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档案】2020年9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反抗的日常形式

纳博科夫的小说《斩首之邀》可以说是今天中国的隐喻。小说中,死囚辛辛那图被迫与狱卒转圈共舞,“极权主义者最严重的罪行,莫过于强迫人民,包括他们的受害者,成为其罪行的共犯。与狱卒共舞,参与自己的行刑,无疑是最极端的暴行”。最后,辛辛那图被带往处决台,嘴里不停地念着神奇的咒语:“我独自一人。”正是这种独特的而不是狱卒强迫他使用的语言和脑海中的反抗意识,挽救了辛辛那图。当他捧着自己的头,他周遭虚假的世界,包括行刑台和刽子手,都在他面前崩溃瓦解。

7月1日港版国安法通过之后,香港的反抗运动顿时陷入困境。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周保松在7月12日的网络讲座《公共生活的意义》中,与年轻人一起讨论,在公共领域的环境持续恶化、公民社会愈收愈紧、公共活动愈来愈少的今天,如何面对利维坦继续公共生活。

反抗在什么时候发生?在意识到我们是自由主体,并主动向权力说不的时候。反抗不一定总是轰轰烈烈,也可以在细微日常的地方静默进行。这种有意识的反抗,只要持之以恒,甚至成为我们的生活方式,首先改变的是我们自己。由于我们活在世界之中,我们改变,世界必然跟着改变。

若是以一种开放的态度回顾九月,面对利维坦的反抗不仅有轰轰烈烈的,也有在细微日常中静默进行的。在公共领域持续恶化的今天,无论哪一种姿势,都是一种有意识的反抗,都是主动对权力说不:正是在这里,辛辛那图挽救了自己获得自由。

一  他们的罪名只有一个:反对

政治犯、良心犯可以说是一个专制国家的产物,他们的罪名可以说五花八门,但实际上他们的罪名只有一个:反对。

维权网8月31日发布《中国大陆在押政治犯、良心犯月度报告》:

报告通过实名统计,由死刑正在核准、死缓、无期徒刑至有期徒刑和羁押未判等进行分类,共涉及汉、藏、维、哈萨克、回、蒙古、朝鲜、满等各族裔政治犯和良心犯868人。其中,已判刑者691人,羁押未判者177人。

报告特别指出,中共当局目前针对维吾尔、哈萨克族精英和民众的判刑之重,令人毛骨悚然,动辄十年以上刑期或死刑判决;酷刑及虐待依然普遍而严重,政治犯、良心犯健康状况令人担忧,很多人在押期间都遭受刑讯逼供、酷刑或长期非人虐待、被强关精神病院,有的甚至被酷刑虐待致死;当局对宗教人士的镇压仍在持续,习近平主政以来,中共对宗教人士的迫害愈发严重。另外,法轮功仍是目前遭中共当局镇压最严厉的群体之一,每个月全国各地都有数十位法轮功学员被判刑。光传媒|维权网发布《中国在押政治犯、良心犯月度报告》 涉及868人)

九月,最令人瞩目的政治犯无疑是任志强。今年3月,在《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体制的重病共同伤害》的文章中,任志强对习近平进行了无情地讥讽:

“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尽管高举一块又一块的遮羞布试图掩盖自己根本就没穿衣服的现实,但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要坚决当皇帝的野心,和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心!”

在这篇文章发布后不久,便传出任志强失联的消息,后被确定为是“纪委谈话”(【朋友圈】任志强被北京市纪委留置谈话)。2020年7月23日,任志强被“开除党籍”,其中一项原由是“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不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廉洁西城|任志强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重大问题上不与中央保持一致)。2020年9月22日,任志强因多项罪名被重判18年,其中不涉及任何“政治罪名”。

9月22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北京市华远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任志强涉嫌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一案公开宣判。

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任志强于2003年至2017年间,利用职务便利,贪污公款4974万余元;收受贿赂125万余元;挪用公款6120万元;滥用职权致使国有控股企业遭受特别重大损失1.167亿余元,其中国有股东华远集团财产损失5378万余元,任志强个人获利1941万余元(【CDT发布】中国没有“因言获罪” 任志强的罪名都是“经济罪”)

