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美国国务院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美联社)

不同于中国政府一声令下就能封锁网站与手机应用程式,美国政府接连对TikTok与微信祭出禁令,却都受到美国司法部门的挑战。与此同时,美国国务院次卿克拉奇效法前总统里根,点名要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拆除中国的网路防火长城。中国防火长城久推不倒,原因何在?

“戈尔巴乔夫先生,请你推倒这堵墙!”这是1987年时任美国总统里根在当时的东、西柏林交界处的布兰登堡门前,向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的喊话。

三十多年过去,克拉奇(Keith Krach)不久前访问德国后,9月28日在自己的推特帐号上发布了一个视频。站在美国驻柏林大使馆已故总统里根的雕像旁,他有话对习近平说: “习(近平)先生,请你拆毁中国防火长城(tear down China’s Great Firewall)。”

不喊习近平国家主席或总书记的头衔,克拉奇还为中国人民抱屈。他指责中国的防火长城就像是当年的柏林围墙,这堵“数字墙”越盖越高,让中国人民与自由世界隔绝。这也是为什么主管经济事务的克拉奇到欧洲,寻求美国盟友加入拒绝华为与中国科技企业的净网行动。他曾经抨击“中国防火墙”协助中国政府“让数据流入但不许流出,让宣传流出而不让真相进入”,而华为就是中国政府的帮凶之一。

不过,美国行政部门清除中国在墙外影响力的行动,在美国国内却屡遭司法部门的挑战。

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以可能涉及危害美国民众个人信息安全为由,祭出行政命令,要求美国苹果公司与谷歌手机应用商店下架中国企业开发的软件TikTok与微信,但这个禁令遭到联邦法院法官裁定暂时搁置。

 

腾讯帮凶审查魔掌伸至美国  受害者现身说法

 

美国“信息与战略研究所”经济学者李恒青告诉本台,他自己就是微信监控封禁与危害美国使用者个人信息的受害者,包括他的个人微信帐号及他所创建的“华盛顿波多马克文化沙龙群”,过去多次因为讨论中国政府认定的敏感话题如政治改革与司法独立等遭封禁,对于美国华人创立的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USWUA)高举美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捍卫微信,李恒青不能接受。

“微信是不是一个保护言论自由的机构呢?完全不是,他本末倒置了。就是因为我们讨论了一些政治问题,他()就封我们了,而且不断地封。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就是一个封禁言论自由的帮凶。”李恒青说。

处于中美夹缝之中的微信(路透社)

 

美国独立司法制度保障微信与TikTok维权

 

美国司法部上周五提出上诉,认为加州联邦法官贝尔勒(Laurel Beeler)日前初步判定暂缓执行微信禁令的裁定是错误的。司法部的上诉文件中要求,法院最迟得于10月1日前作出裁定。

路透社报道,司法部在上诉文件中指出, 微信确实在收集和传输美国使用者的敏感信息,母公司腾讯可以访问这些信息,且把这些信息存在中国和加拿大的数据库。

司法部还提出了关于美国政府调查微信的内部机密文件,但仅供法官阅读。

截至发稿,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并未回复本台电邮查询,参与者之一的加州律师朱可亮电话无人接听,也没回复本台的电邮询问。

商务部要求下架抖音海外版TikTok的禁令,也遭到暂时搁置。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名的华盛顿特区联邦法官尼可拉斯(Carl Nichols)周日加班开庭审理,暂时挡下商务部要求TikTok下架的命令。

商务部原本要求苹果和谷歌等公司自9月27日晚上11点59分起,从应用程式商店中移除TikTok。 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上周三(9月23日)以美国宪法保护下的言论自由受侵犯为由,告到美国法院。

李恒青说,美国政治体制正向中国人民示范,在一个权力能互相制衡的制度下,美国总统提名的法官敢向总统的命令说不。这在中国是不可能发生的,这就是美国的制度为什么可以更好的保护公民权利的最好示范。

然而,这样的示范在中国高筑的防火墙下,中国国内民众要想接触相关资讯非常困难。

国际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 Watch)中国研究员王亚秋告诉本台,这凸显一些享受美国言论自由的华人,藉由美国的司法制度要捍卫自己使用微信的权利固然合理,但对遭到微信替中国政府审查压迫的声音不关注,何来正义?

“大陆有些人会去维护这个墙,这些人不会去考虑到微信对其他人造成的危害,包括对维吾尔人、对藏人、对异议者的危害,他们只从自己的利益出发而已。”

王亚秋还说,美国有官员说出要中国拆掉防火长城,这是积极信号,但还需要有更完整的政策配合与投资来推动。

“期待中国政府自毁城墙是不现实的。”王亚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