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称他同意微软收购TikTok的部分资产,包括这款应用在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的不同版本。他说,如果微软或其他“非常美国”的公司未能在9月15日之前达成协议,将美国的TikTok置于本国控制之下。实际上,并不是只是美国在要封堵TikTok,世界上其他国家也在封堵。

早在去年4月初,印度马德拉斯高等法院就指出tiktok“鼓励色情,对儿童有害”,要求中央政府禁止下载Tik Tok ,禁止Tik Tok 视频在电视播出。

此后Tik 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向印度最高法院提出上诉。律师称Tik Tok已采取技术措施确保裸体/淫秽内容无法上传,并写了保证书后,印度才解除了禁令,但解禁条件是Tik Tok必须确保平台从此没有任何淫秽视频。

2018年7月,Tik Tok被印尼封禁。印尼交通与通信部部长Rudiantara 解释,该平台上存在大量不良影响内容,“很多内容是消极的、不雅的,对于孩子们而言非常有害”,“如果Tik Tok能够保证他们内容的干净,它才可以重新上线。”

2019年2月,Tik Tok被孟加拉国政府勒令下架,该国信息部部长Mustafa Jabbar在Facebook上表达不满称,Tik Tok帮助用户制作淫秽色情视频,产生不良影响。与Tik Tok一同下架的是多个成人网站app。(沈默克 | 三宗罪!美国印度为此将TIKTOK往死里打!)

 

祸不单行,继印度、美国、澳大利亚采取行动之后,最近日本也宣布对海外版抖音Tiktok采取行动。

据日本媒体NHK报道,7月28日日本执政的自民党“规则形成战略议员联盟”在国会内举行会议,讨论如何禁止抖音等中国APP和软件的问题。最终,会议形成了一致的意见,将在今年9月,正式向日本政府提交一份禁止抖音等中国企业提供的APP和软件的要求议案。( 数字经济CLUB|对TIKTOK分析最透彻的文章:张一鸣作茧自缚  )

为什么会全世界都围堵TikTok呢?

一  更红更专的母公司

随着美国开始净网行动、围堵TikTok的消息传出后,中国网络上流传Tiktok国内母公司字节跳动的党委图片和党建活动新闻,暗示字节跳动公司与中共的关系。

在中国互联网公司中,字节跳动有些特别。

2017年底,字节跳动公司的产品今日头条遭到整顿:

依据有关部门的整改要求,今日头条手机客户端“推荐”“热点”“社会”“图片”“问答”“财经”等6个频道自2017年12月29日18时至12月30日18时暂停更新24小时。两天之后的2017年12月31日,今日头条平台称,关闭社会频道,将新时代频道设置为默认频道。同时,根据相关法规和管理要求,集中清理涉嫌违规的含低质内容的自媒体账号,12月31号共封禁账号36个,禁言账号1065个。

整顿后的今日头条不久公开招聘2000名内容审核编辑,条件是:党员优先!

招聘那么如此数量的内容审核编辑,除了本身的日流量庞大以外。也与传播色情内容和低俗新闻被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指导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约谈有关。(   企查猫 |党员优先!整顿后的今日头条 急招2000名内容审核编辑

即便这样,2018年4月,字节跳动的另一款应用程序内涵段子, 因“存在导向不正、格调低俗等突出问题”而被中国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责令永久关停。

因此,内部人员指出,相对于其他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公司的党员与党组织更多,也更“红”。

虽然TikTok将美国用户的数据存储在美国和新加坡服务器上,但却允许母公司字节跳动或其他分支机构共享数据信息。因此,Reddit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史蒂夫·霍夫曼就曾提醒道,TikTok所使用的“指纹技术”令人恐惧,并将其标记为“间谍软件”。

 

二  智能算法的两大命门罩

美国围堵TikTok消息传出后,网络上有一篇文章《对TIKTOK分析最透彻的文章:张一鸣作茧自缚》,认为张一鸣成功与失败的原因都在于他的核心竞争力——智能算法主导的信息分发。

但张一鸣不知道的是,他的头条帝国,成于他精心设计的智能算法,也因为这个智能算法在海外翻船,将来也将败于这个智能算法。

文章解释说这种智能算法:

这与微信微博、Facebook等以社交分发资讯有明显不同。社交分发是以你的社交关系链作为分发的基础,你关注的对象决定你能看到什么。而算法分发则是基于你的价值观念与兴趣爱好,通过各种算法琢磨出你有什么兴趣和偏好,然后向你精准“投喂”内容。表面上算法分发更能精准地匹配用户的需求,提升用户体验,但在另一方面却会禁锢甚至极化用户的价值观念,因而放大了“信息茧房”效应。

今年高考江苏卷作文题出现“信息茧房”这一概念。本来互联网就会加速构建使用者的信息茧房,如果加上算法主导的“审核系统+推荐系统”,那用户会待在他适合的信息茧房中“乐不思蜀”了。如果说一个人被他的社交圈子(同学、同事、亲戚朋友等)影响,我们都可以接受,因为这本已被人的社交属性所决定了。但一个人的信息来源、思想观念被一个精密的算法所主导时,那么这个人就成为机器算法的奴隶了。因此,当有自媒体文章说“抖音改变了世界,美国政府改变了抖音”时我笑了,抖音岂止是改变世界,而是要改变整个人类的生存方式了!