9月10日,被迫滞留在美国的中央党校退休教授蔡霞发现,她在中国的银行帐号被关闭,中共不只取消她的养老金,连存款都取不出,“人们永远想不到邪恶的习共有多邪恶”。蔡霞曾表示,自己工作了43年,退休养老是自己的权利,因此要打官司来捍卫自己的权利。蔡霞是在8月17日被中共中央党校宣布开除党籍并取消退休待遇的,理由是她发表有“严重政治问题和损害国家声誉”的言论,“性质极其恶劣、情节极其严重”。与此同时,蔡霞教授再次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认为中国要走向现代民主政治,只有八个字:“去习”、“非共”、“变革”,“和平”。 (美国之音 |【独家】蔡霞:中国的政治出路——去习、非共、变革、和平)

九月,网络上还流传着中国人民大学分校前政治系主任、退休教授冷杰甫于,4月底发出的一封致中国政协主席汪洋,促习近平辞去党政军一切职务的公开信。冷杰甫在信中提出两大建议:一是习近平辞职,以退为进,应对当下危机形势;二是采取联邦制,以解决台湾问题、少数民族问题和香港问题。此外,他还对“三农”问题提出了一些建议 ,认为国民经济未来发展的首要目标是发展农业经济,而其中的关键是推行土地私有制。2012年,冷杰甫也曾致信胡锦涛、习近平及中央军委负责人等,指出如果要两岸和平统一、解决中国目前纷起的民族矛盾和“六四事件”等问题,联邦制是明智选择。(人大退休教授冷杰甫公开信:建议习近平主席辞去党政军⼀切职务)

9月10日,近年在北京文化公共领域相当活跃而敢言的企业家耿潇男和她的丈夫,因涉嫌“非法经营”,而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再次引发海内外对中国当局镇压自由声音和打压异见的指责。据介绍,原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被四川警方带走时,耿潇男曾为他奔走呼号。耿潇男的多名好友怀疑,她被警方带走与早前公开为包括许章润在内的多名公共知识分子和异见人士发声有关。(BBC | 中国文化企业家耿潇男遭刑拘 好友怀疑因声援异见人士)

9月2日,中国公民记者张展委托的辩护律师戴佩清,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不知道张展是否绝食,但表示张展在吊盐水:“我现在见不到(张展),我问了看守所的(人),看守所说要听医生的。(记者问)干嘛要听医生的?医生说不吊盐水,我就可以去见。” 张展在武汉采访疫情期间被上海市浦东新区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案件最近已送检察院审查起诉。据接近张展的人士披露,张展在看守所绝食抗议,目前身体衰弱,需要吊盐水。(自由亚洲 | 公民记者张展案移送检察院 在看守所健康极差)

曾到香港纪录反送中运动,后来以公民记者身份到武汉采访新冠疫情的陈秋实,在二月初突然失踪,引起外界关注。几个月来一直没有他的消息,直到好友徐晓冬9月17日在 Youtube 直播时透露,检察院决定对陈秋实不予起诉,但仍被有关部门监管。

中国“709案”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9月17日原本计划出席美国驻华大使馆在北京举行的庆祝宪法日活动,当天下午离开住所后一度与外界失联,直到晚上才传出消息。王峭岭告诉本台记者,她走出北京东风北桥地铁站出口后,便被两名便衣男子抢去手机、压倒在地上,再被五、六个人推上警车,直至晚上被释放回家。

“大概有五个小时,我是被他们控制的,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而且被暴力对待。在这过程当中,他们说在执行公务……他们都不敢拿工作证(给我看),最后有一个警察在我面前把他的工作证晃了一下,根本不让你看清楚是什么。”(自由亚洲 | 陈秋实终于有下落了 王峭岭被短暂拘押)

 

二   不肯沉默的他们

在《公共生活的意义》中,周保松教授说到:“如果这是有意识的反抗,即使效果未必显著,这仍然是一种公开的姿态,而姿态是重要的, 尤其在万马齐喑的时代。”虽然公共生活的空间越来越逼仄,但是总有不肯沉默的他们,如维舟, 写了一篇文章《公知的衰落》,文章被删了,维舟不肯放弃,又接连写了《难以发出的声音》和《不肯沉默的人》,当然也一起都消失了。维舟这个月被消失的文章还【404文库】维舟 | 洗脑 维舟 | 弱者的困境。虽然这些文章已经在网上消失,但并不代表它们没有意义,因为它们代表一种反抗的声音。

