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编辑注:该文原文已在微信被删除

文:是非对错与善恶正邪守望者

 

一位二十一岁唐姓青年在腾讯办公大楼跳楼自杀的惊天事件,对于已经在权力崇拜和金钱崇拜中迷失自我的中国社会来说,不过是让那些命如蝼蚁的韭菜屁民们多了一声叹息而已,不过是让他们只能暗自祈求苍天保佑而已。至于他究竟算不算演员何冰装模作样拿腔拿调赞美的后浪,那就没有人再会去认真追究了。世人当然有理由相信,至少何冰自己肯定不愿意成为那种后浪。

唐姓青年之死,肯定不会成为什么重大话题,也不会成为什么重大事件,只会轻飘飘地湮没于某种不可理喻毫无人性的重大叙事之中而已。因为像他一样寻死的年轻人太多,无一例外地都不值一提,都已经成为过眼云烟,哪里可能和黑命贵一样引起整个世界进行反思?富士康公司曾经发生十三连跳十四连跳都没有引起什么该有反应,何况一个敢于向腾讯帝国讨要说法的无权无势年轻人?并且他也没有什么拼爹优势可言。等到富士康把血汗工厂转移出去,也还是会有红孩儿们抓狂大叫:不能让它跑了。

从此来看,好像作为人上人的亿万富翁马化腾、马云、郭台铭、李嘉诚们都可以作为后浪们奋斗目标似的。其实,在满是冷血动物的中国社会来说,即使作为福布斯富豪榜、胡润富豪榜上大佬的马化腾跳楼,也不过是让麻木看客们能够多围观几天而已,同样也只会是一地鸡毛而已,没有谁的命就比别人主贵多少。这有点像诗人徐志摩《再别康桥》中的诗句: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这不,腾讯拿出来十五万元堵嘴,也还要说出一套冠冕堂皇大义凛然的人道主义大话!他们没有说出来的潜台词就是:这个后浪的贱命可能还不值这个价钱。

中国社会总是如此漠视人命关天大事,自然会迫使世人不得不去思考思辨其中深层根本原因,免得演员何冰把那些后浪们都骗入死地,让他们死得稀里糊涂不明不白。当然,如果还有演员范冰冰范爷获得中国社会精神造就者奖,如果还有电视节目主持人倪萍倪大姐获得共和国脊梁奖,如果还有冷面书生王沪宁整天耍弄政治意识形态给人洗脑,那么,所有后浪们的宿命也就只能如此而已,岂是几名戏子能够忽悠得了?抚今追昔,那些红卫兵、造反派们一度成为不可一世后浪,曾被称为早晨八九点钟太阳,不也还是落得如此悲惨结局吗?

细究唐姓青年跳楼轻生原因,腾讯方面说是他在微信聊天中涉嫌色情侵扰别人,仅仅只是封号三天而已,到时会自动解封。就像有人满怀自信地认为,中国社会入世十五年后就会被自动承认市场经济地位似的,结果不仅遭到了无情驱赶,甚至还遭到了围堵碾压。因为已经影响到自己经营生意和资金往来,唐姓青年对于账号解封所作努力,肯定也就可想而知了。但对于庞大商业集团腾讯来说,对于如日中天的大佬马化腾来说,你一个穷棒子后浪的生计与生活,乃至你的尊严与生命,能有多少价值?又值几个钱呢?冷漠社会中面对如此严酷现实,唐姓青年跳楼一刻的悲愤心情当然是马化腾那些机器人们所不能理解的。

唐姓青年当然不是由腾讯公司直接动手杀死,而是深感自己懦弱无力毫无价值后的悲愤自杀而已。这自然与屈原、王国维等人出于社会大义的溺水自杀无法相提并论。苟活于世的社会中人当然会不痛不痒地责怪年轻人太过偏激,太不爱惜生命,太对不起自己父母,但实际上毫无意义可言。唐姓青年之死的真正意义,则是让人看到腾讯公司动辄封号将会带来什么后果,尤其是在整个社会已经须臾离不开互联网的时代,并且将要试点推行电子货币的时代。周围人如果都没有使用互联网支付,唐姓青年肯定也就不会陷于孤岛一样的措手不及困窘之中。既然中国社会进入工商社会后,社会化生活已经变得如此冷酷无情,哪里还能够让人生发出来什么梦呓般的岁月静好奢望?

此事过后,小本生意人们肯定会更多地改用支付宝进行支付,免得遭到突然封号后把自己也逼到绝路上去。至少,他们需要做好后手准备,免得被别人一棍子打死,免得即使不再被别人踏上一脚,自己也已经爬不起来了。因此,对于推广普及电子货币来说,唐姓青年之死则会让他们更加小心谨慎,严防遭到不明不白封杀后失去自己那点可怜的财富使用权力。至于能不能够说话,甚至不得不道路以目,世人肯定也就抱着无所谓态度了,反正也不至于把人急死吧?