 

然后文章指出这种智能算法的两大命门罩:

今日头条、抖音、TikTok的问题远不止于 “信息茧房”这类传播伦理问题,不然像日本这样媒体很开放的地方也不会采取行动。因为“算法分发”要做到精准匹配,就有两个命门罩在头上:

一是“隐私门”——必须时刻关注用户的动态,精准搜集用户信息,这样算法分发才能做到信息内容的精准匹配,才能精准投喂,与用户的癖好形成互动,用户的体验也才会更好。毫无疑问,大量搜集用户信息无疑对用户隐私权构成威胁。抖音出海以来,就不断遭到侵犯用户隐私的指控。2019年2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指控TikTok非法收集儿童的个人信息,最后TikTok同意支付570万美元来解决司法部提交的FTC投诉。

更重要的是,如此大量的用户信息和隐私搜集对他国的信息安全形成极大挑战。算法分发除了基于用户兴趣、新闻时效、热点进行推荐之外,还会基于地域、时间、场景等推荐,因此需要追踪用户的搜索历史、地理位置等信息,甚至对用户发布内容的场景进行针对性分析以获取用户数据。在大数据下这些用户信息除了可以用于信息分发、广告推广之外,还可以有其他很多应用。因此,各国政府对于用户信息搜集都保持高度敏感。

尽管TikTok一再澄清不在中国运营,中国政府无法访问TikTok用户数据,在美国,TikTok由美国实体运营,但是仍无法解除国外的担心。CyberInt首席网络安全研究员Jason Hill认为,位于美国以外的科技公司“受制于不同的数据处理标准或治理”,“虽然很多人可能并不关心这一点,但在政府,军队或敏感角色工作的用户可能会考虑将他们的个人数据暴露给外国实体的后果。”

二是“审核门”。如前所述,在“信息茧房”中,算法不会分辨内容的善恶好坏,只知道你喜欢什么我就给你“投喂”什么,只要你感觉好、粘度高。为此,即使有强大的智能算法,但还是免不了人工审核,来判断算法分发的内容是否有违社会伦理道德。由于推荐的内容量很大,需要人工审核成本也很高。

更重要的是,有了人工干预(不管是人工审核还是对算法中权重进行调整),分发内容就会有偏向性,从而影响到用户。尤其是在拥有庞大用户后,算法分发平台已经不是一个媒体平台,也不是一个社交平台,而是拥有强大影响力的政治实体。这样的实体,即使由本国掌控,各国政府都感到害怕,更何况被外国实体掌握呢?

可以肯定地说,各国政府都不会容忍TikTok在本国坐大,尤其在今年的紧张形势下。因此,目前张一鸣还试图安抚美国政客,聘请一位美国CEO,增加在华盛顿特区的游说支出,其实都是徒劳的。张一鸣赖以自豪的核心算法,既成就了今日头条、抖音及TikTok的辉煌,又加速了自身命门的暴露。现在各国对TikTok的抵制,的确有政治环境的催化作用,但根本上是字节跳动技术伦理的束缚所致。

 

还有专家指出,TikTok的审核,具有某种政治性:

Tik Tok对涉及青少年色情、反社会行为的视频内容毫无审核兴趣,但却对政治类内容绝不手软。据报道,某些政治人物在Tik Tok上被删帖封号,媒体曝光后Tik Tok却辩解是“操作失误”。类似案例接二连三出现,使不少人怀疑,Tik Tok是不是刻意输出一种特殊的审核价值观。

此外,TikTok还曾被指控删除“让美国再次伟大”的视频内容。(沈默克 | 三宗罪!美国印度为此将TIKTOK往死里打!)