社区人脸识别,用面部信息代替传统的钥匙或门禁卡,作为住宅出入的凭证,这样的装置正在北京全面铺开。没有公开数据显示多少小区被囊括其中,但它显然已经从零星试点变为大范围覆盖工人日报报道,早在去年 7 月,北京就已经有 59 个投入运营的公租房项目完成人脸识别系统覆盖。今年 7 月,北京住建委规定,要求所有新建公租房项目都需同步建设人脸识别系统。技术逐渐渗入日常,对于信息安全的法规也在快速迭代。新版《个人信息安全规范》规定,不得强制收集个人生物识别信息,采集前需征得信息主体的明示同意。然而现实中,许多人面临的却是没有选择的变相强制。然而,也有勇敢的人对此说不。《全现在 | 为了拒绝小区门口的人脸识别,我给12345打了17次电话》中,从 8 月初到 9 月中旬,赵稻和 12345 (政府服务热线)进行过 17 次通话,与街道社区人员反复交涉无果,又不得不通过市长信箱网上信访。最终,赵稻发现事情也许并不复杂,因为即便不录入人脸信息,这套设备仍能给他做出一张完全可通行的,普通的门禁卡,他需要的似乎只是一个不录入许可。虽然一开始,没人认为收集他的面部信息需要获得他的许可。

今年上半年,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劳东燕也遇到类似的状况,她决定对人脸识别说“不”。作为一名法律学者,劳东燕发挥了自己的长项:她写了法律函,分别寄到物业公司和居委会。后来,街道方面邀请她谈话,在会谈中历数人脸识别的各种好处;她则列举了种种风险,认为在小区安装人脸识别装置并无必要,而且不经同意收集人脸数据,也违反现行的法律规定。( 南方都市报 | 面对小区的人脸识别门禁,这位清华法学院教授决定说不

法学教授此番“稍微挣扎了一下”的努力,其核心价值可能还并不在于意见提出的专业性、正确(以及被听取)与否,而是在于说“不”的权利本身就应当得到尊重,应当被给予充分的表达渠道和机会,这是社会治理现代化转型的题中应有之义。(南方都市报|激辩人脸识别应用,珍视法学教授说“不”的价值

9月4日,社会学者于建嵘发表微博:【危险的文明码】9月3日,苏州市推出 “苏城文明码”,其目的是将人分为“文明等级”。其中,文明积分等级高的市民将会享受工作、生活、就业、学习、娱乐的优先和便利。问题是:1、谁有权确定文明的标准和定量分值?2、谁有权以文明的名义剥夺公民平等享受公众服务的权利?这条微博引起极大的关注。截至本文发稿,已有2.5万人点赞,6618次转发,1403人留下评论。(【网络民议】危险的文明码)

9月初,为了抗议文明码,苏州人 Grace进行24小时牢笼绝食抗议,提出自己的质疑:“文明码”后,是否还会有“道德码”用来判断人的心理状态和犯罪意图?这是我最深的担忧。在个人意志与公认价值标准和法律制度生出“道德警察“的差异与冲突之下,个体又要为防止被评判和矫正做多大的努力和牺牲来维系自己的数值呢?(情况有点复杂 | 24小时牢笼绝食抗议文明码:去TMD文明码,老子又不是野蛮人)

9月17日这天,阜阳某大桥上出现了五个充气的“大台球”。球面上的文字,连起来显示出这样一句话:葛林林案 2000万买你坐牢20年,这是一位名叫唐洁的女性,为抗议其丈夫被诬告陷害的案件判决,所采用的伸冤方式。(跳海大院 | 为了伸冤,她们打造了中国版《三块广告牌》——“五个大台球”)

9月17日,由七个单元故事组成的“抗击新冠“主题剧《》上线,该正能量剧播出不到几天就在豆瓣上得到了大量的一星差评,评分一度稳定在2.4分(满分10分),网友的负评不断或许激怒了审查部门,最终《》的网友点评全部被删除,评分版块也被撤下。(【立此存照】“最美逆行者”禁评《最美逆行者》)

九月初,豆瓣网友纷纷跑到一本研究国安法的著作《国安法廿三条 安全与自由?》下打一星,表达对香港国安法的不安,导致豆瓣被大清洗,打了一星的账号纷纷被销号。网友戏称:活在五星下,怎能打一星?接着,豆友又到一部台湾纪录片《从解严到国安法》下打一星,北京时间9月9日下午,这个项目评分被关闭。(【图说天朝】豆瓣清洗,晋江关闭;网友:活在五星下,怎能打一星?)

