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难得君

 

大学是现代文明的产物

人类进入18世纪,在这个最重要的历史维度,欧洲开始了现代启蒙运动,工业革命蓬勃发展。

一大批伟大的哲学家、科学家、思想家、经济学家密集出现:

约翰·洛克(1632.8.29~1704.10.28)写出《政府论》;

牛顿(1643.1.4~1727.3.31)近代科学的鼻祖,开拓了人类走向科学的新纪元;

孟德斯鸠(1689.1.18~1755.2.10)提出三口权责分立;

卢梭(1712.6.28~1778.7.2)完成《社会契约论》;

亚当·斯密(1723.6.5~1790.7.17)写出《国富论》;

约翰·穆勒(1806.5.20~1873.5.8)提出代议制;

……

他们的出现,使西方文明迅猛发展,把经济总量约占全世界三分之一,绝对的世界第一富国大清远远甩在了后面。

满清的所谓“康乾盛世”,竟成了文明与野蛮,发达与落后的分界线。清帝乾隆与美国的缔造者华盛顿在同一年(1799年)去世,留下了两个命运截然不同的国家。

直到19世纪末,洋务派和维新派才意识到西学的重要性。

1898 年,康有为、梁启超等力陈“非立即变法不足以救中国”,设立京师大学堂,主张在各地普遍设立新式学堂。

以八股文为考试内容的科举考试制度日益显示其腐朽落后的一面,在新式学堂面前不断后退让路。

京师大学堂(1912年改名北京大学)是我国第一所由中央政府建立的综合性大学。成立之初,行使双重职能,既是全国最高学府,又是国家最高教育行政机关,统辖各省学堂。

京师大学堂的首任管理学务大臣(相当于校长)是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孙家鼐,他与翁同龢都是光绪皇帝的老师,名声显赫。

在北大的历史上,大家熟知的校长严复、蔡元培、蒋梦麟、胡适、马寅初、丁石孙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的名字与他们相比,显得并不响亮。

许景澄(1845年-1900年)

但,他却是唯一一个,因说了真话,被砍头的校长。

 01

许景澄,世称许公。原名癸身,字竹筠,生于浙江嘉兴,同治年间进士。

他先后担任过驻法、德、奥、荷、俄等国公使,是开眼看过世界的读书人。曾代表过清政府,怒斥沙俄侵略行径,与沙俄协定新疆边界事宜。

1898年,许景澄回到久别的故土嘉兴,原想在家休息养老,不料朝廷又将他召至北京,并委以重任,先后任总理衙门大臣,吏部左侍郎,京师大学堂总教习、管学大臣,督办全国铁路。

他就是接任孙家鼐担任京师大学堂的第二任校长。

1899年,义和团运动爆发,他们打着“扶清灭洋”的口号,在今山东河北天津北京一代成燎原之势。

所到之处,如蝗虫过境,寸草不生。

他们号称有神功护体,不怕洋枪洋炮,不但杀传教士,杀教民,只要谁家有洋人的物件,一律杀无赦。不但杀人,还毁坏电报杆、铁路,烧毁工厂和一切现代化的东西。

这股人数众多的民间乌合之众,引起了慈禧的注意。虽然她知道这些轻壮汉子们所谓不怕洋枪都是狗屁,但炮灰可用!

因为,慈禧决定废除光绪,独揽朝纲,但遭到各国公使反对,于是打算利用义和团的盲目排外,达到报复洋人的目的。

义和团的行径引起了西方各国的强烈反应,他们要求清朝出兵镇压,清政府并没有做出回应。

1900年,义和团浩浩荡荡从四面八方涌向京城。

一旦进城,西方各国的使馆人员和侨民将死无葬身之地,形势严峻,西方列强决定为保护使馆,联合出兵。

6月16日,慈禧紧急召开御前会议,商讨对策。

端王载漪正式提出”请攻使馆”的动议。

许景澄即独自一人站出来反对,他说了真话:

攻杀使臣,中外皆无成案。”

他还与袁昶联名上书《请速谋保护使馆,维护大局疏》,明确无误地表明进攻使馆的严重性,认为:

春秋大义,不斩来使,围攻使馆,杀害公使,不合国际公法,绝不可采用激怒各国的做法。结果以一国而敌各国,是关系国家存亡之大事。

6月17日慈禧太后召开第二次御前会议。

慈禧要强行决定对外宣战。

光绪心急如焚,走下御座拉着许景澄的手问道:

“许景澄,你是出过洋的,在总理衙门办事多年,外间情势,你当知道,这能战与否,你须明白告我。”

许景澄含泪说了真话:

闹教堂伤害教士的交涉,过去办过。至于杀使臣,烧使馆,即使国际上亦罕见此种成案,不得不格外审慎。

依大清目前的实力,似难敌其中一国,更不用说数国联军了。臣以为和为上策。

许景澄说了真话,他却没顾及慈禧想挑战列强的意图。

在慈禧眼里,许景澄就是个帮洋人说话,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卖国贼!