 

色情泛滥,恋童癖横行,毒害青少年

TikTok的低俗一向为人所诟病。

在很多国家里,tiktok都用同一套手法进行运营——无视分级制度,推送色情淫秽的视频内容,让青少年沉迷和模仿。

无论在谷歌商店还是苹果商店,tiktok都以“12+”分级注册上架。“12+”意即12岁以上儿童可以浏览使用。但在实际运营中,tiktok却向所有用户无差别推送大量色情淫秽、裸露身体的视频,完全无视自己是一个登记为可向13~17岁青少年提供内容服务的app。

 

在世界最大的黄网pornhub上,以tiktok为关键词一搜,跳出来一大堆色情短视频,都是tiktok用户转发到成人网站上的,还有tiktok原up主的水印。

tiktok一度有个“拨动开关”(Flip the Switch)挑战风靡一时,实际上就是个色情行为:穿着衣服的女主们忽然变成只穿内衣甚至全裸。类似这些打着tiktok水印的视频,迄今充斥着大大小小各个成人网站。

色情不是Tik Tok最大的问题。把少年儿童色情化才是Tik Tok最大的问题。

为了提高用户活跃度,tiktok将视频内容低龄化。2018年7月,YouTube上的一位视频博主PayMoneyWubby详细揭露了Tiktok充斥着大量与未成年人相关的性暗示内容,不少视频主角甚至是未满13周岁的少年儿童。

博主PayMoneyWubby指出:“,成了恋童癖的天堂。那里的女孩基本上都在14岁左右,她们在节目里都在做一些令人不忍直视的与性有关的表演。”他说,这些半裸身躯跳着充满性暗示的舞蹈的短视频“就是一些打着擦边球的色情节目,但更糟的是,节目中几乎都是孩子!”当时还没中毒的美国人就此评论道:“Tiktok只有儿童色情,别的一无是处”。

 

四 美国自救 与中国全面脱钩

一些经济学家从更大背景解释Tiktok被围堵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美国想和中国彻底脱钩,因为信息脱钩才是真的脱钩,如果信息仍然交流,那么其他脱钩都没有意义的。

二战之后美国为世界经济提供了秩序。八十年代之后,尤其是中国加入WTO之后,中国也加入了这样一个国际秩序,和美国开始合作,经济得到蓬勃发展。但是这样的秩序有一个很致命的问题:那就是美国老百姓得不到什么利益。

“我举个例子,比如说富士康给苹果代生产手机,一个手机比如挣一千块钱,其中20块给了富士康,其余都是被苹果拿走。但苹果其实并没有很多人,都是一些科学家程序员,而高于苹果的就是一些金融集团,这些金融集团会拿走更多的钱,乔布斯又怎么样,他也会被自己一手创立的公司赶走的。这样的经济模式会早就美国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因为钱只是给很少一部分挣去了,美国的老百姓是得不到什么好处的,中产会越来越薄弱,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这20年来美国财富集中程度和中国加入是相关联的,因为中国的钱太好挣了。而大量的钱落到华尔街手上,所以当年占领华尔街运动并非毫无道理的。因此,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会当选、左右派撕裂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因为这种经济模式走到尽头了。如果美国再这么下去,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要么成为一个帝国,要么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美国的宪政会死亡,变成一个不是美国的美国,因为宪政是建筑在普通中产之上的。”美国之音 |美国净网行动:安全考虑、经济自救还是两种价值之争?

 

五 用对等原则遏制不公平竞争

长期以来,中国在国际上另外执行一套标准,并建立防火墙,封杀别国的互联网产品进入中国,但自己产品却在国际上大行其道,形成一种不公平的竞争。许多人士指出,必须要对中国实行对等原则:

Freeman Chang认为,要反击这类不公平竞争的最好策略就是严格地执行对等原则:你在中国封国际上流行的,那我就在海外封杀中国的类似的。至于对“净网对中国企业的影响”,我认为这要看是什么样的企业。如果是内向型企业,应该没有什么影响。如果是外向型企业,则要看你的产品是否在技术上和理论上能够成为美方的三个目标之一。比如海尔就是在美国最著名的中国企业和品牌之一,而我们没有听见有美国人说要对付海尔。至于那些可能在打击范围内的企业,你恐怕要在全球化和“中国化”中要二选一了。

也有人指出,这种不公平的竞争还有一个可怕的后果:“在这种极度不公平条件下胜出的中国软件公司,在中国被拿来作为中国制度优势的证明,同时被西方大小商人羡慕。”

因此,在学者胡平看来,这其实就是两种价值观、两种制度之争。

他说,美中交流有很多不对等,最大的不对等莫过于信息交流的不对等。你的媒体自媒体可以到我这儿来,我的却不能到你那儿去;你可以在我这里批评我,我却不可以在你那里批评你。要开放互联网,你的可以到我这儿来,我的可以到你那儿去。你可以在我这儿批评我,我也可以在你那儿批评你。如果你继续不准我到哪儿去,如果你继续不准我在你那儿批评你,那么根据对等原则,我也要禁止你到我这儿来,我也要禁止你在我这儿批评我。中共外长王毅说,中方“随时可以与美方重启各层级、各领域的对话机制,任何问题都可以拿到桌面上来谈”。美方就该提出对等原则,开出美中对等开放的清单,首先是互联网开放。按照蓬佩奥说的“不信任,然后核实”。听其言观其行。这件事简单明了,甚至不一定需要再谈,中方做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