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作者:莫丹•汗

接上期:【CDT连载】巴奴的救赎(01)

空气像凝固了一般,我无奈地坐回到椅子里。让我冷静下来的倒不是恐惧,而是随遇而安的麻木心境。这种情感上的麻木,是我每次出入境时遭遇到超过我本身承受能力的紧张状态后的惯常反应。终于,等到了乌鲁木齐来的人,看到熟悉的女警官,我像遇到了救星一样站了起来并迎了上去。这是我的责任民警张晓芳,搞“警民一家亲”活动的时候,她还邀请我跟她一起去游过泳呢。她看上去40岁左右,油黑的齐耳短发和白皙的皮肤给她增添了几分知性,要不是上眼皮有点耷拉,她的眼睛算是好看的杏仁眼。她面带笑容说了声:“啊,你回来了?”算是打了招呼,用下巴示意武警打开了手铐。

他们带我上了飞往乌鲁木齐的飞机,我被一个男便衣警察和张警官夹在中间。飞机起飞前,我们像其他乘客一样简单交流了几句,张警官刻意与我保持距离,而扁平脸小个子便衣却对我在国外从事的工作甚感兴趣不停地问这问那,满脸堆笑,完全不像一个执行严肃公务的人。他还提议互加微信,主动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他说他叫烤肉串,我知道这只是一个网名,问他怎么起了这么一个名字,他说随便起的。

烤肉串的亲切使我的精神松懈下来,进入了昏昏欲睡的状态。过去的两天我几乎没有合眼,不确定的状态让我十分焦虑不安,无数种可能的情况在我的头脑中像小老鼠一样窜来窜去,令我亢奋不已。4小时20分钟的航程不算太长,但是也足以在睡眠中解除困乏,既然已经像飞虫一样被蜘蛛网粘住,转机去伊犁探望妈妈也几无可能,那就随他们处置吧。这样想着一阵困意袭来,我渐渐进入了梦乡。

天空布满阴霾,刮着刺骨的寒风。我起晚了,因为害怕迟到后的罚站,发疯似的往学校跑,可是学校不在了,那里出现了一个又大又厚的黑铁门。大门紧闭,我想进去可怎么也推不开,绕着学校的围墙走了一圈,发现已经不可能从礼堂后边那个豁口钻进去了。因为墙更高更结实了,上面还有铁丝网。墙外的老榆树还在,这使我安下心来。哼,你们休想害我挨剋。我爬上老榆树,抓住伸展到校园里的树枝,像猴儿一样荡进了校院。

音乐和口号声。循声走进礼堂,看到一群赤裸的青年男女一边唱歌一边手舞足蹈。啊,难道这就是那个传说中人们永远唱歌跳舞,不知忧愁的地方?对着我的是一个女人的大屁股。我躲在她的身后,裸体女人嘴里不停地喊着什么,弓背弯腰,使劲舞动双臂打着节拍,两腿之间的阴影就在我的鼻子下面,甚至闻到了她下体的气味。面朝我的小伙儿和姑娘们似乎正倾尽全部心力,扬脸望着屋顶张开双臂旋转、旋转再旋转,仿佛他们可以由此升向天空!他们看上去像上了发条的玩偶,既无羞耻也无怨怒,歌唱舞蹈,不知疲倦。离我最近的是一个瘦高的小伙子,两撇漆黑的眉毛,右眼乌青,下巴有一个胎记,似乎在笑,但那只是面部肌肉的震颤。我尽量让自己盯着女人的身体,她们摆动着腰肢,有的纤细,有的臃肿,形态各异的乳房在胸前晃来晃去。突然,“巴奴——快逃,巴奴——快逃!”有胎记的大哥哥朝我大声喊了起来。我扭头看到一群僵尸一样面目可憎的男人正站在我的身后。我冲出礼堂,却怎么也够不着那个伸进校园的树枝。僵尸变成了手提长枪的士兵,他们并不上来抓我,狞笑着看我徒劳地跳啊跳……

我在惊恐中醒来,有片刻功夫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看到身边的两个人才意识到自己正被押解回家不禁心情黯然起来。到了乌鲁木齐机场,烤肉串说把你交给辖区民警了,没有什么大事,不用担心,有事可以找我。说完就朝停车场方向去了。便衣的态度可以说是温和亲切的,这使我感觉十分困惑,难道这是暴风雨前的异常征兆?

我和辖区民警上了一辆在便道等候的警车,车上有一位少女坐在司机旁边,正跟司机说说笑笑。这种轻松的气氛让我感觉自己的梦境是那么的荒诞。我主动跟他们打了招呼,还问司机这个小美女是您女儿吗?司机笑了笑对这个套近乎的问题算是做出了礼貌的回应。我还想跟张警官叙叙旧,可是她脸上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让我退缩了,不过她还是让我坐在了自己身边,也许觉得我没有逃跑的机会,或者并没有把我当成犯人。几个人轻松地一路寒暄着开出了机场高速公路。北京时间两点十五分正是乌鲁木齐的午休时间。新疆警察对我的态度始终是礼貌和温和的,这让我感觉自己似乎受到了优待。

到了派出所,张警官刷卡开了电动门,穿过一楼值班室走到尽头的楼梯口进入地下室,映入眼帘的是有一排带铁栅栏的囚笼,里面的人听到动静走到铁栅栏边向外张望,我看到一双深邃忧伤的眼睛,却不忍直视,忙别过脸看向别处。警官带着我穿过囚笼走到一间像实验室一样的房间,吩咐她的同事先弄五采然后带我去1号审讯室做笔录。

一个留着平头穿着白大褂的年轻民警满面笑容地向我解释说,例行公事啊,不要紧张,现在先采血。听到他说维吾尔语时带着的哈萨克族口音,我马上改用哈萨克语回应他:“当然,这是你的工作,采就采呗,正好可以提供不在犯罪现场的证据。”与其说我的配合态度,不如说是地道的哈萨克语让他释放出了更多的善意。于是我们在笑谈中很快完成了采血采指纹、拍摄多角度照片,取瞳孔纹样、读短文录声音。生物信息采集进行得十分顺利,白大褂不停地夸我素质高配合得好。

白大褂领着我穿过一排拘留室,刷卡打开一扇电动门,指了指那个开着的门说了声“进去吧”。身后的铁门闭合相撞的声音令我心惊胆战。1号审讯室大概九平米,方方正正,正对着门摆着一张办公桌,上面是一台计算机,屋子对面的墙上有一个长方形的电子显示屏,显示的是:2017.06.17 15:08,正中摆放着一把可以上锁的椅子,我想这就是传说中的老虎椅了。我打算坐进去,可是张警官示意我坐在离她最近的一把普通的椅子上,她自己坐在计算机前开始录口供。 (第一章结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