得罪了慈禧和主战派,许景澄自知必死,对身边人说:

各国联军行将入都,事不堪问矣,日后和约之苛不待言,君等当预筹之。

他深为国家前途担忧,”数日之内,鬓发尽白”。

许景澄书法

02

其实,作为一名出色的外交官,许景澄想通过外国使馆的庇护,逃脱清政府的抓捕,是很简单的事情。

但他选择了留下,选择了面对。

随后,他被慈禧以”任意妄奏,语多离间“的罪名抓捕。

许景澄被判死刑时,他还挂牵着京师大学堂的办学经费,怕沙俄赖账,将存在俄国银行为修建中东铁路的四十万两银子全部取出,归还国库。

1900年728,北京失陷前夕,许景澄和与他一起上书的袁昶,以莫须有的罪名”勾结洋人,莠言乱政,语多离间“,斩杀于北京菜市口。

许景澄被押至刑场时,市民和拳民兴高采烈,如同过年一般前来围观,纷纷拿着馒头,等着蘸人血,就如同当年斩杀袁崇焕一样。

他们骂道:你这个老畜生,墨水把心都喝黑了,身为我朝廷的大臣,反为洋人说话,卖国贼!

在人民群众的欢呼雀跃,高颂皇上万岁的口号声中,许景澄被砍了脑袋。

行刑前,刽子手索贿不成,便故意把刀砍在许景澄的脊椎上,颈椎断裂而气管犹存,许景澄历尽痛苦折磨而惨死。

北京失陷前夕,许景澄、袁昶和随后被杀的立山(户部尚书)、联元(内阁学士)、徐用仪(兵部尚书)被称作是”庚子被祸五大臣“。

03

拿敢说真话的许景澄等人开了刀,再也没人敢反对开战了。

擅长宫斗和玩弄权术,不学无术的慈禧,终于可以牛逼轰轰的向西方十一国宣战了。

1900年6月21日,清廷写了十二道绝交书,向英、美、法、德、意、日、俄、西、比、荷、奥匈十一国列强同时宣战。

送完后,他们才发现,尼玛居然多了一份,送给谁呢?

干脆送给在大清当一品大员的英国人赫德(大清的海关总税务司),丫不是英国佬么!

许景澄被砍头16天之后,八国联军兵临北京城下。

慈禧挟持了光绪、隆裕皇后、瑾妃,换上了普通百姓的装扮,丢下了她的北京臣民,仓皇西逃。

慈禧甚至还让人帮她剪去了留了数年的指甲,以免被联军士兵盘查时,露出破绽。直隶提督马玉昆则率1000余名护军,及神机营、虎神营的部分官兵护驾,一起西窜。

史书上给这次慈禧西逃,起了个挺文艺的名,曰“庚子西狩”。

拳民掌控京城,京师大学堂成了洋人奇技淫巧祸乱中华的罪证。

大学堂门被砸开,所有藏书,包括中文善本书,全部扔到了井中和水池里。宝贵的科学仪器,也尽数毁坏。

列强入京城,京师大学堂又遭受了新一轮的洗劫和破坏。残留下来的房舍,先后被德、俄两军占据作为兵营,后来更成为沙俄驻军的指挥部。

侵略者在这里得意洋洋的合影留念。

1901年,清政府被迫同俄、英、德、法、美、日、意、奥等11国,签订条约,赔偿白银4.5亿两,分39年还清,年息4厘,本息共计约9.82亿两,以海关税、常关税和盐税作担保,这就是《辛丑条约》。

04

1901年(光绪27年)2月13日,八国联军攻打北京的第二年,光绪为许景澄等五人平反,官复原职。

同年,许景澄的灵柩护送南下,当初杀许景澄时拍手称快的群众们,万人围观,又感动的泪流满面。

灵柩到江苏上海时:

“江督以下官吏,及士大夫识与不识,皆往助执绋,祭奠成市,哀(车免)盈途,所谓万代瞻仰,在此一举者。”

宣统元年(1909年),朝廷追许景澄谥号文肃,同年朝廷准浙江士绅呈请浙江巡抚代奏建“浙江三忠祠” (徐用仪、许景澄、袁昶)于杭州西湖。

许景澄爱国吗?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但在那个时代,说假话,说大话才是主子眼里的爱国,说真话说实话,上上下下都骂你是卖国。

我们追忆许景澄,不仅仅因为他敢于说真话。

更在于,他能够坚持独立思考,坚持自由意志而不是委身于权力,在大浪中随波逐流无底线迎合权力,而致使国家和人民蒙受灾难

这不但应该是一个民族的精神所在,更是一所大学的思想灵魂所在。

两个甲子过去了,又到了庚子之年。

世界变了,中国也变了。

回望当日:

义和团们打满了鸡血叫嚣着,许景澄们被杀了,吃瓜群众拿着人血馒头…

何止是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