一位21岁的唐姓青年在微信封号后,在腾讯办公大楼跳楼自杀,然而,这个消息转瞬在网络消失。《【404文库】故问社 | 腾讯有什么权利动辄删帖封号?》一文作者质问:

腾讯实行的删帖封号之举,是与冷面书生王沪宁操弄苏式意识形态进行社会洗脑一样,都是严重桎梏钳制整个中国社会思想文化进步的不义之举。他们之间进行的卑鄙龌龊勾当作,只能说是严重的官商勾结行径而已,只会对于千秋万代中国人造成无法估量的实实在在伤害罢了。

这篇文章很快在网络消失。

三   习大大:朕也是个皇上

9月21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表示,习近平主席在当天举行的联合国成立75周年纪念峰会上发表的重要讲话为联合国的未来,增添了信心,注入了力量。近年来,尤其2020年,习近平频频为中国人民和全人类指明方向。(【CDT导览】习近平不厌其烦地为全人类指明方向)

这个方向导向哪里呢?九月的一个段子或许能告诉我们答案:

9月24日,一名推特网友自曝因在QQ群发布了一条“调侃习近平”的段子而被“喝茶”。从截图来看,这名网友的职业应为“技术类运营维护人员”,被约谈地点在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区分局。(段子全文)习大大:回去告诉你们那个川普,他是个皇上,朕也是个皇上。(【敏感词库】“习大大”&“朕”&“皇上”)

为“习大大”出征的好莱坞电影《花木兰》或是更能告诉我们习近平的世界野心:

好莱坞果真没有闲着。不过,在中国,他们不再为人权律师、异议人士和香港人的抗争以及西藏人、维吾尔人和蒙古人的苦难发声,而是忙着和这个强权政府合作,按照他们的意志构思剧本和删改影片,编导和演员们奴颜媚骨,惟命是从,成为中国大外宣的一部分。自从1997年出品的《西藏七年》(Seven Years in Tibet)之后,好莱坞再也没有拍摄任何让中国政府不高兴的作品。

好莱坞最新一部与中国政府合作的大片是迪斯尼公司的《花木兰》。(德国之声 | 长平观察:为“习大大”出征的花木兰)

习大大指引的方向,通向什么样的世界呢?

(一)大陆: 无所不在的监控和审查

就在人们偷偷怀念李文亮们(六月雪666 | 怀念李文亮们)的时候,又一个隐瞒而传播的疫情在甘肃出现。

9月11日,财新周刊一篇23000字的长文《兰州病人》,把隐藏于近一年前的“”,暴露在大众眼前。然后,9月15日兰州市卫健委回应,通报称:截至2020年9月14日,累计检测21847人,初步筛出阳性4646人,省疾控中心复核确认阳性3245人。

一年多来,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表现出令人震惊的“定力”,不仅缺乏及时的信息披露,也没有明确相应的治疗路径,就是一味地拖和捂。去年年中发生的泄漏,年底才正式通报。即便是公开通报,也多有轻描淡写,甚至刻意表现出某种乐观色彩,说什么“人体内存在布菌抗体,对健康无影响,反而具有抗布菌感染的保护作用”!而在这样一个“起手式”之后,一切都戛然而止,再无后续说法。 ( 狐度|3000居民感染布鲁氏菌,信息披露不能患“懒汉病”)

这样的惨痛损失,该背锅的不止药厂一个吧?这一年,当地官员在做什么,卫健委又在做什么?难道没有人渎职?疫情告诉我们,病毒并不可怕,隐瞒说谎才可怕。那么,谁在隐瞒布病事件?
这事发展到如今的地步,要负责的肯定不仅仅是制药厂,当地有关部门难辞其咎,上级纪委监委有必要派工作组彻查追责!否则,没有罚戒,没有痛定思痛,一定会有更悲愤、更无助的下一次,苦的还是老百姓啊。(南方找北 | 从181人到3245人,谁在隐瞒布病事件?)

