此他也被称作善于“加速”的“总加速师”。例如,自《习近平和他的六个情人》至铜锣湾书店案再至《送中条例》最终至《香港国安法》,习近平为彻底驯服香港成功激起了一起全球性的“香港抗争”。例如,在“习近平外交思想”指导下,中共战狼外交肆虐全球虽远必诛,终于推动了西方国家的联手制裁,以及美国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新的民主联盟”的呼吁。

【网络民议】习近平”加速”外交思想研究中心成立

【立此存照】禁止加速本身也是一种加速

长平观察:习近平在倒车还是飙车?

【立此存照】人民日报英文版:他就是倒车之王!

【立此存照】B站“开倒车”视频纷纷“禁评”

包子怎么了(五):强制宣传令人反感

近年为强行推送习近平的思想、理想、声音至全社会,中共有关部门推出了大量习近平“周边”在国内外制造全面的宣传攻势,例如智能手机学习平台:学习强国;例如强制摊派发行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同时有海外版);例如遍布街头的“习式”标语等。这类强制宣传的程度远胜于江、胡时代。

BBC | “学习强国”:习近平“红宝书”登上App排行榜首

【立此存照】宣传部采购《习近平谈治国理政》

匿名网友:学习强国app相关,强制基层要求学习没人能管吗?

【图说天朝】雄安的咖啡馆长这样

包子怎么了(六):严控互联网

习近平对于互联网持有一种敌对态度,他将互联网视作“舆论斗争的主战场”,并在上任后成立了两个小组专门负责互联网的管理,建设网评员团队加强舆论引导,接见了周小平、花千芳等一众网络大V,提出“网络主权”、“网络安全”概念将中文互联网更加隔绝于自由互联网。习近平时代是中文互联网大步倒退的时代。

网传习近平8•19讲话全文:言论方面要敢抓敢管敢于亮剑

【网络民议】周小平就是包子的馅,明白了吧

BBC | 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 习近平谈网络秩序

共青团中央 | 习近平的“新闻观”和“方法论”

包子怎么了(七):迫害变本加厉

习近平对异议人士的打压达到了新高度,对于各种反对的声音坚决扑灭毫不留情,充斥着一种你死我活式的暴戾。2015年709事件让多名维权律师身陷囹圄,律师家属们多年间也饱受折磨。2017年中刘晓波逝世,成为“历史上唯一一位从获奖至辞世始终未能得到人身自由的诺奖得主”。2020年新冠疫情后,许多来自体制内批评质疑的声音遭到抹杀。除此之外,习近平在新疆、西藏还实施了严重违反人权的残酷治理。

中国数字空间2017十大新闻展No. 1:刘晓波狱中病逝

明报|风雨同舟——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五周年家属感言

廉洁西城|任志强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重大问题上不与中央保持一致

CDT导览 | 许章润: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

【异闻观止】“新疆网络传播违法信息典型案例”

包子怎么了(八):背书单 掉书袋 遭打脸

习近平早年受到文革运动的影响,虽然最终以被推荐方式进入高校学习,实则未接受完整的小初中教育,民间常有争论习到底是“小学生”还是“初中生”。但习却在“知识储备”方面表现得极为自负,多次在国际场合“掉书袋”,细列自己所读的著作。这导致自己的“学识人设”在面对频繁的“口误事件”及“粗鄙话风”时候轻易崩塌、露馅儿。

嘲笑习近平“背书名”的这则视频很可能是最早的“视频辱包”作品


包子怎么了(九):频繁口误(还是不会读?)

习近平曾在多个场合致词时出现口误,而逐渐成为一种让网民习以为常的“常态”。在2016年的G20峰会上,习近平将《国语.晋语四》中的“轻关易道,通商宽农”的“通商宽农“读为“通商宽衣”引发外界嘲笑。“通商宽衣”、”宽衣“在之后成为敏感词,禁止网民搜索和谈论。“宽衣”之后习近平的读稿口误仍然不时出现,如,”萨格尔王“、”精甚细腻“等,甚至出现提词器注音(岿然不动),这使得一些网民以收集、取笑为乐。

巴丢草:通商宽衣.jpeg

【草泥马语】通商宽衣

【CDTV】习近平掉书袋:“通商宽衣”后续 —— “萨格尔王”

【CDTV】习近平又又又又….读错字?论坛闭幕式上读错“提防”、“发酵”

【麻辣总局】因成功“预测口误” 微博网友遭封号

包子怎么了(十):高级黑新闻

习近平非常注重对自己的新闻宣传,近年常被置于各大新闻网站的头条,但一些以习近平为报道对象的新闻却因官方用力过猛出现“偏差”,呈现了高级黑效果,沦为笑料。例如“赵王回车”事件,将习近平发微博的键盘回车键以橙色标注,并移走了鼠标,凸显出一个不会电脑的“智障”形象。

