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作者:莫丹•汗

接上期:【CDT连载】巴奴的救赎(04)

第三章 初恋

17年前,我从护校大专毕业后在家待业近一年总算被塞进一所中学当校医, 一是占了民考汉[1]和党员的优势, 二是因为母亲托了关系。报到那一天我记得很清楚,是清明节,春光明媚,空气中充满馥郁的花香。很多单位都前往伊犁河边种树,卡车上的人们兴高采烈的,或站或蹲被风驰电掣般的汽车带往目的地。我紧追着汽车把自行车蹬得飞快, 齐腰长发被风吹得飘了起来, 到了目的地"唰”地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进了13中的大门, 是一条笔直的通往教学楼的林荫路。左面是一个运动场,正在上体育课,一个穿大红翻领运动衫的体育老师正在训练学生打排球。

我身高1米7,就因为脖子长,上中学的时候得了个外号叫长颈鹿。我的业余爱好是排球,所以不由得被他们吸引,站在一边欣赏起来,一心巴望着体育老师能邀请我跟他的学生们一起玩。老师在教学生扣球,他发出一个个吊球,让男女生跑上前扣击。这个场面最显眼的还是老师,他宽肩、强壮,身材十分匀称。火一般跳跃的一团红色,使我联想到草原上奔驰的骏马, 四肢强健有力, 透出无限的活力和阳刚之气。他黝黑的面庞被红体恤衬托得英气勃勃,想到今后要跟他一起共事,他会时常到医务室要些跌打止痛的药膏,而我会轻柔地给他涂抹在身上…….那一刻我对他印象深刻, 也许算不上一见钟情, 但是,此后不久我便坠入情网, 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爱, 我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我知道这个人”,张警官意味深长地说道。

我诧异地睁大了眼睛:“他又不在这里,您怎么会知道?”

“我都知道,完了再跟你说”。

她知道些什么呢?有那么多难以言传的感觉,又有那么多爱恨交织的故事,她怎么会都知道呢?我开始感觉不安。张警官并未抬头就已经感觉到我的情绪变化:“说清楚你和他的关系,这对你自己有好处,别着急,我们有的是时间。”说完她丢下我出去了。

我看了看墙上的电子钟,差7分17点。离警察下班还有两个小时。我起身站在窗前,背对着敞着的房门听着张晓芬在隔壁说话的声音,感觉自己仿佛穿越时光隧道回到了那个时刻并冷眼旁观。

校长是个瘦小的老头,他说他叫古龙,古代的古,成龙的龙。在校长室办完手续,正在寒暄之际,楼道里传来一阵踢踏的脚步声,一个男孩子喊了声报告哭丧着脸推门进来。他告状说,帕尔曼老师踢了他一脚还骂了一句脏话。此刻古校长颇为不耐烦的高声问:“他为什么打你?”

孩子约莫13、4岁,一看就是难以管教需要教训的家伙。他低着头一声不吭。古校长厉声命令道:“好啦,知道啦,你回去上课!”孩子出去后,校长在办公室来回踱步,似乎被这事搞得心烦意乱。我心想这也太小题大做了吧,体育老师踢男生一脚算什么大事?校长一眼看穿了我的心思,对我说,这个帕尔曼你离他远一点,他不是一个好人。这是校长的原话。如此直接地说自己老师的坏话,还警告新来的员工与他划清界线,令我深感震惊和困惑。我很想说, 好人坏人请让我自己去判断, 我有自己的标准和原则,却又把话咽了下去。

他尽力控制住怒意,以一种平静的声音说:“他这个人不好好工作,还不尊重领导。你在政治上要求进步,已经入了党,这很好。对于周围的人要擦亮眼睛,发现问题一定要向组织及时汇报。”他注意到我脸上不以为然的表情便停止了告诫转而叫人带我去跟各个教研室的老师认识一下。

其实民族教师只有一个办公场所,所有科目的老师都呆在一间大办公室里,体育老师也不例外。汉族学生和他们的老师都在另一幢楼里,由于我只管民族师生的伤病处理,所以主管民族教学的教务副主任肖开提没有带我去那边。

正是第三节课课间休息时间,教研室里有不少人,有的在训学生,有的低头批改作业,有的在上网,没有人注意到我们走进来。“帕合,帕合[2],这么大两个人进来都不能让你们抬一下头,像九月羊羔一样美丽可爱的姑娘都引不起你们的兴趣吗?”肖开提主任地地道道的伊犁塔兰其口音听上去饶有趣味。看到老师们停下了手中的活儿,他郑重的介绍说“这位是新来的校医古丽巴奴。”他特意在我的名字前面加了个“古丽”,有个年轻人低声赞叹了一句“真是玫瑰花儿一样美丽的巴奴[3]啊!”我听到这句话心里暗自得意可脸上却表现出难为情的样子,跟肖开提一前一后站在门边,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模仿职场习惯走上前去跟他们一一握手。正当我局促不安地站在门口进退两难时,一个低沉柔和的男低音在我身后响起:“为什么不说声萨拉姆埃莱库姆[4]迎接新同事?”看来在操场见到的那个体育老师一直站在那里,看到了办公室里的情景。他30岁左右, 黝黑而略带不安的脸上展开一抹笑容,猛地握住了我的手:“可惜,我们已经丢弃了本民族热情好客的传统。”他的语气里明显地流露出对室内只顾交头接耳却不起身迎接的各位老师的不满,说话时蹙紧了两道浓眉,他就像一个皮条客强迫对方与我建立某种亲密的关系。我看到他的吆喝没有起作用心里不禁黯然起来:今后要跟他们朝夕相处了吗?他们根本不喜欢我,也不会接纳我,因为我是一个民考汉。我后悔自己今天的这身打扮:刚刚能遮住屁股的短裙,露出大长腿,无袖衬衫的第三个扣子开了正好露出乳沟。管他呢,反正我呆在卫生室,用不着天天跟这伙人打交道。我被他们盯得有点不知所措,假装害羞地掩饰自己对众人的不屑,低声说道:“没关系的,反正已经介绍过了。”

“我叫帕尔曼,是体育老师,师大体育系毕业, 已婚。”他先从自己开始一一介绍了室内的每个人。蓬乱的黑色额发下面是一双阴郁的大眼睛,身上蒸腾着汗味,像极了我哥哥的味道——他怎么会是古校长眼中的坏人?!

“你跟帕尔曼是恋人关系吗?”张警官回到了审讯室,显然她是出去吸烟了,呼出的气息中散发出优质香烟的味道。

我抗拒道:“那不是真的,他从来就没有爱过我。”

“你和他的关系并不简单。你的卷宗中记录着一些相关的事情。”张警官的眼睛灼灼逼人。我害怕回顾过去。可是,唯独回顾过去,才可以找到生活的意义,唯有痛苦才使我感觉自己还活着呀。于是,我决定揭开自己的伤疤。


(未完待续)


[1]民考汉,指的是少数民族学生在参加全国普通高等学校统一招生考试时,使用汉文答卷。

[2] 维吾尔语赞叹声。

[3] 波斯语,意为公主。

[4] 穆斯林问候语.