但这并不能阻止中共对信息和言论的控制:

国家网信办公布了 2020“清朗”专项整治运动结果 :

累计暂停更新网站 64 家,取消违法网站许可或备案、关闭违法网站 6907 家;有关网站平台依据用户服务协议关闭各类违法违规账号群组 86 万余个。部分典型案例包括:批改网APP 转载严重导向不良的资讯信息,其微信公众号推送“恋爱”“脱单”等不利于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内容;阿凡题搜题APP“答疑”栏目中设置粉丝团打榜功能,平台中大量用户头像、账号名称包含低俗内容,,,新浪微博、豆瓣网、抖音APP、兴趣部落APP、超级星饭团APP、爱豆APP等平台中存在大量诱导未成年人参与应援打榜、大额消费、煽动挑拨青少年粉丝群体互撕谩骂的不良信息和行为…针对上述网站平台存在的突出问题,国家网信办视违规情节和问题性质,依法分别采取约谈、责令限期整改、停止相关功能、全面下架,停止互联网接入服务等处罚措施,坚决打击损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和身心健康的违法违规行为。( 奇客资讯| 网信办公布“清朗”专项整治运动结果)

国家网信办表示,它在过去一个月处理了违规“吃播”账号 1.36 万个。网信办称,它过去一个月推动了三项整治——商业网站平台和“自媒体”传播秩序突出问题集中整治、“自媒体”基础管理专项治理和网络直播行业专项整治,“主要网站平台共清理各类违法违规信息 603 万条,处置违法违规账号 559 万个,冻结“僵尸”账号 92.8 万个,处置百万粉丝以上账号 169 个;从应用商店移出无新闻服务资质应用程序 7.2 万款;依法处置违法违规直播平台 338 款,关闭主播直播间7.4 万个,封禁违规主播账号 10.5 万个,处置违规“吃播”账号 1.36 万个…” (奇客SOLIDOT | 网信办处理了 1.36 万吃播账号)

九月新华社发表了一份中共文件,要求加强对民营企业的统战工作和思想政治工作,引导他们“做政治上的明白人”。

在这份题为“关于加强新时代民营经济统战工作的意见”的文件中,中共中央表示,“民营经济人士作为我们自己人,始终是我们党长期执政必须团结和依靠的重要力量。”

文件提出,统战工作要面向所有民企和民营经济人士,包括民企主要出资人、实际控制人、持有股份的主要经营者、大股东、和在中国大陆投资的港澳工商界人士、有代表性的个体工商户。但文件没有提到台商和外商。

新华社称,这是中国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共发布的首份关于民营经济统战工作的文件。(美国之音|中共发文件对民企进行统战,要他们做政治上的“明白人”)

浙江省仅8月份“个人翻墙”行政处罚达18起,全年60例。(不能使用该名称 |「翻墙违法是无可争议的事实」浙江省仅8月份“个人翻墙”行政处罚达18起(全年60例))

豆瓣读书发布整改公告:自2020年9月4日24:00至10月3日24:00暂停使用部分功能并进行内部整改。在此期间,图书条目的创建、评分、评论功能将暂停使用。(做書 | 豆瓣读书整改一个月,编辑成了最恐慌的一群人)

9月11日,晒书房app官方账号在新浪微博发通知称因“用户收藏《金瓶梅》”,导致该应用“在苹果中国区被下架”。(【立此存照】晒书房应用在苹果中国区被下架:因用户收藏“金瓶梅”)

中共对言论的控制,已经延伸到海外。

刚刚在网上公映的英文电影《五分钱的生命》,描述了中国政治运动的受害者林昭的故事。她在1957被划为右派而送去劳教,之后因为被认为参与“反革命集团”被捕入狱。1968年她被当局以“现行反革命”罪在上海秘密枪决,随后当局向林昭母亲收取五分钱子弹费。林昭在1980年被平反,她也成为中国人争取自由的一个象征。电影导演刘非比接受本台记者陈品洁专访时表示,因为题材敏感,剧组找不到讲汉语的演员。(自由亚洲 | 专访林昭传记片导演:找不到讲汉语的演员)

美国人Kevin,因疫情偶然成为中国B站上的一个小网红,本想做职业播客的他,却遭遇到可怕的中国审查,“我不想某天成为下一个Michael Spavor下一个Michael Kovrig,当时他们已经囚禁一年多了,他们的罪名几乎可以是说强加的。”于是,他离开中国回到美国,因为在美国他可以自由的说话。(美国之音 | 从冉冉升起的“老外网红”到“网民公敌”)

 