蝇营狗苟忍辱偷生的中国人总是信奉:好死不如赖活着。即使猪狗不如地活着,自以为聪明绝顶的中国人也还是会艰难求生。正是因此,那些爬上统治地位的利维坦统治者们才敢于丧尽天良无恶不作,从而把坏事做尽做绝。如果没有善恶因果报应的话,则只能说明中国人实在太过猪坚强了,实在大大胜过打不死的小强了。没有人知道宏大叙事中那个无比强大的中国人民究竟是谁,反正那些忍辱负重的弱势群体韭菜贱民们和屁民们不是,已经死去的唐姓青年肯定不是。中国人的生存哲学总是与美国人帕特里克•亨利们“不自由毋宁死”的生存哲学有着天壤之别,肯定也就会让别人因此更加瞧不起某些人五人六土包子们和假洋鬼子们的做人做事原则了。

至于腾讯方面给出的唐姓青年由于聊天涉黄侵扰别人因而遭到封号原因,世人细究起来肯定会觉得这理由无论如何不可能成立。因为,在微信中使用猥琐语言侵犯女学生的大学教授们不是屡见不鲜吗?使用微信招嫖、组织卖淫不是大有人在吗?甚至使用微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之人不也比比皆是吗?他们之中的道德败坏、违法犯罪行径,哪一次是由于腾讯检举揭发而得到制止和惩罚的?不都是受害人自己检举揭发,才让那些作恶作孽者们受到应有惩罚的吗?所以说,腾讯方面给出的解释显然背离其一贯做派。

从社会伦理观念来说,作为商业集团的腾讯对于众多微信使用者只有警示劝告义务而已,维护平台正常运行才是其必须履行责任,怎么可能对于微信使用者具有惩罚权利?难道商家会去惩罚自己顾客吗?这显然不合世道人心。如果没有人对于微信线上平台蓄意破坏,那么,腾讯对于任何微信使用者都没有自卫权利可以行使。何况,二十一岁唐姓青年的不当言论只能算是道德层面问题而已,远没有达到暴力违法犯罪层面,何以竟然引起腾讯方面实施封号绝杀手段?另外,既然微信平台对于其上一切活动均有监视和记录,那么,发现不道德言论后进行劝告、警示、踢出,也都是可行手段,怎么可能只有一种简单粗暴的不教而诛封号手段?即使腾讯微信后台有着模糊不清捉摸不透的繁琐协定,似乎可以推脱责任,但实际只是打包的霸王条款而已,哪里具有什么程序正义可言?

虽然现在商家们已经不再叫喊什么顾客就是上帝了,但微信使用者作为整个腾讯公司的衣食父母却是谁也推翻不了的不争事实。即使马化腾已经成为福布斯富豪榜和胡润富豪榜上赫赫有名大佬,但他同样无法篡改这种铁的现实。腾讯赚得盆满钵满,以至于把马化腾一个穷酸小子推上神坛,但他的所有财富究竟从何而来?每个微信使用者不管是进去聊天,还是进去浏览、发表贴子,抑或是发红包做生意进行支付交易活动,都是耗费了流量的。这种流量虽然由通讯公司提供,但腾讯理所应当心安理得地从中分肥渔利应该是不言而喻的。

除了从流量上分肥渔利之外,在微信使用者们的转账、创建微信号活动中,腾讯同样大获其利也是不言自明的。但在获取这些超额利益之外,腾讯肯定也还在获取另外一种卑鄙龌龊的不义之财。山东省恒丰银行原董事长蔡国华,从早已经声誉扫地臭不可闻的媒体人水皮吕平波主管的中央级主流财经媒体《华夏时报》删帖,不是花费了一千万元吗?那么,对于作为自己衣食父母的微信使用者们动辄删帖封号,腾讯又该从中分肥渔利多少呢?这恐怕要占马化腾天文数字一样财富中的绝对大头了吧?

对于腾讯和马化腾来说,获得前两种商业利益还可以说是理所应当名正言顺。但对于获得第三种利益,则就是腾讯和马化腾已经对于整个中国社会犯下了严重罪行。难怪诺奖获奖作家莫言要说,那些为富不仁地聚敛巨额社会财富的人们是犯罪了。因为,腾讯实行的删帖封号之举,是与冷面书生王沪宁操弄苏式意识形态进行社会洗脑一样,都是严重桎梏钳制整个中国社会思想文化进步的不义之举。他们之间进行的卑鄙龌龊勾当作,只能说是严重的官商勾结行径而已,只会对于千秋万代中国人造成无法估量的实实在在伤害罢了。

腾讯和马化腾肯定没有对于网上言论进行删帖封号的特殊权利,世人有理由相信,他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获得这种政治特权。但他们执意为之大发不义之财,显然属于邪恶地擅用社会公权而为自己谋取一己私利。这种疯狂删帖封号之举,只是为他们自己攫取更多不义之财而已,却以严重伤害整个中国社会为巨大代价。因此来说,唐姓青年只是他们作恶作孽行径中误伤的一个冤死鬼而已。

腾讯方面推说自己没有杀人责任,这显然不符合人所共知的社会因果逻辑关系。他们的真正目标,正是针对在网上发声说真话的千千万万觉醒者们而已。腾讯和马化腾因此成为千夫所指,也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