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已无声无息地变了样。

社交媒体上,朋友的名字改了又改,相片全删,直至认不出自己;联署签名,不再有具名,因为惧怕红卫兵潜伏批斗;旧时文章,有人为免秋后算账,悉数删除;拍电影拍纪录片,处处言论地雷阵;出版社出书陷困局,印刷厂只肯鬼鬼祟祟地印,发行商未必愿意运送,中联办控制的书店不卖;敢言媒体遭整治,处境凶险。老师上课,说话要小心翼翼,提防老大哥在监视;商店展览抗争者像,被中止租约赶走;大财团表忠要及时,失去缄默的自由。

一国两制走样变形,罄竹难书,以上只属前奏,只是漫长终结的开端。

50 年不变,第 23 年已大变,2020 年 7 月 1 日,国安法为一国两制盖棺,强力部门进驻香港,不受制衡不受香港特区管辖,特首指派国安法官,罪行定义模糊主观;香港人的结社自由、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在法律武器的枪口下窒息。

政团随即解散、警队立刻表忠、移民潮再现、外国制裁开始;每位香港人,存活于这个时空,都不能幸免,卷入新冷战的时代洪流。

捷克剧作家及前总统哈维尔在《无权者的力量》中,谈到一个酿酒爱好者的故事。哈维尔曾在一家酿酒厂工作,直属上司爱啤酒,热情地研究改良啤酒配方,三番四次向主管建议改善酿酒流程,惟主管是专制政权下凭关系上位的人,不热衷酿酒。这位爱酒人于是向更上级进谏,结果招祸,被认为搞政治破坏,被调配到其他单位。

哈维尔形容,极权之下,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异见者”,所谓“异见者”不是任何人自己刻意选择的角色;人们只不过忠于自己,已经有可能超越红线,被划为次等公民,成为体制的敌人。

往日,政权审查资讯,蒙蔽人民,谎言说一千次自然有人信以为真;今天掌权者技法高超,擅于制造资讯洪流,令人真假难辨、轻重难分。《》愿望单纯,只希望于香港巨变之世,忠于专业,探索事实、去芜存菁、监察权贵、为无声者发声、为香港发声。

过去一年,《立场新闻》幸得读者支持,得以增加人手。我们增派法庭记者,奔走于囚车与法院,令抗争者的故事不被遗忘;我们增加摄影记者,开拓 youtube 频道,加强影像故事。我们增添了直播及摄影器材,令讯号更可靠稳定;我们主力制作长篇专题报道,深入分析时政人事,并制作选举专页,搜集八方动向,分析最新形势;最近更新聘英文编辑,把香港故事,告诉全世界。

我们,会坚守每寸自由土壤,会用尽每丝缝隙中的微光。

夹缝中的香港奇迹,从来是因为自由空气、因为香港与大陆的差异。孙中山是在香港,体会到何谓现代社会的善治;共产党在内战中胜利后文人逃难选择香港,因为小岛有言论出版自由;四、五十年代上海资本家撤资到香港,因为这个借来的地方,有自由贸易有法治基础,给他们重建家业;大批难民千山万水来到狮子山下的弹丸之地,因为他们在借来的时间中,享有免受斗争恐惧的自由。一河之隔,香港宝地,源自与大陆的差异,源自难得的自由,成为强国边陲不灭的荣光。

如今,香港岌岌可危,我们愿意与香港人同呼吸共患难,一同捍卫自由火炬;当核心价值奄奄一息,力挽狂澜的责任,就落到我们每一个香港人身上。

愿我们万众一心,冒住炮火前行,毋负此生。

立场新闻

2020 年 7 月 1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