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5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记者会上宣布美国建立“清洁网络”(Clean Network)的五大措施,并点名包括华为、中国移动、百度在内的7家中国科技公司,以禁止更多来自中国的应用程序,进一步限制中国公司进入美国的云端系统。与此同时,微软还在同字节跳动谈判购买美国版抖音,美国围堵TikTok正在进行中。

网络审查是对自由社会的威胁

美国为什么会对中国的这几家科技公司进行封杀围堵呢?

George Shen 是一位入籍美国多年的华人,IBM合伙人,同时也是一位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专家。去年三月的时候,他的一个微信账号突然被封。“之前我也听说过被封,以为只是发生在那些在中国大陆人权律师、民运人士、公共知识分子身上,觉得事情离我很远。”然后,发现自己账号无缘无故被封之后,George非常震惊,去腾讯申诉,却毫无理由。无奈,他又用手机号码申请了两个账号,没多久,两个账号又都被封,这一次,他知道原因:“我在中学同学群里发了几张香港纪念六四的照片。我只是发照片,没有说任何话,没有说是对是错,结果两个都被封了。”一个星期后,这两个账号又复活了,但第一个账号始终被关在小黑屋,发言只有海外账号可见,国内朋友看不见。

对于自己的遭遇,作为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专家,George感到非常不安,为此,去年3月24日,他在白宫请愿网站上发起签名活动,要求“腾讯必须在北美停止非法审查否则将面临制裁”(Tencent must stop illegal censorship in north America or face sanctions!),并写下长文《腾讯——开放社会的威胁》。之后,他又给他所在州麻省参议员Ed Markey (MA)和Elizabeth Warren (MA),和国会议员Joseph Kennedy III,以及佛罗里达州的参议员Marco Rubio和Rick Scott写信,提醒他们警惕腾讯在美国的审查与监控。

因此,在George看来,美国净网行动最主要原因就是出于美国国家安全的考虑。作为信息专家,他指出一是数据的收集,像腾讯、,以及中国这些科技公司有很多的数据,如果总部在中国的话,就会不得不遵守中国的法律,就要给共产党管控,提交收集用户的个人数据及言论,这就会和美国自由社会的理念相冲突;另一方面是审查和对人的监控,像腾讯这样的公司,会把中国政府的那一套法律法规、那一套做法带到国际上来,这就会产生矛盾。因此, 在George看来,中国公司在走向国际同时这些做法对国际社会来说是非常危险的,不仅是对个人隐私和自由的任意侵犯,也可能通过算法和控制言论并打压异己等措施左右美国的政治,比如美国的大选。所以他认为,美国这么做不仅是应该的也是必要的。

中国社媒软件是盗取个人信息的帮凶

自美国开始封堵Tiktok之后,越来越多的专家指出,这并不是一个正常的软件,它其实就是一个盗取个人信息的工具。据华尔街日报报道,TikTok可以利用手机用户几乎所有的个人信息:位置数据、互联网地址,跟踪你用来访问其平台的设备类型,存储的浏览和搜索历史记录以及应用程序上与他人交换的消息的内容。此外还会获取手机用户的电话和社交网络联系人,GPS位置以及年龄、电话号码等等个人信息,发布的任何照片视频等内容,记录的存储付款信息,跟踪点击的视频等等。虽然TikTok将美国用户的数据存储在美国和新加坡服务器上,但却允许母公司字节跳动或其他分支机构共享数据信息。因此,Reddit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史蒂夫·霍夫曼就曾提醒道,TikTok所使用的“指纹技术”令人恐惧,并将其标记为“间谍软件”。

实际上,因为盗取个人信息,TikTok正面对一起青少年集体诉讼。据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报道,在加利福尼亚州和伊利诺伊州,过去一年约有超过20名青少年用户以相似的理由起诉TikTok,近日这些案件合并为集体诉讼案。7月28日,伊利诺伊州的一家法院开始审理、裁决该案。起诉书中指控TikTok偷窃的信息包括TikTok用户的精确地理位置、甚至还可能包括用户的心理及生理健康状况、宗教信仰、及性取向。该律师团队将TikTok的数据窃取行为称为“秘密偷窃”(covert theft),并指出TikTok通过“混淆源代码”来隐藏他们的信息窃取行径。

