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眾志剛創立時的街頭照(朝雲攝)

人大今早九时许通过国安法,预料稍后有正式公布,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创党主席罗冠聪、成员周庭和常委敖卓轩,在今早约十一时各自在社交媒体宣布退出香港众志。黄之锋指,自创立众志以来团队一直在政治风眼中,但随着国安法压境,“在香港从事民主反抗,忧心性命安危已不再是无稽之谈”,亦要面对以十年起计的政治牢狱,以至直接送回中国受审,面对严峻的命运,“个人祸福难料,更要拿起承担的勇气”,决定退出香港众志和辞任秘书长。

众志下午发声明,指黄之锋、、敖卓轩和周庭相继宣布退出,尊重各人抉择意向,已即时撤销四人会籍,商议后认为运作难以持续,“必需化整为零,众人应以更灵活的方式继续投入抗争”,宣布即日起解散及停止一切会务,“同行路上,必会再遇,香港人,街头相见”。

罗冠聪则指,在《国安法》下香港将掀起“一股腥风血雨的文革潮”,香港人将被以言论思想入罪,“在如此世道下,更是难料自身安危”,宣布退出香港众志,“以个人名义继续参与反抗运动”。

周庭则指,作为众志创立团队一员,退出众志是“沉重且迫不得已”的决定,亦无法参与未来的国际连结工作,“严冬在前,今天就此与伙伴战友别过,各自在不同岗位上努力”。

敖卓轩则指,已向众志秘书处辞去了常委一职,并递交退会通知,即日起正式离开众志。

随着国安法通过并将生效,勾结外国势力将会是刑事罪行,、罗冠聪近日曾多次访美,游说美国政界通过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敖卓轩正在美国华盛顿就学,亦有参与相关工作,周庭则曾多次接受日本传媒访问讲解香港的情况。

 

香港众志声明全文

本会今晨突得悉多名成员,包括秘书长黄之锋、常委罗冠聪和敖卓轩,以及成员周庭,相继自行宣布离任本会职务及退出香港众志。本会尊重各人的个人抉择及意向,更感激他们过去几年为众志及香港民主抗争所作的贡献和付出。

本会秘书处已按各人意愿,即时撤销黄之锋、罗冠聪、敖卓轩及周庭之会籍。另外经商议后,香港众志认为本会现时运作将难以持续,深感必需化整为零,众人应以更灵活的方式继续投入抗争,现宣布即日起解散及停止一切会务。

众志成员将作为无数抗争手足的一分子,各自投入本地运动的不同战线,带着在众志的历练,持续在极权压迫下,寻求创造破局的可能。

同行路上,必会再遇,香港人,街头相见。

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

 

黄之锋声明全文:

自创立众志而来,团队伙伴未曾离开政治风眼,在抗争路上即使面对再高的巨浪,大家未曾退却,跟我迎难以上,我实在心存感激。

然而当国安恶法压境、解放军演示狙击“斩首”,在香港从事民主反抗,忧心性命安危已不再是无稽之谈。以十年起计的政治牢狱、送到白屋严刑铐问、乃至直接送中,谁也没有办法确定明天。

严峻的命运放在眼前,个人祸福难料,更要拿起承担的勇气。我现在宣布辞任香港众志秘书长,同时退出香港众志,并会以个人身份践行信念。

香港的意志,不会因国安法或任何一条恶法而冰封。一年的时代革命,造就无数觉醒的人,走在城市里的、每天肩碰肩的,清洁工到西装友,都有可能是抗争中的无名传奇。只要香港人仍在,他们就得永远惧怕我们、防范我们。

我相信此刻世界上仍有无数双眼,关切着香港,也注目在国安法下我个人的情况,我会继续坚守我家 – ,直到他们把我从这片地上灭声、抹杀。

,愿众人平安。

黄之锋

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

 

罗冠聪声明全文:

2016年4月,是众志创立的日子,也是我以创会主席的身份,与一众同侪共同承担时代对我们的挑战。四年来历经不少风雨,我们依然团结向前,未忘初心。

然而,在《国安法》带领下,香港掀起一股腥风血雨的文革潮,香港人将被以言入罪、以思想入罪,轻则三年监禁,重则在白屋被刑求兼送中,人心惶惶。在浪尖的政治人物风险更大,在如此世道下,更是难料自身安危。

在时代的转折,如何灵活应对、转守为攻,正考验着我们每位的智慧和决心。巨变将至,但我们绝不盲目绝望、轻言放弃,更需随时代而行,寻找自身可以承担、付出的岗位。港人的抗争奋斗不会止息,只会以更坚毅的姿态延续。

在此,我宣布退出香港众志,并以个人名义继续参与反抗运动。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

守护我城,直至最后一刻。愿众人平安。

罗冠聪

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

 

周庭声明全文:

我,,宣布从今天起退出香港众志。

作为创立团体的其中一员,这是个沉重且迫不得已的决定。未来的国际连结工作,我亦将无法再参与。

严冬在前,今天就此与伙伴战友别过,各自在不同岗位上努力。

即使活在绝望当中,我们都要继续坚强的生活着,时刻记着彼此的存在。只要活着就会看见希望。

周庭

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