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一时拍案,写了《无罪的人不断自责,有罪的人心安理得》,我的意思很简单:这次山西襄汾饭店坍塌事件,传播寿宴老人下跪道歉视频,以及当地随后禁止一切宴席,都是错误导向。

老人办个八十寿宴,何错之有?白发人送黑发人,他是受害者,没有责任,无需下跪。更应该去追问并确认的是:今年的两大坍塌案(福建泉州、)死亡人数都是29人,是不是真这么巧?是否已经杜绝了向国务院和上级隐瞒的可能?以及,是不是有建造质量和监管渎职的问题?

本以为,我只是说了一点是个正常人都会想到的想法。然而,世界就是这么奇怪:有的人,认知与我完全相反,而且,他们的声音比我大多了

第一个声音来自北京大是律师事务所主任徐卫平,这位“腾讯新闻知识官”(真是一个脸大的Title)写了很长的一段话,在腾讯新闻平台上获得13.2万人的推荐支持,以及1.5万条评论。

徐知识官的核心观点(原话)是:“寿宴老人一点儿都不冤枉,作为聚会的主办者,有义务选择安全就餐环境……发生这么大的安全生产事故,我想大家不要过分责备当地管理部门,更多地,我们应该反思为什么会有人去那样的饭店就餐。是侥幸心理,觉得饭店能吃饭就够了,其实,安全的责任在我们每个人自己身上。”

我真的很怀疑,这位“大是律师事务所”的主任是不是对“大是大非”有什么误解,以及,他参加法律从业资格考试之前是否有学习过逻辑学?

假设我们认同他的迷之逻辑,那么,我们可以这样复制:

发生空难了,不要过分责备管理部门,作为乘客,有责任选择安全的飞机,更应该反思为什么要乘坐这辆飞机,是侥幸心理,觉得飞机能乘坐就够了,其实,安全的责任在我们每个人自己身上。

吃到三聚氰胺奶粉,孩子成了大头娃娃,不要过分责备管理部门,作为家长,有责任选择安全的食物,更应该反思为什么要吃奶粉,是侥幸心理,觉得奶粉有牌子就够了,其实,安全的责任在我们每个人自己身上。

走在路上遇到高空坠物被砸死了,不要过分责备管理部门,作为行人,有责任选择安全的道路,更应该反思为什么要出门,是侥幸心理,觉得有路就可以走了,其实,安全的责任在我们每个人自己身上。

……

这个世界有两种逻辑,一种叫做逻辑,另一种叫做蔫坏逻辑。今天,我们有幸见识到了后面一种。

蔫坏逻辑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它竟可以大行其道。就这样的观点,也被大型平台当做知识官的重大研判重点推荐。这是用一群来历不明的新冠病毒把人民群众的脑细胞摁在地上反复摩擦。

好在,这个世界,终究不是仅以声量大小来评判大是大非。

一个八十岁的老人,举办一次寿宴,请一个戏班来让亲友一起热闹热闹,是不是一次美好的人生记忆?我的观点是:是的。而且,这正是民间传统的一种。

人民群众有权利向往美好的生活。阻遏这种向往,就是开历史的倒车。

一个普通人,去一家证照齐全合法经营的饭店吃个饭,难道他有责任去检查这家饭店的建筑质量是不是过关?有责任去检查后厨食材是不是都安全?不,这是监管部门的责任,这些监管部门领着国家俸禄,就是为日常纳税的老百姓干这件事情的。

一个普通人,去乘坐一辆合法售票正常起降的飞机,难道他有责任去检查这辆飞机生产过程是否遵守了质量规程?有责任去检查飞机保养过程中是否严密谨慎?有责任去检查飞行团队是否心怀不轨?不,这也是监管部门的责任,这些监管部门领着国家俸禄,就是为日常纳税的老百姓干这件事情的。

出了事故,我们首先要质问的,不是受害人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而是事故为什么会发生。

还有那么一些声音,是在呦呦鹿鸣的留言区直接反对我的。有的说,呦呦鹿鸣“质疑是不负责任的”;有的说,“如果没有这场寿宴,这些人就不会出现在这里,坍塌就不关他们的事了”;还有的说:“正是因为你连当地都没去过才会写这样的狗屁文章,不然你就会理解要坚决革除陈规陋习,对天价彩礼、丧事大办、随礼泛滥等陈规,要通过教育引导、地方立法、乡规民约坚决予以革除这句话。”

这些观点都反映在实践中。持第一种观点的人,举报了呦呦鹿鸣(而且留言威吓);持第二种观点的人,与当地发布“禁止一切宴席”的负责人如出一辙;而第三种观点,则反映在山西省“建筑领域安全隐患专项排查整治电视电话会议”上。

这次会议强调了六点。其中第五点是:“五要坚决革除陈规陋习,大力倡导文明新风。加强精神文明建设,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天价彩礼、丧事大办、随礼泛滥等陈规,要通过教育引导、地方立法、乡规民约坚决予以革除,持续培育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营造移风易俗的浓厚社会氛围。”第六点才是:“六要层层担负起安全生产和维护社会稳定的责任。”(详见8月31日《山西日报》)

这个顺序,是不是有点奇怪?

我的看法很简单:这个事故发生之后,在如何看待事故这个问题上,出现了一股歪风邪气。这股歪风邪气认为,要承担事故责任,首先是寿宴老人,而不是别人。

不同层级的机构有不同的利益考量。比如,也是襄汾这个地方,2008年发生了溃坝事件,277人遇难,后经国务院调查组调查,这是一起“责任事故”,事故发生后,襄汾县县委书记亢海银、县长李学俊、副县长韩保全谎报事故原因和性质、瞒报死亡人数。此后,相关干部均被严肃处理、判刑。

如果不是国务院调查组出马,这场事故恐怕就真的被瞒住了。有一位襄汾的朋友,今天告诉我说,他的一些年轻朋友,试图为襄汾老百姓多做一些事情,非常努力。无奈,这里也有那么一些人,脑子里想的只有一件事,而这件事并不是为人民服务。

殷鉴不远,警钟长鸣。那些说呦呦鹿鸣“质疑是不负责任”的人,我想在此正式回应:质疑,才是这个世界向善变好的关键

没有质疑,就没有真相;没有质疑,就没有改进;没有质疑,没有批评与自我批评,我们面前,包括我们自己,就永远是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

 

相关阅读:

呦呦鹿鸣 | 无罪的人不断自责,有罪的人心安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