蓬佩奥宣布的五项净网行动的措施,也正是针对“不信任”的中国公司和“不信任”的软件,并明确点名TikTok和微信。他说:“由于母公司位于中国,像TikTok、WeChat (微信) 和其它应用软件,对美国公民个人数据的安全构成了重大威胁,更不用说充当中共内容审查的工具了。”

有识之士也指出,这次净网行动的7家中国科技公司或多或少都与中共有联系,有着军方背景或是官方背景。一位为中国企业负责外贸生意的在美商人Freeman Chang对美国之音说:我也为中国企业工作,所以非常明白一点:没有任何一个中国企业,包括私营的,可以拒绝或者抵抗中国政府(党)的要求,因为你的身家性命都在党的手上;所以任何有能力对美欧的安全造成威胁的中国企业及其产品,都构成了这些国家的安全隐患。

“净网行动”一箭三雕

Freeman Chang指出,简析一下美方近期对TikTok和微信的举措,就可以发现美国的“净网”行动有三个目的:消除国家安全隐患;抗击中方对言论自由的压制及在美的政治宣传;反击中方企业的不公平竞争。对TikTok一开始是下令禁止联邦政府雇员下载,这是害怕泄密,因为几年前大量联邦雇员的个人信息被疑似中方的黑客盗取。后来美方急迫地要在全美禁用TikTok除非它成为一个完全非中方的企业;这是因为大选临近,而TikTok有能力用在短时间内制造大量假新闻等手段干涉美国大选,而中方是干涉美国大选的主要嫌疑人。至于微信,我亲眼目睹微信在全世界的“崛起“,也明白它为什么会如此成功。我在世界各地的朋友都纷纷弃WhatsApp而用微信与中国人交流,哪怕他们不懂中文,就是因为中方封别人的,而别人不封它的。另外,微信也在做着大量的政治审查工作,甚至还为中方提供对“政治犯”定罪的证据。这是又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例子,同时也是对“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这个“中国法则”的一个很好的诠释。这种不公平竞争,不但使中国的企业不当获利,而且还有力地支持了中方的全球言论审查及“长臂管理”的能力。

美国自救 与中国全面脱钩

中国大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财经评论人士认为,真正的原因是美国想和中国彻底脱钩,因为信息脱钩才是真的脱钩,如果信息仍然交流,那么其他脱钩都没有意义的。

他说,二战之后美国为世界经济提供了秩序。八十年代之后,尤其是中国加入WTO之后,中国也加入了这样一个国际秩序,和美国开始合作,经济得到蓬勃发展。但是这样的秩序有一个很致命的问题:那就是美国老百姓得不到什么利益。

“我举个例子,比如说富士康给苹果代生产手机,一个手机比如挣一千块钱,其中20块给了富士康,其余都是被苹果拿走。但苹果其实并没有很多人,都是一些科学家程序员,而高于苹果的就是一些金融集团,这些金融集团会拿走更多的钱,乔布斯又怎么样,他也会被自己一手创立的公司赶走的。这样的经济模式会早就美国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因为钱只是给很少一部分挣去了,美国的老百姓是得不到什么好处的,中产会越来越薄弱,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这20年来美国财富集中程度和中国加入是相关联的,因为中国的钱太好挣了。而大量的钱落到华尔街手上,所以当年占领华尔街运动并非毫无道理的。因此,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会当选、左右派撕裂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因为这种经济模式走到尽头了。如果美国再这么下去,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要么成为一个帝国,要么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美国的宪政会死亡,变成一个不是美国的美国,因为宪政是建筑在普通中产之上的。”

