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翔被逼退微博。

这几年,当真是:忍看朋辈成新鬼,徒唤奈何。

最初他们是赶走一个个说真话的人,现在是连一个发读后感的人都容不下了。

我们的悲鸣,顶多是那些胜利者欢呼的背景音。他们总能得逞,无往不利。

植物学的嫁接我不懂,但文字上的嫁接术,我见得多了。挖坟、联想、串联、贴标、踩倒,屡试不爽,几乎是一条成熟的产业链,我有好多朋友因此离开了微博。

为了自省,罗翔从书里摘抄了一段文字发到微博:「要珍惜德行,却不要成为荣誉的奴隶,因为前者是永恒的,后者却很快会消失。」

有些网友不干了,因为当时正值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几个抗疫英雄受勋,他们认为罗翔在这个时间点发布是心怀不满,讽刺英雄。

很多明白人替罗翔辩护:罗老师未必知道此事,如此关联,实为诛心。

ETC们说:都上了热搜了,他能不知道?接着装!

这事可怕之处有二:

他们默认人的视野与生活是以「」为纲的,是「热搜」在引领全国人的公共讨论。可我还上过热搜第一呢,你妈知道吗?

算法真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他们说算法把外卖小哥困在了系统里,深恶痛绝。当他们想把一个人搞臭时,便以算法为矛,刺向异己。算法推介的热搜,你不知道也得知道。

好可怕的井底之蛙,他们不知道「娱乐至死」与「抓坏人」的粪坑文化之外还有更高远、更文明的精神世界。他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读书人的,他们不理解还有人的生活离开微博更五彩斑斓。

我们已经习惯了中文互联网言语的粗鄙化,未来可能还要习惯被「热搜饲养的人」拉进他们的话语体系。

另一个可怕之处在于,退回来讲,即使罗翔老师的摘录与当日之事有关联,又何罪之有呢?我们小时候得个奖状,爸妈还会叮嘱,不要骄傲,不要躺着功劳簿上睡大觉,踏踏实实做人做事更要紧。

所以,即使依网络流氓的逻辑来看,罗老师的摘录也丝毫没有不满与讽刺的味道,反而有永葆初心,淡泊名利,为社会继续做贡献的拳拳之意,每个人都应自勉。

网络激进分子坏就坏在,你鼓掌的姿势不对,你为什么不加入我们的大合唱,还跑调?你就是活该被讨伐。

以罗翔为镜,有能力、有水平发声的人在偏激的舆论场只能调低音量,乃至熄声躲避,我们失去了公共讨论的质地,只能欣赏娱乐明星低劣的「占用公共资源」。

罗翔老师把自己的微博设置成了「半年可见」,这样的操作,每次与人吃饭时,大家都会互相提醒。怕啥呢?卿本无意,奈何贼人乱想,只好溜之大吉。

以罗翔为镜,内容创业者或有表达欲望的人,可能会选择远离微博这样广场式的平台,而选择更容易筛选读者价值观的阵地,把想说的话说给听得懂的人听,更激进一点,说给那些愿意掏钱的人听。

以罗翔为镜,我们再次确信早已明白的道理:不与傻逼论短长,要不挣他们点钱算了。

相关阅读:

孤独将军的万事屋 | 现在轮到“公知”罗翔被攻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