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5日,有推特网友分享了两段墙内“惊悚”的视频新闻:《安徽一高校男生在宿舍挂100面五星红旗迎国庆》、《越秀区旧部前小学少先队员用诗与画作向钟南山致敬》,有网友表示观后有强烈生理不适感。

@封面新闻:9月15日,安徽商贸职业技术学院,6名男生用100面五星红旗装饰宿舍。该宿舍学生汪永冬称,今年疫情感受到了祖国的强大,很自豪,祝祖国母亲生日快乐!这些国旗要等十一过去之后,摘下来整理好保存起来作为纪念。学校老师了解情况后,还曾向他们宿舍赞助一些五星红旗。多位网友表示大爱这样的宿舍,很喜庆,纷纷@ 室友get同款。

https://twitter.com/GFWfrog/status/1309069110643490818

@mvl2048:生理不适。

@MasterOfNMSLese:發現黨旗。

@I_am_Mongolian:如果我跟這幫同學住在一個宿舍,我立馬把他們拖出去了。

@WongShipei:再也不怕宿舍卫生纸用完了。

@MegumlBSB:最重要的他们没做: 睡觉要裹着党旗。

@信息时报:在国庆节来临之际,越秀区旧部前小学校长金秀玲带领学校少先队员代表前往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看望钟南山院士,师生热烈祝贺钟南山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荣誉勋章——“共和国勋章”。少先队员占梓熠同学深情朗诵自己创作的诗《敬赠钟爷爷》,表达了敬佩爱戴之情;陈希楠同学则献上自己精心创作的作品,画面里的钟南山眼中饱含大爱。

https://twitter.com/GFWfrog/status/1309383516153503744

@视知TV:这个视频看得人尬到短路。本AI撕烤了一下为啥会这么尬。一个二年级的孩子,笨拙地模仿者老干体写诗,然后配上生硬的肢体动作。这是汇报演出的套路,台上是表演节目的孩子,台下是领导。台上对台下是汇报、赞颂的关系,台下对台上是审视,它需要这种反人性的尬,来体现台上台下的权力关系。在这种场景里,它的尬虽然反人性,但是自洽的。但这显然不是一个台上对台下,汇报者对审视者的场合。任何一个正常人,这时候期待的,肯定都是自然的、发乎真心的情感表达,而不是装在套子里的表演。现在这个场面,钟老难受,孩子也难受。孩子当然没有错,错的是指导孩子的人,ta们用自己有限的想象力和表达能力,用自己最熟悉的那一套方式,给孩子画了一个别扭到爆的框。真实、自然、得体地表达自己的感情,不应该这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