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习近平之后,任志强被以经济罪名判刑18年。

(德国之声中文网)任志强的支持者多么希望他这句话大错特错:”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要坚决当皇帝的野心,和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心!”不幸的是,他完全说对了。那个”小丑”消灭反对者的决心比人们预想的还要大,任志强被重判18年有期徒刑。

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尽管罗列了这么多罪名,但是谁都知道,假如任志强没有写那篇文章–是的,就一篇文章–已经于2014年退休,并通过了号称非常严格的离任审计的他,仍在可以逍遥于他的木工爱好,这一切罪名都不会存在。一篇文章换来18年刑期,这也足见习近平的”反腐”和中国的”法治”连儿戏都不如。

任志强的”红二代”身份,也让人联想到中共怎样对待意见相左的”自己人”。不到一百年的中共党史,从早年周恩来亲自率队执行的顾顺章灭门惨案,到文革期间刘少奇的凄凉病逝,再到近年来薄熙来、周永康案的大面积清算,其内部斗争的惨烈可谓血雨腥风。被认为对”自己人”下狠手的最新例子,还有中央党校前教授蔡霞,因为公开反对习近平和中共体制,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冻结存款。假如没有流亡海外,蔡霞教授的人身安全也不敢想象。

蔡霞称中共”完全成了一个黑帮”,”老大想怎么处置手底下的奴才,他就怎么处置”。通常,为了维持其非常规的组织运作,黑帮内部”家法”甚为严苛,对背叛者绝不手软。

那些从未想过背叛、唯唯诺诺的”家奴”就能高枕无忧吗?如果新近公开入伙的林郑月娥和香港警察这样想,那就对中共历史太无知了。从延安整风、”文革”、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到”打黑除恶”,绝大多数内部被惩治的对象都是站错队或者被站错队的”家奴”。

“18年刑期”的确令人震惊。但是,”对自己人下狠手”这种叙事有些陈旧,它会带来一些误导。

中共对”外人”和”敌人”是慈悲心肠吗?

首先,”黑帮”性质的政党对背叛的”自己人”的确会进行残酷斗争和无情打击,甚至需要牺牲忠顺的”家奴”时也毫不手软,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对”外人”和”敌人”就是慈悲心肠。上世纪三十年代红军绑架地主富绅和外国传教士勒索钱财、凶残撕票,四十年代围困长春饿死平民数十万,五十年代镇反运动处决”反革命分子”上百万,”大跃进”饿死平民几千万,六十年代发动全国数百万人武斗,虐待、枪毙异议人士林昭,七十年代对批评者张志新割喉,八十年代以坦克和机枪屠杀和平抗议者,九十年代迫害法轮功信徒,二十一世纪虐死诺贝和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残酷迫害保护本民族文化的藏人、维吾尔人和蒙古人……

更何况,受害者的境遇是不应该拿来比较的。在中共统治下全家被枪毙的地主分子,和全家被饿死的贫下中农,到底谁更悲惨?疑被自杀的”六四”运动参与者李旺阳,和因写文章犯下经济重罪的任志强,到底谁更幸福?

“红二代”的”原罪”和反思

其次,”对自己人下狠手”的说法暗含着对黑帮伦理的认同,也贬低了任志强、蔡霞等原体制内人士反思的价值和反对的勇气。

有些中共的辩护者认为,既然上了贼船,或者生于贼船,作为既得利益者,就应该忠于组织,不能”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否则就是叛徒,理应严惩不贷。”吃饭砸锅”论正是中共宣传的黑帮理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大国统治者还公然宣传这种观念,是人类文明的悲哀。

有些中共的批评者认为,体制内批评者难以摆脱体制思维,甚至以维护体制作为批评的目标。事实上,任志强一直没有停止思考,观念也在发生变化。在最新那篇惹祸的文章中,他对体制和习近平本人的批判力度超过很多体制外的反对者。例如,在谈到言论自由的时候,他说:

生活在言论自由的民主国家的人,也许并不知道没有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的痛苦,但中国人知道这次疫情的暴发和所引发的一切本不应出现的痛苦,都来自于这个严禁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的体制。

同样作为”红二代”的蔡霞教授,对中共体制的认识和中国未来的主张,更是让国内外很多同行学者望尘莫及。她不仅宣布”很高兴与这个黑帮一样的政党彻底脱钩了”, 还反思自己曾经作为特权阶层的”原罪”:

你没有感觉到其实我们和社会民众并不处在一个平等的地位上。我们变成了一个特权贵族阶层,而这个贵族又不是精神上有社会道义、责任感的,而是类似于八旗子弟那种贵族特权。……我们过去的特权说明,父辈的目标并没有真正实现。

蔡霞指出中共”历史的合法性早已不存在了”,” 绩效合法性已经走向反面了”。”因此这个时候,它特别怕外界把这个党和人民分开。这一分开,它什么合法性都没了,连伪装的这层皮都给它扒掉了”。

她希望中国能够从专制极权政治走向现代的宪政民主、自由民主。”让每一个中国人都得到人权保障,人权的实现。这是我的一个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