(二)新疆模式走向西藏、蒙古、香港与世界

新疆集中营以及对维吾尔族人的伤害,虽然遭到全世界人权组织的谴责,却成为中共和习近平心目中成功的管理模式。

9月25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三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中强调,做好新疆工作是「全党全国的大事」,事实证明中共对新疆工作「成功」,中共对新疆的「新时代党的治疆方略」完全正确,必须长期坚持,亦会坚持新疆「伊斯兰教中国化」,深入做好意识形态工作,未来一段时间,都要完整准确贯彻党的「治疆方略」,「依法治疆」、「团结稳疆」、「长期建疆」,努力建设团结和谐的新疆。(立场新闻|习近平:中共治理新疆方略完全正确 必须长期坚持)

新疆管理模式的许多经验和模板,很显然,不仅被推广到大陆,更是推广到西藏、内蒙、香港,甚至“走向世界”。

路透社发表独家调查报道,指中国政府正将大批藏人送进“培训中心”、强迫他们从事廉价劳动,情况和新疆“再教育营”如出一辙。路透社审视2016年至2020年的逾百份中国官方政策文件、采购清单及官媒报道,发现中国政府正在转移大量西藏农村劳动人口到其他地区,并且设置政策目标额度,务求为中国产业提供足够劳动力。(路透社 | 中共在西藏复刻新疆模式)

在内蒙古,因不满当局取消小学和中学一年级学生母语教育而出现的抗议持续发酵,官方定性抗议为境外煽动(自由亚洲 | 内蒙示威持续发酵 官方定性抗议为境外煽动)同时,官方进行了大规模的逮捕,内蒙古警方以“”罪名持续发布通告悬赏通缉上百名民众,并贴出他们的照片,相信是从现场视频中抓取,读者可点击下面两个链接:

异闻观止】科区、扎旗、奈曼、开发区、左中、后旗发布协查通告

【异闻观止】平安科尔沁 | 扩散:科尔沁区公安分局协查通告(第四批)

此外,警方开始强制学生按时到校,否则问责当地基层官员或是学校。(【立此存照】中国当局强制内蒙学生按时到校,否则问责当地基层官员  搜狐新闻|锡林浩特:不按时送子女上学 暂停发放各类奖金、补助)甚至,警察进入教室抓蒙古族的学生。(自由亚洲 | 警察凌晨入室抓蒙古族学生 十多牧民因抵制双语教育被捕)。

这种极权主义的恐惧也开始弥漫在香港的教室里。

端传媒报道指出,如今对老师的举报,从民间动员,到前特首悬红,成为一股浪潮。报道中,有一位中学老师在自己的facebook上发了一个有关反修例运动的帖子,最后被举报到教育局。

一个半月之后,他收到了教育局的通知,裁定他“专业失德”,但不会撤销他的教师资格,请他作出回应。他回应过后,便收到最终裁决信,信上寥寥数句,指他专业失德,因此发信谴责,“就只是一句,你失德,就完了。没有提考虑因素,也没有谈及接不接纳我所提交的、证明我教学专业的证据。”

而这不是孤例。

根据教育局数据,自去年6月至今年6月,教育局公布接获222宗涉及专业失德的教师投诉,其中180宗已完成调查,当中有17人被谴责、9人收书面警告,暂无教师被撤销注册资格;另有63宗投诉不成立。教育局表示,这些投诉,大多涉及教师发表仇恨、诅咒等不恰当的言论,或涉嫌违法。

不过,没有涉及社会运动的教师未必可以独善其身——也有被投诉的个案,是因为使用“不恰当教材”。在香港中小学,教师一般会在课本以外亲身设计教学影片、活动练习或工作纸等不同的自制教材。

此外,报道自出,在教育局、行业协会之外,香港社会的各种力量正被大力调动,盯住香港的教师们。端传媒报道指出,在香港中学历史教学中,存在了一条不可触摸的红线。(端 | 匿名举报,红线威吓,恐惧弥漫的香港教室)

9月6日香港立法会选举日,香港市民再度在九龙区一带示威,演变成警民冲突,截至下午5时,90人涉非法集结、袭警等不同罪名被捕,另外有22人涉嫌违反疫情时期实施禁止2人以上聚集的“限聚令”被票控。(BBC | 香港示威者要求重启立法会选举等“四大诉求”,警民冲突再现 8小时)