在这位财经评论人士看来,虽然中国企业存在很多不诚实的行为,像华为可以不挣钱也做生意,亏钱也做生意,背后有着国家的支持,根本不是商业逻辑,但这些仍然不是美国采取行动的根本原因。因为“中国企业又不是今天才这样,几十年前就是这样的。在中国这样散沙社会中,中国企业这种模式是无法避免的,这样的土壤只能结出这样的果实,不奇怪。”他强调,根本性原因是美国几十年来的经济模式走到尽头,而美国今天的行为是他们的自救行为,必须和中国全面脱钩,否则美国将不再是美国。

用对等原则遏制不公平竞争

同样是科技公司管理者的George Shen 说到,新的现代科技确实带来很多新问题,美国也多多少少有一些,比如前不久美国一些科技公司亚马逊、谷歌、苹果、脸书、微软等都去了国会听证会。很多立法委员的问题很尖锐:你们平台出现假新闻、假货是谁的责任?是平台的还是提供者的还是政府的?这些都是可以讨论的问题的,但作为公司,必须有自己的职业道德和商业道德,要有商业规范等。如果出现问题,这个社会要有一套比较规范的道德和法律来考量这件事,但是我常常怀疑腾讯这种公司是否有?中国的公司是否会有?我想,至少中美双方在这方面标准是不一样,一旦全球化,各国的法律、不同公司的文化、职业道德和商业规范都不一样,这样不同等和不公平的竞争就自然会产生劣币驱逐良币的问题。

“像我们公司IBM,主动不和美国政府合作人脸识别的项目,因为这对社会有巨大的负面影响,如果应用不当会侵犯整个社会和个人的权利或利益。所以如果一个社会光一味追求科技发展而不考虑科技也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我认为是不行的,一个社会一定要有人文方面的考虑,要有道德规范、要有信仰,有一套这些理念框架才能给科技发展指引方向。”

一位在美经商多年的华商更是担忧:“最可怕的是,在这种极度不公平条件下胜出的中国软件公司,在中国被拿来作为中国制度优势的证明,同时被西方大小商人羡慕。”

Freeman Chang认为,要反击这类不公平竞争的最好策略就是严格地执行对等原则:你在中国封国际上流行的,那我就在海外封杀中国的类似的。至于对“净网对中国企业的影响”,我认为这要看是什么样的企业。如果是内向型企业,应该没有什么影响。如果是外向型企业,则要看你的产品是否在技术上和理论上能够成为美方的三个目标之一。比如海尔就是在美国最著名的中国企业和品牌之一,而我们没有听见有美国人说要对付海尔。至于那些可能在打击范围内的企业,你恐怕要在全球化和“中国化”中要二选一了。

两种价值观、两种制度之争?

学者胡平认为,这其实就是两种价值观、两种制度之争。他说,美中交流有很多不对等,最大的不对等莫过于信息交流的不对等。你的媒体自媒体可以到我这儿来,我的却不能到你那儿去;你可以在我这里批评我,我却不可以在你那里批评你。要开放互联网,你的可以到我这儿来,我的可以到你那儿去。你可以在我这儿批评我,我也可以在你那儿批评你。如果你继续不准我到哪儿去,如果你继续不准我在你那儿批评你,那么根据对等原则,我也要禁止你到我这儿来,我也要禁止你在我这儿批评我。中共外长王毅说,中方“随时可以与美方重启各层级、各领域的对话机制,任何问题都可以拿到桌面上来谈”。美方就该提出对等原则,开出美中对等开放的清单,首先是互联网开放。按照蓬佩奥说的“不信任,然后核实”。听其言观其行。这件事简单明了,甚至不一定需要再谈,中方做就是了。

胡平说:“对等原则就是公平原则,人人都知道是合理的。不论中方接受不接受,美方都占据了道义优势。这比提经济利益或安全都更有力。如果中方拒绝,那么接下来美方对中方网络媒体自媒体采取任何行动都更师出有名。这一点是中共的软肋。不指望中方会接受,但必须通过强调这一点而赢得道义胜利,突显这是自由与专制之争,是两种制度、两种价值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