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作者:莫丹•汗

接上期:【CDT连载】巴奴的救赎(02)

第二章 我的供述

“你在国内的工作单位?”张警官的嗓音沙哑低沉,让我想起人们常说的莫合烟嗓子。

“没有。”我觉得这个回答过于简单可能会显得生硬,让她以为我有情绪,所以连忙解释说:“原先的单位,也就是伊宁市13中炒了我的鱿鱼,因为我读完研究生没有回去上班。”

“说说你都去过哪些国家,什么时候怎么去的,还有在那边都做了些什么。”

“2010年5月25号我第一次出国去的是土耳其。”我不假思索地回答说。

“怎么走的?”她补充了一句,“通过什么途径?”

“我的导师郭广南为我争取到了伊斯坦布尔文化大学一年的奖学金。交流项目结束后,考虑到国内就业比较困难,就接受了大学的聘约,当汉语老师,推广中国语言文化。 在国外,我一直与分裂势力划清界限,从不跟不三不四的人打交道,我……”

张警官扬起纹过的眉毛睁大了眼睛,她柔声打断了我的叙述,“你是郭广南的学生呀?讲讲你跟老师的关系吧,尽量详细一点。”

我觉得她的语气里透着一种期待。

“你认识他?”

她不置可否地望着我笑了一笑,还递过了一瓶水。她的问题令我困窘,也许警服里面包裹的只是一个喜欢窥探别人隐私的小女人?

我将身体靠在椅背上,惴惴不安地想也许不该主动说出导师的名字。不过,跟这个赫赫有名的汉族老师之间非同寻常的关系可能会拉近自己与张警官的距离。在这里人们是没有隐私的,他们无所不知,除非是不感兴趣的东西。反正什么都瞒不住,说了就说了吧。想到要回首不堪的一段经历,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是他把你弄出去的?为什么是你呀?”她用克制的语气追问了一句,可是我看到她的脸上掠过一片阴霾。

“嗯,2009年我考上了研究生,本来考的是国际汉语教育专业,后来由于X大学出了新规定,这个专业有了民族限制,就把我调剂给了郭老师。我很幸运能成为郭老师的学生。他是国内最著名的西域历史专家,我很尊敬他,我能有今天也全靠他的栽培。”我想利用这段关系说明自己民族团结搞得好,根本没有民族情绪,于是像讲述别人的故事一样娓娓道来。

老师的盛名和权威是无容置疑的,作为他的学生我深知这种影响力意味着什么。他常常单独给我上课,凭着女人的直觉我感觉到他对我产生了兴趣,也相信自己能够掌控与他的关系。说心里话,我一直在得与失之间权衡,潜意识里等待着那件事情的发生,直到我们一起去北京参加研讨会关系才明朗起来。郭老师是这次研讨会的核心人物,他要求会议主办方临时安排自己的女学生做会议主题发言,自然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对于一心想巴结这位学术大佬的那些人,学生的学术水平并不重要。

注册报到结束后已是中午时分,我们没有去吃会议餐,而是去了一家叫颂音乐的餐吧。是我在网上找的。装潢还不错,可是里面空无一人,刚进去觉得有点阴森森的,但这正合我们的当时的心境。我们点了牛排和红酒。背景音乐若有似无,一瓶酒见底,老师也诉说了自己家庭生活的种种不如意。谈话间他一直握住我这个学生的手,不停地抚弄着。

在回各自房间之前,郭老师站在楼道拐角处,低声对我说,把你的论文给我送到房间,我帮你看看。我听出了话音之外的东西,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我觉得自己头重脚轻步履不稳,应该是喝多了。记得回到房间洗了个冷水澡,清醒了许多,想起好朋友赛南姆遇到吃完大盘鸡就掏出小鸡鸡的渣男时说过的一句话“唉,我们女人咋就跟男人不一样呢?其实闲着也是闲着”。是啊,现今又有多少人会把爱情当作上床的条件?电话铃响了,我是那样的心神不定以至于碰翻了座机,我慌忙拾起掉在地上的听筒贴近耳朵。

“过来吧,208号。”老师的命令语气不容商量。

我停了下来,望向窗外。那一天在那个房间发生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讲起过,那么现在也不想说出它的细节。

“然后呢?”张警官的语气听上去有点气馁。

“还能咋样?我感觉自己被侵犯了。”

“怎么会呢?你不是自己决定送上门的吗?”她的声音出乎意料地颤了起来,看来警官生气了。这太奇怪了,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生的哪门子气!?

“其实……,我其实对他根本没有兴趣。”不消说,主动说出这层关系,真是失策和愚蠢——何必对她讲真话呢?

“可是你最终还是成为了他的小三。”张警官激愤的语气令我震惊。

我就像杀了亚伯的该隐双手蒙脸,将所有的悔恨和耻辱都隐藏在了掌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