香港政府9月18日刊宪公布,特首林郑月娥按有关法例于9月2日撤销施觉民(James Spigelman)法官的委任。行政长官办公室表示,施觉民于9月2日向行政长官辞任,因此行政长官按有关法例撤销施觉民法官的委任,但施觉民并没有提及辞任的原因。但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记者 Stephen Dziedzic 在其 Twitter 引述施觉民原话表示,辞任“与《国安法》的内容有关”(related to the content of the national security laws)。 香港法律界立法会议员郭荣铿称,若 ABC 记者引述的原因属实,施觉民可能不会是最后一个辞任的外籍法官,预料会陆续有来。(【来龙去脉】香港终审法院外籍法官施觉民辞任,与《国安法》有关?)

包括「香港故事」成员李宇轩等12名逃亡台湾的香港人继续被关押在深圳盐田看守所,有代理案件的大陆律师再度收到国保警告要求停止代理案件,律师并被威胁不得受访,否则会被钉牌。目前,所有代理律师仍未获准会见被捕人士,他们对这批港人的审讯和回港可能不感乐观。有法律学者和社运人士批评,港府无尽力维护港人人权,「事件展现出送中的恶果」。(自由亚洲 |逃亡被送中人士被指涉国安法强力部门要求律师停止代理)

中共的新疆治理模式,很显然不仅仅是针对中国人民,它也开始针对全世界自由的人,九月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拒稿风波可以说是一个例子。

美国驻华使馆近日向中共党报《人民日报》投稿,希望刊登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的一篇署名文章,遭到拒绝。引起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人民日报》发言人隔空喊话,成为媒体机构陷入中美两国交恶的最新表现。

《人民日报》称布兰斯塔德大使这篇名为《基于对等重置关系》的文章“内容漏洞百出,与事实严重不符”,因此拒绝刊发。该报发言人声明同时说,“长期以来,对于包括布兰斯塔德大使在内的、对中国秉持客观公正态度的各国友人,向《人民日报》投稿并申请刊发文章事,我们一直持积极开放的态度。”

此举引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指责,他在一份名为《中国虚伪的宣传系统》的英文声明中称,《人民日报》的态度再次暴露了中共对言论自由的恐惧以及北京的虚伪。

蓬佩奥的这份声明一度出现在中国驻华大使馆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上,但很快遭到屏蔽。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9月10日例行记者会上称,“美方此举显然与新闻自由无关,完全是精心设计,故意碰瓷找茬。”(BBC | 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宣布离任 回顾《人民日报》拒稿风波始末)

布兰斯塔德的投稿到底写了什么?

根据美国国务院上载的一份中英文备份文件,布兰斯塔德以《基于对等重置关系》(Resetting the Relationship Based on Reciprocity)为题撰文,称自美中两国自接触以来,美国接受了中国领导层呼吁的专注合作领域,搁置分歧;而美国在解决自己关切的问题时,却“取得的进展少之有少”。布兰斯塔德写道,“中国领导层利用了这种处理方式,常常坚持要求我们对分歧避而不谈,以此作为接触的前提。”并且,有时中国领导层“做出承诺要着手解决我们的关切,但却未能跟进行动”。这样做的结果是,两国关系带来的“对美国人民重要的结果越来越少”,并且双边关系“变得越来越不平衡”。布兰斯塔德还呼吁两国“建立相互理解和真正对等的基础”,而这“必须从中国政府愿意解决我们对两国关系失衡的关切开始,并允许我们两国人民通过不受限制的交往和未经审查删除的讨论来建立关系”。(布兰斯塔德大使署名文章: 基于对等重置关系)

9月13日,泰里·爱德华·布兰斯塔德(Terry Edward Branstad)突然宣布辞职并准备归国,引发了新一轮中外媒体对于中美关系走向特别是全面脱钩的揣测。

1949年8月,生于中国、大部分时间也服务于中国、甚至自称“是一个中国人更多于是一个美国人”的驻华大使司徒雷登悲怆离开,因为一篇家喻户晓的《别了,司徒雷登》只在中国人心中留下一个被嘲笑的背影。伴随着嘲笑的,是中美关系黑暗的三十年,也是中国人最困苦的三十年。

今天,我们又要送再别一次。历史总是在某些时候重复,但也许不会简单的重复。

别了,布兰斯塔德。(二大爷|别了 布兰斯塔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