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审任志强案,当局不准外媒记者接近法院大门。(小健拍摄/记者乔龙)

因言获罪的华远集团前董事长任志强,被控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等四项罪名一案,在北京市二中院开庭。任志强状态尚好,庭审围绕任志强在任期间的行为进行举证,控方还指任志强利用职权为儿子提供方便。

因发表文章批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而被起诉的中共“红二代”任志强案,本周五(11日)上午在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公诉方指控任志强触犯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及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合共四项。据知情人士称,任志强的家属获发两至三张旁听证,当家属进入法庭后,见法庭内已坐满了人,但这些旁听证绝大部分是官方安排的司法界人士。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治犯家属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他()也不请律师,自我辩护,我也相信他有这个能力,任志强也一定能抓住机会。他们也会给任志强家属少量的名额,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公、检、法、司的人员假装旁听。”

据法庭消息说,任志强出庭时,精神状态尚好。庭审分上下午进行,在上午的庭审中,控方围绕任志强任职期间的公司账务,罗列各种指控证据。控方还举证任志强利用职权,为自己的儿子谋取利益等。下午三点左右,法官宣布休庭。

获准旁听者大部分为官派人员

当局对此次庭审严加防范。早晨六点许,法院周边已在部署流动岗哨,七点左右,各种车辆陆续抵达。有目击者称,疑似羁押任志强的囚车是从法院侧门驶入。有北京民众在法院门外发消息说,法院门口及周围有很多警察,除“特别邀请的人”外,无人能进入法庭旁听。

被拒采访的外媒记者在法院对开马路边拍摄,亦遭警察盘查。(小健拍摄/记者乔龙)

关注任志强案的王女士当天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在当局看来,审理任志强案和当年审理刘晓波案一样,当局摆出如临大敌的阵势是为了吓唬民众:“警车戒备,不准围观,不准靠近。外国使领馆的人关注中国的一些异见人士,任志强也算一个吧,我觉得这个也很正常。”

重庆媒体人张颖对本台说:“任志强案件开庭这一天,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门口,可以说是如临大敌,任何人都不能接近。有很多便衣,也有很多穿制服的警察。在国内,很多人都在关心任志强,因为他作为一个红二代,敢于大胆的说出真实的反对意见,就可以看出他真的是有良知的人。”

今年三月,任志强疑似在网上发文说,习近平是“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他还痛斥中共体制对中国的防疫工作构成的威胁,任志强没有公开否认文章是否由他发表的。不久,任志强被捕,北京当局指任志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有民众坐在法院对开路边,等候法庭消息。(推特图片/乔龙提供)

北京对异见者强硬 相信任志强脱罪机会甚微

任志强被捕后,一度传出其家属委托了沈志耕律师为其辩护人,但被任志强拒绝。对此,北京媒体人高瑜对本台说,任志强坚持自己辩护:“任志强没有律师,他自己声明过他自己辩护。 他退休(2014年)的时候,做了职务审计,没有任何问题。他已经退休那么多年,你现在给人加四宗罪,大概判多少年,我估计5到10年,甚至十年以上。”

据消息来源说,两个月前,办案人员承诺协助任志强安排辩护律师,但被拒绝,并回应当局将为自己辩护。一个月前,任志强收到起诉书,对当局指控的罪名,任志强拒绝认罪。

华远集团前董事长任志强(资料图/Public Domain)

重庆媒体人张颖对本台说,从当局指控的四条罪名,可以推断任志强会被判刑:“对于庭审结果,我们暂时还不知道。不过,结果我们肯定不乐观。在愈来愈空前严厉的打压下,许许多多的良心人士、宗教人士,包括藏人、维吾尔族人都遭到大规模逼迫和打压。我们除了强烈的呼吁国际人权组织和西方民主国家的介入,我们也强烈敦促中共当局立即释放他们。”

驻华外媒了解到,包括美国、欧盟、澳洲、日本等西方多国驻华使馆曾申请到法院旁听,但被当局以“防疫”为由而被拒。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 许书婷 网编: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