习近平:回车键.jpg

【网络民议】请按那个橙色键

【赵王回车】军报详解习近平键盘发微博:自主研发平台

包子怎么了(十一):语不惊人死不休

习近平常在各大场合发表“惊人之语”:例如早期的“三不论”,指责“境外势力”指手画脚。例如他夸赞自己年轻时代体能所描述的“十里山路不换肩”。例如作为“无神论者”的共产党人,他要求政法同志要谨记“头上三尺有神明”。习近平透过这些“惊人之语”向人们展示了中国最高领导人的某些“核心观念”及“章口就莱”的言辞风格,而这些内容也成为了网民的重要“辱包”素材库。

习近平:满脸喷粪.jpeg

“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划脚…..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习近平还讲到,在当时的国际金融风暴中,中国能够基本解决13亿人口的吃饭问题已经是对全人类最伟大的贡献。—— BBC|习近平2009年在墨西哥会见华侨时发出批评

“我几乎那一年365天没有歇着,除了生病。下雨刮风我在窑洞里跟他们铡草,晚上跟着看牲口,然后跟他们去放羊,什么活都干,因为我那个时候扛200斤麦子,十里山路我不换肩。” —— 【旧闻】人民网 | 习近平忆插队:扛200斤麦子十里路不换肩

“对于这一次(武汉新冠病毒)的疫情防控工作,我一直是在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 新华网|习近平会见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

【旧闻】人民网 | 习近平忆插队:扛200斤麦子十里路不换肩

【CDTV】台湾猛男实测“十里山路不换肩”是否扛得住?


习近平上任以来成为积极维护中共极权的独裁者,他一系列大开历史倒车的作为使其成为了“槽点最多”、“人见人黑”的领导人。正是因为看到了习近平的志大才疏、德不配位、刚愎自用、常识匮乏等鲜明个人特点, 大量网民开始以“恶搞”、“讽刺”等方式表达对习的不满与反对,并逐渐形成“辱包潮流”。早期的辱包作品以漫画、批判文章、新闻解读等为主。但这类作品出现于“辱包梗”的形成期,所以较少用“梗”,部分作品与现今流行的“辱包作品”有一定差异。

【习总日记】 习总要李鹏闭上臭嘴

【网络民议】陛下,包子里有屎!

【图说天朝】上海街头惊现讽刺习近平涂鸦

鳩鵪漫畫:雾霾吃包子

虽然“辱包”一词指代习近平的是“包”,但事实上在恶搞习近平的过程中“小熊维尼”才是最重要的“角色形象”,而非“包子”。其一是因为“小熊维尼”的形象更“无国界”且与习近平肥胖形象相似,其二是在网民以“小熊维尼”代指习近平受到了有关部门的严厉审查,使得这种“关联”更加被强化。

东网 | 维尼被禁入境?《维尼与我》无缘内地上映

【麻辣总局】东京街头惊现“小熊维尼”

【众人推】《This is the China Xi》

【立此存照】优衣库上新“维尼短袖” 淘宝评论区惨遭禁评

2019年2月台湾独立游戏《还愿》因在游戏中隐藏了一些讽刺习近平的元素,很快在中国全面下架,相关报道在中国网络上快速消失。由于涉及到最高领导人的内容,《还愿》与其他在墙内受到爱国网民排队口诛笔伐的“辱华”对象遭遇不同,它尚未进入“公共讨论”便直接消失,被审查机构迅速列为“敏感词”和“不宜传播的内容”遭到墙内互联网的彻底清理。

【立此存照】暗藏“包子”“维尼”:游戏《还愿》一夜之间从“国产之光”到“伤害感情”

自由时报 | 维尼震怒?传《还愿》中国代理商破产还被喝茶

《还愿》事件令不少网友意识到:“辱包”其实是“辱华”(官方说法)的最高级别,这是一种无法被官方在墙内公开驳斥与反对的“ 不可言说之辱”,即敏感到一定程度反成了“安全”,它是“审查体系中类似安全词的存在”。

辱包内容极难存在于墙内网络,但却可以在墙外网络任人自由发挥,人们可以享受这种挑战禁忌的快乐,即便五毛或小粉红可以在墙外对此愤怒异常,但仍不敢在墙内提及或批评或传播它(辱包内容),这也恰恰是中文互联网没有言论自由的一大有力证明。能够说出被恐惧压抑的政治禁忌,对于参与的网民有一种情绪宣泄的快感。所以有网友云:“一时辱包一时爽,一直辱包一直爽。

CDS档案 | “辱华节目”全球连晒(连载一): 不可言说之辱—— “维尼”那些事儿

于是,与“辱包”相关的一些概念也开始形成:

  • 例如,一些辱包者自称“反贼”,“反贼”这一称呼来自桌游三国杀,得到这一身份牌的玩家需要隐瞒身份并最终击杀“主公”,这正应了身居国内的“辱包者”需要保证网络身份匿名的必要要求,拒绝匿名的勇气行为则被称作“冲塔”。
  • 例如,辱包者需要同“蛤丝”一样,熟练运用“辱包素材”,什么“十里山路不换肩”、“金科律玉”、“萨格尔王”、“kui然不动”、“拉清单”等,均要信手拈来。
  • 例如,辱包者还需要不断制造新的“辱点”,以顺应加速主义大势,像“祈翠”、“亲自部署”、“倒车之王”、“后主”、“习崇祯”等,均为网民或发掘或创造的新词新用法,“始于辱包用于辱包”。

纽约时报|向习近平致敬的“习氏甲虫”为何遭封杀?

【敏感词库】“翠”与“祈翠超话”

【麻辣总局】无名诗:习近平 我亲自

【麻辣总局】六十年发展成就:掉头

部分新形态“辱包”作品:

【麻辣总局】“脱离群众的包子连狗都不理”

【图说天朝】新时代不但号没了 还可能…..

【恶搞】方舱医院真神奇 维尼演唱版

【麻辣总局】寻人启事:习近平 男 汉族

辱包第一视频账号:乳透社·小反旗

随着中国网络视频时代的到来,有一些视频博主利用习近平公开讲话、新闻报道等“辱包素材”制作了一系列二次元鬼畜风格的恶搞作品,并逐渐形成了一种新流行的辱包文化风靡于墙外平台。“辱包”内容的视频化易于分享传播,擅长幽默式反讽式解构,利用高超的剪辑调音技巧素材再创作,配合着流行音乐,让一些“辱包作品”看起来仿佛就是习近平在“亲自演唱”。

以知名的youtube账号 @乳透社·小反旗为例,这个粉丝数仅4W出头的辱包频道,却已经创作了两部播放量破百万的视频:《习包子也想挑战念诗之王「鬼畜调教」》《庆丰话 X.J.P「鬼畜调教」》,第一部作品上传于2019年初,其已有的作品列表完全就是一个“辱包”宝库。类似的账号还有 @乳透社·小池塘Winnie the Pool@新蛤社XinHaAgency (兼辱包)、@【总加速师弟】墙国蛙蛤蛤等。


辱包作品联播

当然,“辱包社群”也逐渐在墙外网络形成,例如维尼之声即是一个较为大型的半开放电报讨论组;例如知名的“反贼社区”品葱,开放了“乳包”话题专栏;例如在Twitter 辱包tag之下,充斥了大量网民的“辱包”讨论,让“辱包”成为一景。“辱包”成为一种更易于被90后、00后年轻人所接受的反抗方式。

九零后推特辱包遭遇“虽远必诛”

2020年4月,现居墨尔本的中国90后Horror Zoo的中国家人被警方传唤,警方盘问的焦点是Zoo去年底注册的一个名叫“习近平”(@FakeNewsOfChina)的推特辱包小号。该账户发布了一些辱包的推文和图片,但bio的账号关联信息却暴露了Horror Zoo的真实身份。

因“辱包”使得Horror Zoo被迫流亡海外,这也向网民揭示出辱包所隐含的巨大安全风险。匿名侮辱调侃一个“虽远必诛”的最高权力掌控者,这其实是无权力者的最后武器,彼此间存在着极大的力量差异,随时有着安全威胁,辱包者们的愤怒从何而来不难想像。

美国之音|“你的很多表现已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身份”

零零后辱包第一人:

2020年,一位名叫Tom乾龙的推特网友制作的“采访习近平”讽刺小品大火,这位“亲自辱包”的00后被不少网友誉为“00后辱包第一人”、“猖狂的反党分子”。而之所以被称作“第一人”是因为Tom乾龙在各视频中毫不掩饰自己身份,全程露脸辱包,展示出了极大的勇气。Tom乾龙的“采访习近平”系列视频使用了许多习近平的讲话素材,信手拈来,这也显示出他辱包技巧的娴熟。

【恶搞】反党分子采访总加速师

在“草泥马”诞生的十年后,“反贼”们从中找到了某种精神继承,他们有着相似的反抗目标及自由精神内核,虽然反抗的方式前后相比已变得大为不同,虽然形势所迫人们不再能如“草泥马”时代那般自由奔放,但辱包“反贼”们同样不缺乏勇气、智慧、创意、担当,他们拒绝了“膜蛤”时代更加犬儒、消极的现实解嘲之道,放弃了本已极其狭窄的墙内舆论空间,却在墙外开辟了一片更为广阔自由的天地,日拱一卒不期速成,以与战狼小粉红相比极为稀少的“品种数量”却引领了墙外中文政治圈“辱包”盛行之“新时代风气”。

正如 @Tom 乾龙 所言,他希望看到人们一种嬉笑怒骂的方式反抗极权,笑看极权在加速中灰飞烟灭。“当辱包成为流行”也是一次新的集结,辱包反贼们笑看这只笑料百出的包子,嘲弄那具背后将它奉为一尊的“政治僵尸”。网民们常常嘲笑被他们称作“总加速师”的“真男儿”习近平所作所为正在加速中共灭亡,而从“草泥马”到“反贼”的网民们创造的“辱包,同样有着消解极权的巨大能量。

江河之所以能冲开绝壁夺隘而出,是因其积聚了千里奔涌、万壑归流的洪荒伟力。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在历史进程中积累的强大能量已经充分爆发出来了……     —— 习近平

实际上那些错误执行者,他也是有一本账的,这个账是记在那儿的。一旦他出事了,这个账全给你拉出来了。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小心今后拉清单,这都得应验的。不要干这种事情。头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  —— 习近平

法广 | 新华社出现严重错误:“中国最后领导人习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